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喻黄]L’AMANT/情人 01


  用法语刷个时髦值(。
  黑社会老大X保镖
  老梗,会狗血,让他们酷炫地谈个恋爱。
  CP会涉及喻黄/双鬼/双花/楚苏
  
  L’AMANT
  -情人-

  
  01.
  
  郑轩和宋晓沉默着。
  说得更准确一点,他们现在连大气也不敢出。两个人站在这个豪华套房的书房里,脚下踩着足够吸收所有足音的柔软地毯,两个人现下仿佛对地毯上的花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上面以暗红为背景色的古典欧式藤蔓纹路。
  让他们不敢出声的源头正坐在面前的木质书桌上。他翘着二郎腿,左腿的脚踝架着右膝,左手肘撑在左膝上支住下巴,浅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两个人,平日里总带着张扬笑容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怎么不说话啦?不是叫你们和我一个字一个字解释清楚是个什么情况吗,平时你们不都挺能扯的吗现在怎么一声不吭?啊?”黄少天右手一只把玩着一把小刀,把它转来转去又抛上抛下,刀刃反射着头顶的灯光时不时就晃过两个人的视线。
  人都说温柔的人发起火来最可怕,而平时总是嘻嘻哈哈和人打成一片、时不时佯装生气但向少真正动怒的黄少天发起火的时候也不遑多让。
  
  ——毕竟这次郑轩和宋晓是真的摊上大事了。
  
  郑轩感到一滴汗水从自己的额头蜿蜒而下,一直顺着鼻梁凝聚在鼻尖将坠不坠,他也不敢伸手去擦。他在心里嘀咕着压力山大,旁边宋晓倒是强自镇定地开口了:“黄少,这次的确有我们护卫不力的责任,但当时的情况也的确太突然了……”
  “少说废话,宋晓,我要听的是情况。”黄少天不耐烦地打断宋晓的话。
  即使是这样的境况之下,向来容易注意力分散的郑轩也心道蓝雨上下鼎鼎有名的话唠也好意思说别人少说废话吗,宋晓被他这么说一嘴肯定憋屈死了。
  宋晓顿了一下,才从头说起。
  
  时间倒回五个小时前。
  到A市谈一笔生意的喻文州先去拜访了此处地头蛇的人物,从人住处出来的时候天上下起小雨,这个古老却充满生命力的城市在雨中显现出山水画般的朦胧风味,喻文州便让轿车在距离酒店还有两个街区的地方停下,打算散步回酒店。
  郑轩给喻文州打着伞,宋晓又安排了两个保镖走在前面自己则坠后,还有一小队人在更远的地方跟着戒备着,就算蓝雨第一好手黄少天不在,也称得上是护卫森严了。
  毕竟这是离酒店这样近的一小段路,喻文州又是临时起意加的行程,谁都没想到就这样也能有人在前面候着呢。
  街上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行人看着他们这阵仗也都会乖觉绕开,喻文州挂着惯常的温和微笑和郑轩闲聊时突然起了风。
  风夹带着海水的咸腥气,刮得又急又快,吹得郑轩差点没握稳手中的伞。迎面一个小姑娘拿书包挡着头歪歪扭扭冲这边跑过来,看上去像要赶着回家都不抬头看路,郑轩也没多加注意,仰首去按被吹得翻起小半边的伞面。
  就这么个节骨点的时间里,小姑娘跑过喻文州身侧,无声无息地一把刀就横里刺了过来。
  
  保镖在起初看了一眼之后就没有多加关注过这个瘦小得好像能被风吹走的小姑娘,谁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跑到离喻文州这么近的地方、又是从哪里抽出刀子动手的。
  那把刀插进喻文州的侧腹之后甚至还转了一个小角度。
  情势是被喻文州一声压低的“抓住她”给点燃的。跟在后面的宋晓第一个反应过来,直接丢开雨伞冲着远处守备的保镖打个手势就追了上去,一小队人从三个方向朝着小姑娘包抄。剩下的人在几秒里聚拢到喻文州身边,郑轩扶着喻文州一手摸到后者小腹上被血打湿的衬衫,粘腻的触感骇人极了,而喻文州尚且用克制的声音一件事一件事吩咐下去。刚回酒店的车就又飞速开回来,急停到他们身边溅起几行水花,给喻文州做完急救处理的郑轩一边小心翼翼地撑着半昏迷的喻文州上车,一边在心里想完了黄少回来得一刀捅死我。
  
  黄少天接到电话的时候人在Q市的酒店里看电视。他当时心里正莫名其妙的焦躁着呢,这个电话就应验了他微妙的不安。黄少天一反平日的吵嚷沉着声音追问数个问题,边接电话边收拾箱子,最后吩咐好一系列事宜挂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坐到了去机场的出租车上。
  宋晓和郑轩守在喻文州病房门口,看着黄少天旋风般大力推开房门和门口的保镖冲进卧室,然后去接他的人才喘着气提着他的行李小跑进门。黄少天没在堆满临时调用的医疗器械的卧室里待多久就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甩下句“过来”径自快步走进书房。后面郑轩宋晓两个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里读到了“山雨欲来”的意思,刚做完手术穿着白大褂从卧室里走出来的徐景熙对着他俩打了个“保重”的手势。
  黄少天话变少的时候总是有人要倒霉的,要么是外面的目标倒霉,要么……就得由他们内部的人来消受。
  于是就有了开头这么一幕。
  
  宋晓说话就很简明扼要,他知道黄少天来的时候肯定有人给他做了详细的报告,这会儿叫两个人重复显然不是为了还原场景。果然黄少天听完之后只问:“说得很清楚嘛看来你当时还算冷静,知道这该算哪里的问题吗?”
  他也没等宋晓和郑轩回答,就咄咄逼人地接着说道:“A市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少爷来谈这么大生意多少人背地里盯着呢你们会不知道?觉得是临时加的行程就安全了?真要做点什么的人都知道派人盯着,等的就是防卫松懈的时候!小女孩儿就没威胁了?我们以前抓到的杀手有多少老人和小孩?”
  郑轩和宋晓头埋得更低了。
  黄少天还在继续:“这要是出了什么事谁来负这个责?谁又担得起这个责?你们…”他话刚说到这里书房门就被打开了,刚刚还昏睡着的喻文州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家居服,深色睡袍披在肩上,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后面徐景熙苦着脸,显然是想拦没有拦住。
  宋晓和郑轩同时唤了声“少爷”,黄少天没说话。
  “倒有好一阵儿没见你发这么大的火了。”喻文州点点头朝着黄少天走过去,路过郑轩的时候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斯文清贵、温文尔雅、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儿地方像黑道中人的男人走到书桌边,一手覆上黄少天方才说话间不知不觉捏紧的右手,指甲圆润整齐的修长手指安抚似地从手背滑到手指,黄少天就顺着他的力道把手指摊开来,捏着刀柄的手掌上已经有了暗红的凹痕。
  喻文州嘴角还带着一点儿惯常的笑,深黑润泽的眼睛注视着黄少天拧紧的眉头和绷直的唇线,低柔的声音像在念一句安抚的咒语:“我没大碍的,别气了,少天。”
  黄少天闷闷地“哦”了一声。
  
  -TBC-
 



    让黄少狠狠酷炫了一把!(。

  开头这么正经我好意外orz

评论-21 热度-292

评论(21)

热度(292)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