是非题原定的摊牌方式,偷亲

——


蓝忘机醒的时候日沉西山,入冬以来难得的好天气,故而暮色也美,不知节制漫天倾泻,染透目光所及的每一处。

自然也包括坐在床边,趴着睡过去的人。魏无羡枕着自己交叠双手,头埋在臂弯里,蓬松黑发四处乱翘,仅从与手臂的间隙里露出小半边脸。他睡着的时候没有平时吊儿郎当的从容,也没有偶尔敛容时的毕露锋芒,脸颊被小臂挤住,微张的嘴唇看起来像嘟了起来,红而湿润。

蓝忘机努力逐条梳理混沌思绪,回想晕倒前的事,但他无法专注,身边的人浓密睫毛像漆黑鸦羽,并拢了,每一下轻颤都正拨在他心上。

他捏紧手中被单,觉得自己像站在悬崖边缘,呼啸的风推着他往没有路的前方迈步,一线清明徒劳无功地拉住他一角衣摆。

等他反应过来时,那眉眼已经近在咫尺,直到失焦变得模糊,呼吸交缠,湿润而温暖,魏无羡眉头一拧,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蓝忘机如遭雷击猛地直起身,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还有余力保证自己的动作足够轻,好不惊动睡着的老师。

蓝忘机怔怔盯着他的老师皱眉调整姿势,将脸转向了有衣褶压痕的另一边,又沉沉睡去,后知后觉自己背后已然湿透。


温情拉开帘子走进来的时候,魏无羡独自一人背对着她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校医调整自己的情绪,想要若无其事地问句“想什么呢”,终究还是觉得应该旁敲侧击地提醒:“魏婴,你那个班长……”

魏无羡打断他:“你看见啦?”

温情反而松了口气,坦然承认:“想着叫你们起来。”

魏无羡说:“你把钥匙放桌上,我帮你锁?我再坐会儿。”

他微微侧过头,秾丽暮色镶着俊秀的轮廓,眼睛藏在逆光的阴影里,看不清神情,语气倒是一如既往地轻快。

温情临走前劝了一句:“责任也不能说在你,不要多想,该怎样就怎样。”

魏无羡似乎是笑了笑。


——

一点碎碎念

这版觉得用力过猛,而且虽然不管哪个都非常老套,但是偷亲我自己在沙穆的年下文里用过,好像还不止一次,所以还是删掉了。

原来定的摊牌节点也不在这里,还要过两章,剧情点换给了别的。

这个设定本身就比较放飞了,大家能吃我很意外,射射:) 

话说我其实一直在想羡羡到底算不算迟钝?我觉得看他少年时期,好多话、好多事情都俨然新一代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风流公子,这种人真会对别人的喜爱一无所觉吗,好像不见得。

我自己是觉得,羡羡对于别人喜不喜欢他是很清楚甚至可以说敏感的,他对忘机说“别人都是面上讨厌我心里喜欢我”就看得出来,但很可能还没能体会,喜欢往往是伴随着苦楚的,哪怕不到“太喜欢一个人”的地步也会,所以出手撩人也从来不含糊。

但另一方面呢,他这样的人,撩也撩得玩闹,撩得风雅,女生喜欢他大约就像喜欢高年级长得帅爱笑能闹的学长,隔着一层,更多是倾慕性质,不怎么期盼回应,是一个理想的、闪闪发光的初恋对象,很多年后想起自己第一个喜欢的是这样一个人,心里又满足又暖。

国民初恋!

大概也只有忘机真的迈出了那条线,认认真真、毫无余地地喜欢上了羡羡。

2016-12-05
评论-56 热度-819

评论(56)

热度(819)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