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忘羡]是非题(十)

是非题

——

预警师生年下

刷完王灵娇副本

——


昏暗房间里尖锐的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抓过手机,看清来电显示后掐起嗓子:“喂?想我啦?……”

她挂掉电话,飞快地化妆穿衣,匆匆抓起小包走进黑漆漆的楼道。目的地离这里不远,两条街就到,余光里瞥见她要转弯的路口站着个眼熟的人,凝神确认的时候对方已经走到自己面前停下。

她疑惑:“这不是我们学生会长吗?你……总不能是来找我的?”

“打扰一下,王灵娇同学。”蓝忘机的声音是极力压抑的平静。

王灵娇的目光停在他手中的文件夹:“你想说什么?我为什么要跟你谈?我还赶时间,会长。”

蓝忘机皱眉,压低声音冷冷说了几个字,王灵娇脸上血色褪尽,唯有涂着唇彩的嘴唇鲜艳依旧,说不出的怪异。


拐角有块小空地,摆上了滑梯之类的设施开放给周围的小孩儿玩,这个时间点没有家长肯让小朋友在外面吹冷风,正适合谈话。

王灵娇盯着蓝忘机的文件夹,无意识地用手指扣挖背包上的额菱形格纹,先发制人地质问:“你为什么知道那个名字?谁告诉你的?”

“与你无关,”蓝忘机冷冷看她,“但我和他联系过了。 ”

王灵娇目光闪烁:“什么呀?会长,你可不能因为听别人的胡言乱语冤枉自己的同学……”

“你应该清楚,当时成功是因为这种事一旦曝光就会有恶性影响,私下对质是另一回事——而且你的成绩记录经不起查证。”

王灵娇脸上的假笑终于挂不住了:“挖别人隐私,你怎么可以这么卑鄙?!”这句指摘由她说出来,甚至显得有点可笑,她捏紧拳头,用已经开始控制不住变得尖锐的声音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不承认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蓝忘机皱眉,口气越发冷硬:“除了前例,还有动机。我手里有录音,如果你不怕它当着那几个老师的面放出来。”他拿出手机按了两下,嘈杂的人声,背景是电子乐独有的鼓点,男性的笑声从里面传出来,上不接下气,听得出来还很年轻。王灵娇的表情整个扭曲,蓝忘机按下暂停,问她:“在曝光之后,你认为他还愿意保你?”

答案从王灵娇的眼神就能看出来。

她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瞪着蓝忘机的目光像淬过毒:“你们这些优等生,天天搞得自己比谁都清高一样,做起事来也下三滥得很嘛!不就是为了魏无羡吗,你怎么不直接跟你爸爸说啊,折腾这么多名堂!”

蓝忘机没有回答,和这种人根本讲不清道理。王灵娇想要激怒他而不得,反而自己更加焦躁,她来回走了两步,又换了个表情,是比哭还难看的假笑:“会长,你看这样,明天查证的时候我改口,你把你手头那个文件夹给我。”

“你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

王灵娇瞪着他,蓝忘机的目光一直冷淡而平静,可这目光对于她这种人来说,比明明白白的不屑鄙夷更讨厌,也更让她焦虑。

她向来识时务:“我、我明天就改口,你既然来提前找我,肯定也不想把事情搞大,会长我相信你的人品,你还要我做什么?我对魏老师就是一时鬼迷心窍,不知道会闹这么大……”她捂着脸哭起来,“可我突然改口,我、我自己不就完了吗?学校怎么看我呀,我还要不要在这里读书了……”

蓝忘机这下是真的有了怒意:“ 别撒谎了,你原本是想拖到教育局介入,逼他们取消魏老师的从业资格,要么就曝光!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王灵娇假惺惺的哭声一顿:“……曝光还不至于,那我自己不也卷进去了吗?”她从双手中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蓝忘机,说的话却恶毒无比,“为什么做这种事?还不是当老师的不识抬举!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对他示好他还端着!还在班上恶意羞辱我!算什么东西?!我污蔑他,也是他活该!原本他来求我,我也可以改口,我就想看他那臭架子能端多久!”

蓝忘机踏前一步咬牙:“……你!”

王灵娇是真被他的目光骇到,连退好几步重心不稳跌到地上,尖叫道:“我明天去说不就成了吗!你还想动手打人不成?你想保魏无羡是吧,那我就豁出去,大家一起完!”

蓝忘机竭尽全力控制自己的怒气,生硬地从牙缝里挤出后面的话:“明天自己去说清楚,不准在任何地方污蔑魏老师,我可以不揭发你以前的事。”他深吸一口气,捡回自己平日的冷静,“你走吧。”

王灵娇起来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她抓着包跌跌撞撞小跑两步,蓝忘机寒冰似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该庆幸你是女生,还有,你不配说他的名字。”

王灵娇停了一下,很快走远了。

蓝忘机低着头站在原地,路灯阴影处的树后转出江澄和温情,江澄脸上满是怒意与恶心:“什么东西!小小年纪,这么恶毒!”

温情皱着眉,比他尚平静一些,安抚地轻拍蓝忘机的手臂:“辛苦了,蓝同学。”她说着观察蓝忘机的侧脸,“能解决事就好,还好她不经吓,一个假录音就把她吓住了。”

江澄抽了根烟出来,看看蓝忘机又塞回去:“她果然是跟温晁炫耀过这事儿。说起来温家那个不中用的虽然也没个动机,但真没在背后指使?那这个,”他嫌恶地吞下到嘴边的粗口,“图什么?”

温情低声说:“恐怕这个年纪的小孩比你想的更恶毒。大概是被无视后恼羞成怒,想要报复。”

“这种学生,啧。明天看着,要是她又搞什么别的花样……”

蓝忘机亮出手中依然亮着指示灯的录音笔:“不必。”

江澄有些意外地瞥他一眼:“我以为你不会带它,你不是不想做到这一步吗?”

“我还是不认同,”蓝忘机看着那只录音笔,“但我不能在这件事上冒险。”


这件事发生得毫无预兆,结局也是突如其来。王灵娇突然“翻供”,说自己误会了魏老师,这话的言外之意,在座的人都和学生打了数十年交道,都心知肚明。学校以“校外重大违纪行为”为由拟好王灵娇的处分决定,再出面安抚魏无羡。无论发生过什么事,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原则,这个处理已是学校的极限。

蓝校董把他留下来谈了会儿话,走过场地夸了两句他的教学成绩,最后说:“你的朋友们都很难得,找了我很多次,还有……忘机他很少对一个老师评价这么高,我心里也相信你,但学校有学校的立场,请你谅解。”他说话诚恳,魏无羡原本也是明白人,点点头:“我能理解。”

江澄正好上完课,就等在办公室门外,等魏无羡出来之后没有说话,拍拍他肩膀。魏无羡握拳敲在他胸前,他心里清楚王灵娇突然开口肯定是江澄和温情想的办法。他笑嘻嘻地:“这两天闷死我了,你上完课了?走走走,等我去找代课的交接完跟我吃烧烤去。”

江澄对他这教师生涯险些被毁,一出来还这么轻松散漫的态度气不打一处来:“你可别好了伤疤忘了疼!我看你还该反省两天。”

“我反省了呀,以后会更小心的,而且这只能算我倒霉对不?”魏无羡说着敛了笑,“虽然我们之间不说这个,还是欠你的。好师弟,请你吃饭呀?”

“这事儿你还真不该谢我和温情。”江澄看他的目光有些复杂,“之前不知道她今天是否照做,没有跟你通气。你要谢的是你们班的蓝忘机。”

听到这个名字,魏无羡的脚步不自觉停下,整个怔住,江澄和他对视,接着问道:“魏婴,你现在说实话,你和你那个班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老师问你有没有跟学生有越界接触,你没答,是因为他?”


=未完=


发现跟自己说“写完就去吃东西”会显著提高效率

王灵娇前因后果下章还会理一遍,结局可能不尽人意,可是有回复说得对,证明自己没有做,证明自己没有那个意思,比证明自己有要难得多。

今天估计还一更吧,不然年底完解不了

评论(56)
热度(778)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