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忘羡]是非题(九)

是非题

预警师生年下


(九)


校方的反应无声而迅速。

魏无羡带的三个班都暂交别的老师代课,说是魏老师请了病假。这原本没什么大不了的,蓝忘机下午放学的时候却听到班上有女生议论被政教处叫去问话,问的问题细节有所差别,但大致意思都是“在学校有没有遭遇过不正当接触”。

“是不是因为上周曝光的那个事?就隔壁市中学那个。”

“唉我也看啦,那种老师真恶心,说句人面兽心都是轻的!”

“就是,居然用考试成绩……”

话题渐渐变为议论上周引起轰动的案子,蓝忘机将笔记本码整齐塞进书包往外走,篮球赛后班上的人和他亲近起来,女生纷纷挥手:“班长拜拜,明天见哦!”


最近父亲出差,蓝忘机回的蓝启仁那边,吃过保姆备好的晚饭又看了会儿书,快睡的时候蓝启仁才回来。他迎到玄关打招呼:“叔父,回来了。”

蓝启仁不苟言笑惯了,眉心深深一道刻痕,但和蓝忘机说话时语气还是柔和些,问了点学校的事情,等保姆去热晚餐的时候突然问:“忘机,我问你,你和你们班物理老师熟吗?我记得你经常去他办公室帮忙。”

蓝忘机手里的牛奶杯险些打翻:“……是经常去,我是物理课代表。”

“那接触不该算少,”蓝启仁低头解开袖扣,“教学成绩有目共睹,为人呢,你觉得如何?”

蓝忘机心跳如雷,双手紧握玻璃杯,紧紧盯住蓝启仁动作,谨慎地回答:“魏老师讲课思路活,人也很好。”

蓝启仁没有注意到他的紧张,兀自沉吟,蓝忘机迟疑问:“有事吗?魏老师不是请了病假么?”

“没什么。”蓝启仁否认,正好保姆将晚餐热好端过来,“陪叔父吃个晚饭吧。”

心里盘桓的问题不敢轻易出口,蓝忘机松开手才发现自己捏着玻璃杯的手因太过用力轻微发麻。


第二天魏无羡仍然告假,蓝忘机在上午最后一节体育课时看见了停车场上自己父亲的车。作为校董,他父亲很少待在校内,而且上周和教育局的考察团去了国外,按理说不该回来——再说行程提前结束的话,父亲应该先告诉自己。

结合魏无羡突如其来的病假,被叫去问话的女生,叔父毫无预兆的提问,看似毫无关联,不安却在他心中埋下种子,转瞬破土而出。他深吸一口气,叫住聂怀桑帮他跟老师请个病假,后者看他发白脸色点头:“没问题班长,你这脸色没事吧?要不要我陪你去?哎走那么快……难道是肚子疼?”


董事长办公室在顶楼角落,蓝忘机过去的时木门紧闭,里面隐隐有说话声传出。木门隔音极佳,也就是走廊太空才能听到一点模糊的声音,没多久有人出来,是罗青羊,她合上门后才看到蓝忘机,两人对上视线彼此都是一愣。

“罗老师?”

罗青羊发红的眼睛瞪大,像是想说什么,却马上抿住嘴挤出一个微笑:“蓝同学,你来找校董?现在可能不太方便。”

蓝忘机往前走了一步:“是不是魏老师出事了?”

罗青羊看上去快哭了,却避而不答:“现在是上课时间吧,你该回去了。”

蓝忘机脸色苍白,坚持问:“您可以和我说。魏老师怎么了?”

罗青羊半晌抓过蓝忘机手臂:“这边来。”


五楼和四楼的楼梯中间有一个放清洁工具的杂物间,平时不会有人,正方便说话。罗青羊压着话里的哭腔,迅速把前因后果交代完,靠在墙边把脸埋进双手:“按理说我不该跟你讲这些,可你们魏老师不可能做这种事……那个女生谁问都不松口,要不就哭,好像又和温校董那边七拐八拐扯着关系,我看教导主任他们也没有全信,可谁都没证据……”

罗青羊哽咽一声:“这还不是做没做过的问题,稍微有点流言他就完了,不可能再做老师的!”

老师讲课如何,对学生如何,都是上过课就知道的事,可这类捕风捉影的事不一样——谁都知道不会有女生站出来指证,永远不会落实,也永远不会被推翻,一经流出,就会如影随形。

蓝忘机根本来不及庆幸自己的事未被叔父察觉,就被更大的恐惧攫紧心脏。他双手不自觉地紧握:“魏老师现在人呢?”

“职工宿舍里,不能出来。拜托你,和校董那边说一下……”

“我会的,罗老师,请冷静一点。”

罗青羊擦擦眼泪勉强笑道:“见笑了。以前魏学长救过我,现在他面临这种污蔑,我却没法帮到他,有点失态……”

蓝忘机递给她纸巾,机械地运转大脑,试图稍微分散注意力,好让自己不那么不安:“救过?”

罗青羊大概出于同样的原因,也很快回答:“大学的时候,我打工下班碰到……险些完了,是魏学长救的我,那个时候他就一个人,对面可有七八个,带着小刀什么的,他打架再厉害也应付不过来啊……我中间扭到脚,他一路半扶半背带我跑掉的。

“最后去医院的时候,他比我都惨,我哭得不行,他还想方设法逗我笑,……”罗青羊压着哭腔缓缓说,“他不可能强迫学生的,魏学长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了。”

蓝忘机想起他看到的照片里扎着小辫的魏无羡,罗青羊的叙述描绘出画面。他一直对魏无羡的事,尤其是学生时代心怀好奇,可当老师的不提,自己不肯问,能得知一二时,竟是这种境况。他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感受,用干涩的声音郑重说:“我知道,我……也觉得。罗老师,请放心,我会想办法的。”

罗青羊留在原地整理妆容,蓝忘机先一步出来,神色凝重。现在还是上课时间,父亲那边一时半会儿应该结束不了,自己可以等到午休……

但空荡荡的楼梯间里传来的谈话声止住他的脚步。


魏无羡清掉手机里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的提示,挑挑拣拣回了几条消息,揉着发疼的后脑勺起床洗漱。“禁足”两天,校方暗示禁止他人探望,他随遇而安,倒把外面的人急个够呛。江澄下了最后通牒,如果王灵娇依然咬死不松口,只能把水搅浑,把江枫眠也请回来。

魏无羡无奈:可千万别打扰到江叔叔,对你哥哥有点信心成不成?

罗青羊跟他打过电话,他对情况心里有数。王灵娇卯足劲要污蔑,加上没有监控,没有第三方,关键点在于她自己。学校这边未必不信他,但就像除去王灵娇的一面之词,没有证据能证明他对王灵娇图谋不轨一样,也没有证据证明他什么都没做。

发生这种事,第一要务当然是保护未成年人,他完全理解并赞同,只懊恼自己不够小心,兼感慨现在小姑娘套路挺深。

江澄看到他回消息第一时间打电话过来:“你能不能有点紧张感?还能睡懒觉?”

魏无羡把手机夹在一边肩膀上,叼着筷子翻柜子里的方便面,笑嘻嘻地跟江澄说话。烧水烧到一半门铃响了,他奇怪地放下手里的东西去开门。

门后是的人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江澄在手机那头着急地说:“罗青羊和我说了,昨天他们问你那问题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答?有什么好犹豫?现在李老师那边对你也……”

魏无羡飞快地说“有点事儿”按掉电话,扬眉看着门外的人:“来看老师的?不过按学校的意思不该有人来,你这是违规啊,小……蓝湛。”

蓝忘机还有点喘,可能是一路小跑过来:“我知道。”

魏无羡看着他:“既然知道,我就不请你进去坐了,这可是嫌疑犯的窝点。”

他看见蓝忘机拧紧眉毛,这是他们久违的单独谈话,自己却开了个不高明的玩笑,彼此僵在门口。走廊尽头的百叶窗合着,唯有昏暗的光线透进来,魏无羡在这沉默里走了神。

“魏老师,我相信你没有做那件事。”蓝忘机打碎沉默,先是看向魏无羡身后,又把视线转回来,平静的声音不像承诺,而是在叙述即将发生的事实,“我帮你证明。”


=未完=


我是一个存稿箱~

其实不太想打开头那个预警了,但是看格式不一样又好急

评论-56 热度-1211

评论(56)

热度(1211)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