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澄情]到底谁有病

到底谁有病

微博五月份的文,搬运,非常欧欧西

江澄x温情

角色归原作者墨香铜臭所有

 

江澄上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收到温情的短信:我在南门,接你去吃饭。

他扫了一眼没回,过了五分钟温情又发了条:我知道你看到了。

过五分钟又来了:回不回你都得来!

江澄好容易才压住在课上翻白眼的冲动,下了课抱着书就往南门走了。

他们大学南门外是条小路,平时人很少,温情靠在风骚无限的红色跑车边抽烟,白T热裤绑带凉鞋,初夏阳光下小麦色的长腿又细又直,惹来不少视线。

江澄径自走过去拉开驾驶座的门,书往后座一甩臭着脸说:“招别人看你很有意思?上车,走人。”

温情从善如流坐上副驾驶:“你看他们那眼神,是不是以为我包养你?要不要我去和他们讲讲,这其实是江大少爷你的车?”

江澄实在不想理她:“别废话,吃什么?”

“我给你导航,云梦街新开了家湘菜馆评价不错,你肯定爱吃。”

这个时间点市区有点堵,江澄的学校离那个地址正常也就开车十多分钟,但半个小时后才到,江澄烦的不行,温情也不理他,哼着歌走在前面两步进了饭店。

一点情侣的样子都没有。

两年多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所有人都大跌眼镜,魏无羡双手搂住旁边蓝忘机的脖子吓的有点结巴:“你你你是晚吟吗?你是温情吗?你们是我认识的那个江晚吟和温情吗?”

江澄咬牙切齿:“魏婴!”

温宁呆呆盯着两个人反应不过来,江严离倒是没多惊讶,笑眯眯的拉着温情说我弟弟脾气不好,以后他犯浑我帮你教训他。金子轩在旁边腹诽温情着脾气大约不用你帮着她教训,我家阿离就是人太好了。

温情对着江严离笑:“放心放心,你弟弟肯定会好好照顾我的。”

江澄好容易忍住没翻她个白眼。

两年多后的今天,两个人还是没情侣的样子,出门不爱拉手,说话互相冲,一言不合能把屋顶掀翻,住在一起半年多早上起来还要抢洗手间,江澄经常觉得我他妈在谈什么恋爱?

匪夷所思的是他又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

 

两人落座,江澄把服务员递上来的菜单推给温情,跟服务员要了两杯热茶;温情才要开口,江澄就皱着眉截断:“别想点啤酒。”

温情乐:“还管到我头上了。”

江澄面无表情:“我也不是什么人都管的。”说完自己有点窘,掩饰般端起茶抿了口。

温情弯着眼睛一笑,也不冲他:“点菜点菜。”

两个人口都重,温情点上来的尽是些辣菜,江澄黑着脸加了个茶树菇煲鸡汤,逼着温情喝半碗汤再吃这些辛辣的。他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吃完饭结过账江澄问:“下个月班表出来了?”

温情点头:“还行,没多少夜班。”温情读医,硕士最后一年在医院实习,忙起来一周都回不了家一次。

江澄“哦”了声继续开车。

温情说:“小橙子啊。”

江澄还没上大学的时候温情总爱这么叫他,那个时候江澄特别烦被这么叫,叫一次呛一次,或者就不搭理,现在倒是随温情去了。在开车不好扭头,江澄抬眼看后视镜,温情嘴角噙着笑,两个人的视线在镜子里撞上。

“今天早上7号床的那个老大爷没抢救过来。就那个我和你讲过的,平时喜欢拉着我说我长得像他孙女儿那个。”

江澄没说话,静静开车。

温情说了会儿,颠三倒四的,看着路忽然觉得不对:“不回家?”

江澄说:“带你喝酒去。”

温情挑眉:“不是不准我点啤酒吗?”

江澄不自在地看着前面:“今天让你喝一罐。”

温情点头。

 

江澄路边找了个超市买了点啤酒丢后座,开到海滨公路去找个地方停着,两人肩并肩坐在堤上喝啤酒。

江澄不会安慰人,更准确的说江澄就不怎么会说好听的,然而温情却觉得这样的江澄就很好,尤其是他时不时掩饰成漫不经心的一瞥,那目光里隐露的担忧消解了她积郁心头的愁闷。

刚和江澄在一块儿的时候,温情要大三岁,江澄又是这么个性格,温情虽然喜欢他,心里压根没把江澄正儿八经摆在可以依赖的“男朋友”的位置上。她那个时候是本科最后一年,实习轮岗忙得团团转,才开始接触医院里生死别离,常常需要咬着牙才撑住一口气不垮。

她第三次上手术台做助手的时候病人没救过来,家属在外面崩溃,抓着她大喊大叫让她把人换回来,温情戴着口罩木着脸看着她,对着那张提泪横流的脸半天没说出话来。那家属见她这样悲愤交加,伸出手来竟然要扇她耳光,周围没人反应过来,横里一个人猛地冲出来以手臂架住那巴掌。

温情这才猛地惊醒过来,抬眼看见面前的江澄背影,她才发现江澄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比她高出半个头还多了。

江澄忍了两下才缓过那口恶气,冷冷看着面前的人:“医院里发什么疯?人没救回来医生就高兴了?”家属被那目光看得一怯,登时冷静下来,旁边护士立刻半拉半劝把人带走了。江澄看人走了正要转头,猛地被温情从背后拦腰抱住。

江澄就僵了:“你,…这是你们医院走廊…”

旁边带温情做手术的医生理解的拍拍他肩,摘掉口罩匆匆追上那边的家属。

江澄带着温情到没人的楼梯间,温情抱着他咬着嘴唇哭,身子抖得厉害,后面直接放开了哭,抓着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男孩子却觉得终于有个地方能依靠,能让她无所顾忌的宣泄情绪。

温情哭完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把今天的事都忘了。”

江澄青筋:“神经。”

温情哭得眼睛通红,比着镜子看了半天:“说真的,太丢人了。”

半天江澄才说:“你别去跟别人这么哭就不丢人,哭成这样挺丑的。”

温情扭过头,江澄看着别的地方,皱着眉抿着嘴角,衬衫上好大一块水迹,还能看到亮晶晶的鼻涕。

温情本来是想发火的,看他那样子笑得差点从楼梯上倒下去。

后来温情压力没法排解的时候就去找江澄,性格使然,她再也没有那么哭过,但就这样和江澄肩并肩喝点酒抽个烟就会觉得很好。

 

温情喝完酒,习惯性从包里摸出烟,刚夹在手指间就被江澄拿掉了:“喝了酒还抽烟?”

温情:“你怎么那么鸡婆?”

江澄板着脸,粗鲁地把烟塞回她手里:“那你抽!谁爱管你,真是。”

温情把烟叼在嘴里,也不点,笑:“认识你这么些年,你性格真是一点都没变过。”

但温情倒是比起当年很有些变化。江澄刚认识温情的时候,温情空长一张甜美的脸,顾盼间却很傲慢,说话更是又直又硬,和江澄的语带讥讽还不一样,反正两个人很难好言好气的完成一段对话。

他们认识是因为江澄初三的时候去找翘课翘家的魏无羡,和他吵了一架,气冲冲地往家走时被温中的人围住了。

七八个人,想抓他去威胁魏无羡,江澄二话不说直接开打。然而小混混打架靠的是经验,江澄偏偏缺这个,虽然打趴了几个,后面也只有勉力护住自己的份。

温情就站在巷子口,冷冰冰问一句:“干嘛呢?”

她虽然高三,但以前也是温中一霸,现在江湖虽然没有姐,仍然有姐的传说,那几个混混一看忙不迭停手:“情姐!”

温情斜眼看看江澄,话却对着别人说:“打不过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我数三声,滚不滚?”

于是那几个人就拖着趴下的走了。

温情走近两步,小巧的下巴扬着:“少爷,不会打架逞什么强?”

江澄咬着牙憋出句:“……关你什么事!”

反正最后温情把人带回自己家包扎,又打电话叫江家过来接人,中间两人呛了无数次,憋的江澄一句谢谢都说不出来。

他走的时候温情抱着手挑着眉:“我救你只是因为我弟那傻孩子跟着魏无羡混呢,不是因为你,你不必谢我。”

江澄铁青个脸:“我也没打算谢你,男人婆!”

温情“哦”了声,当着一群人反手把门甩上了。

 

结果后来温宁转校,温情时不时来找弟弟,反而和江澄熟起来了——以互呛的方式。

江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温情还是说话很直,但那份傲慢逐渐变成了飒爽、有一说一的干脆,也变得爱笑起来,至少和他们这些人在一块儿的时候,温情是这样的。

然后江澄就发现……这样的温情,还不错。

 

以至于温情有天开玩笑江澄老找不到女朋友,干脆自己来接济他的时候,江澄鬼使神差的说了句:“好啊。”

温情还在笑,笑声过了两拍才戛然而止,她瞪着江澄,江澄别过眼神没看她,耳朵尖却是红的,人还在恶声恶气的说:“就你这性子还好意思说我,能有谁喜欢你啊。”

温情这几年很学了几分魏无羡的招式,心里一动就说:“你呀。”

就看到江澄耳朵尖快红出血了。

反正两个人莫名其妙就这样定下了,然后一路走到现在。

 

说他们合适,他们实在是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吵起来屋顶都要掀掉,江澄铁青个脸说:“你该庆幸我不打女人。”

温情就冷笑:“说得好像你打得过我一样。男人,无聊的面子思想。”

两个人就不欢而散,温情摔门就走,江澄在家里气得做什么都集中不了精神,结果下午温情就开门回来,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我想吃烤串,你不说上次江边有家新开的吗?带我去。”

江澄看她这样更气,又觉得这样好没意思,最后板着脸开车带她去吃烤串了。

说他们不合适呢,两个人在一块儿又觉得实在一点压力都没有,什么都不用端着,江澄好胜心强,有时候容易钻牛角尖,每当他躁得不行又无处宣泄的时候,温情和他互呛两句他反而好了。

 

江澄开车往回走,堵车,温情在副驾驶上睡着了。车外路灯透进来,打在温情精致细腻的侧脸上。江澄看她,想起自己从小就想找女朋友要找自己姐姐那样的,又温柔又坚强,善解人意识大体,没有比这更理想的对象了。

调头看温情,坚强识大体满分也不为过,温柔善解人意可以直接弃考。

江澄又觉得自己有病。

没一会儿温情迷迷糊糊地皱着眉,说:“江晚吟!臭脾气。”

江澄:……

江澄很想把她从车上丢下去。

温情在说梦话,丰润的嘴唇嘟着,呢喃:“小橙子……”

江澄很难形容自己的感受,就在上一秒,他还想着把安全带解开把这女魔头扔出去,这一刻又觉得,嘟着嘴喊着他并不喜欢的昵称的温情,让他一颗心宛如在温水里浸泡过,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江澄哼了一声,低低说:“……傻逼。”

 

=完=


故事是,我在人群中多骂了你一句。(不是

混更祝大家圣诞快乐

有机会请投喂我……(

评论(46)
热度(601)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