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忘羡]是非题(十一)

是非题

预警师生年下


(十一)


魏无羡却先抓住他手臂:“等等,你先跟我说,你说的要谢蓝湛是怎么回事?王灵娇的事是他出的面?”

江澄原本只是等他说明,看他这个反应莫名火起,嘲讽道:“你还真是着紧你的学生啊,魏老师。”他甩开魏无羡的手,理了理衣领,“这事说来话长,吃饭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魏无羡摊开手:“温情和你说的?”

“我问了她,她没说。”但被问到时的反应又是另一回事。

“好好的糙老爷们,怎么在这些事上这么细心?哎哎别生气别生气,我老实交代,”魏无羡的声音低下去,“的确,蓝湛这件事上,我问心有愧,李老师问我的时候我就走了神,想起蓝湛,觉得自己没资格说‘没有’。”

他想起对绵绵开过的玩笑“难道连小朋友都管不住”,真是响亮无比的一个耳光,反手打在自己脸上。忽略了对方的小心思,又无意识地纵容对方越界的正是作为成年人、作为师长的自己。

教学楼的楼道不是谈话的好地方,江澄仍有疑虑,两人也在听到远处的脚步声后迅速离开。魏无羡销了三天病假,和年级组长闲谈两句,和代课的老师简单交接了下进度。代课的老师边给他看作业边夸了蓝忘机两句,还羡慕魏无羡有这样的课代表省心。后者听得一阵心虚,只能在旁边哈哈干笑。

他下楼的时候原本想绕路去一班看一眼,快走到的时候又生出怯意,还是转身回了自己办公室。


魏无羡和江澄温情一对,总算理事情的来龙去脉。王灵娇是六班的学生,在魏无羡代课以来就一直频繁来办公室和魏无羡闲聊,还想约他吃饭,正被蓝忘机撞见过一次。魏无羡对她不假颜色,她连着两次没交作业,第三次魏无羡在课上问起的时候,王灵娇意图撒娇带过,魏无羡却冷着脸没有接招,大概因此心生怨怼。

至于她怎么改的口,先是蓝忘机无意在楼道里听到她的两个“好姐妹”吐槽她没几分姿色还到处卖弄,吹嘘在以前学校就有老师喜欢她,被她抓住把柄给她改成绩。蓝忘机留了心,直接去问,对方开始顾忌王灵娇找人报复没说,蓝忘机也不管人家怎么看,下课了堵班门口,两个女生没办法,只好在不愿出面的前提下全盘托出王灵娇和她们说过的话,包括“要拿下魏无羡”这种狂言。

蓝忘机对“有老师喜欢她”这件事起了疑惑,找到江澄温情去查她以前的初中,发现她的酒保英语成绩确实是在初三的某个时间后突然提高许多,江澄找到那个英语老师,结果也算是意外之喜——那个英语老师和魏无羡一样中了招,只是更惨一点,王灵娇有段借着角度留下的似是而非的录像。英语老师性格软弱,只能听她的等她销毁录像,好在两人私了之下留下一份王灵娇签过字的协议。但这也只能算前科,前科不能证实她就会故伎重演。

好在温情见过人就认出王灵娇是温晁的小女友,从自己的关系绕了一圈找酒吧里的酒保刺探两句,温晁果然知道这件事,也让家里亲戚去学校问了下给她轧场——但再多的怕打草惊蛇,没问出来,只能赌一温晁对王灵娇“心意”有限,二是她肯定和温晁讲过更多细节。他们让那酒保怂恿温晁把王灵娇叫出来,蓝忘机拿着那份协议和温晁笑声的录音去诈王灵娇。

这整件事,江澄和温情当然也各自发挥作用,但真正关键的,不言自明,是蓝忘机。

这份帮忙的坚持已不必多说,凭他那谨言慎行的性格,到别人班门口堵人,找理由请假跟着去查证,在自己父亲那里求情……

昏暗的楼道里他看着自己,平静的眼神里藏着自己再也无法视而不见的亮光,用叙述的口气说:“我帮你证明。”

魏无羡半天没有说话,江澄想说什么被温情拍在手上。两个人互瞪一眼,还是沉默了。

魏无羡突然一拍桌子站起来:“我去找他。”

江澄不耐烦地“啧”了一声,魏无羡转身跑了两步又回头从包里抽出卡拍在桌上:“刷这张,温情你知道密码。”然后就没影了。

温情小心翼翼打量江澄黑下来的脸色:“其实,好歹还记得这顿该他请,挺好的?”

“他最好去谈清楚断干净,自己的学生,还是男的,”江澄恶狠狠戳了两下铁板上冒油的五花肉,“我看他这是要当全国教育界的典型案例吧!”


学校放学早,他们吃了会儿饭正赶上晚高峰,这边又是主城区,路上别说空出租了,有客的出租也动弹不得。魏无羡给蓝忘机打了个电话,对方没一会儿接起来,语气有些疑惑:“魏老师?”

魏无羡劈头问道:“你在哪?”

电话那边很安静:“……刚到家,有事吗?”

“是你家还是蓝主任家?你现在有空吗?”

“我家,有,……如果是道谢的话,不必的。”

“不行,你听我的,而且也不止道谢。十五分钟,你家楼下见。”魏无羡说完不给他回答的机会,挂掉电话,回忆了下位置小跑起来。


他那时候对温情说蓝忘机“不一样”,是因为对他强调师生身份,性取向,或说封闭环境内的移情作用,都无力而徒劳,这些条条框框以蓝忘机的性格为人,只会比魏无羡更清楚,也更看重。在他有分毫表露以前,恐怕自己就先行把自己苛责到体无完肤。

魏无羡无法摆出居高临下的成年人姿态来处理这份感情,它的确来自于他未成年的学生,可它并非单纯的思春期仰慕,是不容错认与轻视的一颗真心,逞一腔这个年纪才会有的孤勇,让任何伪装的若无其事一无所觉都像在轻视侮辱。

在知晓前因后果的此刻,魏无羡更不可能将他摆在一个需要引导的学生的位置,在感情上,他与自己是对等的,果敢面对自己的心意,有不期盼回应的觉悟,也能毫不犹豫为此付出,这成熟胜过这个时代绝大多数的成年人,包括自己。

那么,蓝忘机不是他的学生呢?


魏无羡远远就在小区门口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他还没有出声对方就下意识转过头来,表情在暖黄的路灯光下晦暗不明。

魏无羡把双手架在膝盖上喘了两下,蓝忘机走到近前递出纸巾:“出汗了。”

魏无羡接过,但没有拿出来,他缓缓直起身:“江澄他们和我说了,谢谢你。”

蓝忘机轻微摇头:“你被冤枉了。应该的。”

“但我接下来要说的跟这份感谢没什么关系。”魏无羡看着他的眼睛,小孩儿现在比自己矮不了多少,几乎可以说是平视,非常好看的浅色眼睛,迎着光的时候虹膜的纹路清晰可见,“我一直很自责,觉得是自己在来往中没有把握好分寸,才会让你有了不该有的感情,我到现在也没法摆脱这份自责。”

蓝忘机气息一顿,打断他:“不是你的问题!”

“但我其实没资格判定这感情该不该有,又不是做题,我还能当当权威,说个对错。我又不是木头做的,分得清楚仰慕和真正的喜欢,我相信你自己只会比我更清楚,我只能说,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办,也头一次这么手足无措,感觉怎么处理都不对,而且,”魏无羡放轻声音,“我特别怕你难过。”

他的学生愣住,有些不可置信地盯着他。

“我关禁闭这几天一直在想,要你不是我学生呢?但问题到这里就打住了,我不敢想答案,因为我知道很可能和现在的不一样。这不是个好的时间点,你很可能觉得我是出于感动,但我不是,好吧,也确实有点关系……”

魏无羡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有点语无伦次了。蓝湛,你为我做的,让我觉得我的犹豫既可笑,又伤人。你又是我的学生,哎好乱……蓝湛,你等等。”

蓝忘机打断他:“没关系,我可以等。”

魏无羡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又有点痒:“能等多久啊?”

蓝忘机认真地看他:“等到我毕业。”

这话里的意思让魏无羡接下来的话都噎回去,向来寡言的少年接着说:“你说的,我理解,所以我可以等。”

魏无羡从胸腔里闷出笑声:“傻不傻?等你毕业我翻脸不认人了怎么办?”

蓝忘机微微仰头,玻璃珠似的眼睛,是他泄漏心意的那种眼神,无比专注,亮得惊人,带着不自知的小心翼翼,让看的人不由得鼻酸:“一直等下去。”


=未完=


没有正式表白!!真的没有!!朋友们!!我有点方!

看有朋友问,正篇没有肉,有番外

评论-81 热度-1450

评论(81)

热度(1450)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