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喻黄]L’AMANT/情人 02

  黑社会老大X保镖
  老梗,会狗血,让他们酷炫地谈个恋爱。
  CP会涉及喻黄/双鬼/双花/楚苏


   L’AMANT
  -情人-


  02.
  
  喻文州笑笑,又拍了下黄少天的手,转过头看还低着头的两个人:“这也不能说都是宋晓和郑轩的责任,事出突然,他们已经做好能做的了。”
  
  郑宋两人也是喻文州身边的亲信,但并非安保出身,再过两年是要去帮喻文州盯蓝雨旗下各个板块的生意的,虽然也能把护卫的事情安排妥当,但要求他们自己也像保镖那样警醒委实有点儿过了——要知道走喻文州前面的两个G4保镖当时都没提防过来呢。
  只是蓝雨向来是谁做的实事谁去担责任,这是个理由,但又不足够成为理由。
  
  “但是他们也确实应该提高警惕。”黄少天烦躁地抓抓头发,声音比之前高了点,“行了行了行了你俩把头抬起来吧,至于那么紧张吗搞得好像我在搞阶级压迫一样!”
  这句话听在背脊绷紧的两个人耳朵里差不多就和“暴风雨已过”一个意思,郑轩长出了口气先嘟囔了句:“压力山大。”
  黄少天手里的小刀顺手就飞过去了:“还压力山大呢我才不在两天就出了这么个事情我以后还敢不敢去出任务了我才压力山大啊!”
  郑轩轻松躲过去,那小刀笔直地插进雪白的墙壁里牢牢钉住,站在门边的徐景熙倒吸一口气:“哎唷黄少酒店可会叫你赔钱的——”
  “赔就赔赔就赔我还会差那点钱吗啊?”
  郑轩嘀咕说那可不,你的帐都挂少爷那儿的呢;好在他的话差不多就是在喉咙里过了一遍,黄少天压根儿没听到,倒是站得近些的喻文州带笑的视线朝这边扫过来一瞬,郑轩霎时间就把嘴抿紧了。
  几个人抬了一会儿杠好冲淡之前紧张的气氛,喻文州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坐到桌子后面的皮椅上,黄少天跳下书桌习惯性站到他身后。
  
  郑轩宋晓徐景熙安静下来等着喻文州说话。后者随手拿起桌上的原子笔转了两转,笔头抵在下巴思忖片刻:“那个小女孩带回来了吧,有问过吗?”
  宋晓回答:“我带着问过了,目前什么也没说,身上没有任何标识,没定位器。抓到的时候就卸了下巴,有假牙藏毒。毒的成分景熙查过了,是通行的氰化钾。”
  杀手身上所携带的信息实在太少了,以至于连盘查都不知道从何查起。想要喻家少爷的命的人那就太多了,G省乃至东南沿海一代呼风唤雨的蓝雨,那些被压在底下的小帮派、蓝雨过往的仇家、乃至官方的人,谁不盼着喻家这一代的独苗一命呜呼,好看这百年大厦一夜倾颓?往近里说,喻文州要谈的这笔生意对这一片区的格局也有很大影响,为这笔生意开始打他念头的人那也绝对不会少,否则蓝雨这一行人也不需要一路草木皆兵了。


  “至少知道她是职业的了,没有标识的话是自由身的职业杀手的可能性反而变小了,应该是哪家特意养的人…不过也不能排除前一种可能性。”喻文州垂着眼分析,细长睫毛在洁白皮肤上投下淡色阴影。
  黄少天一手扶上喻文州椅背:“我来之前已经找人去查了。以这种外形出现的杀手不多,比对起来不难。”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丢掉笔用手背支住太阳穴:“她不是什么都没说?那就不用带人再问了,丢在一边,按老规矩。郑轩,我伤势的情况没传出去吧?”
  “没呢,只有这里的人知道。”
  “那就压着。”
  “知道。”
  “既然是个小女孩…景熙你去联系烟雨那边问问看,就说是我个人的不情之请。”
  徐景熙愣了下才应道:“但是烟雨那边应该不会…”
  
  徐景熙的犹豫很正常。烟雨底下有个闻名遐迩的训练营,专门训练女杀手和女保镖。里面既有烟雨自己挑选出来的好苗子,也有别家看准送过来代训的。这些女孩子在里面根据雇主要求和合适的方向学习各种武技和知识,往往训成了都是足够独当一面的好手。为了杜绝各式各样的纷争和隐患,烟雨定了两个规矩:训练生出了训练营的门就不再和烟雨有任何关系,烟雨也不会向第三方提供任何关于她们去向的信息。
  这规矩可是死的,不然谁以后还敢从烟雨的训练营里挑人?岂不是给自己的身家性命埋下好大一个隐患?
  
  喻文州又说:“不必等他们回应,把资料传过去就行。”
  “是,少爷。”
  “这件事先这样,你们去忙吧。”
  三个人打过招呼就往门外走,落在最后的徐景熙细心地关上了门。
  
  看着木门再度合上,喻文州仰头长舒一口气。
  黄少天低头看他:“伤口还是疼吧?我说你真是的直接把我们叫到房间里去不就好了干嘛还自己跑过来?”
  喻文州轻笑两声:“我听景熙说你回来了就知道你肯定在这里发火呢,喊谁进来都得触你霉头,我就自己走一趟了。”
  这话带着点挪揄的意思,黄少天下意识摸摸鼻子辩解道:“这种情况我能不冲他们发火吗……我就跑了Q市三天啊第三天就出这种事我以后万一没在你身边怎么办?”
  喻文州眼神沉了沉,深黑的眼角盯住黄少天。后者不知道自己那句话哪里踩到喻文州的地雷,却又莫名其妙地有点心虚。
  “和霸图谈得怎么样?”最后喻文州移开视线问道。
  “挺顺利的我去那边的时候他们内部调整已经接近尾声了,我直接带人和张新杰谈的真是憋死我了说什么都要列数据,我这两天脑袋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数字和百分比晕死了……不过我还真在那边见着张佳乐了,我真没想到他回道里会……去霸图。”黄少天说道末尾话音沉了下去,口气变得有些复杂,喻文州习惯性地又去拍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这是多年以来养成的小习惯,黄少天还小的时候因为话多浮躁又喜欢带喻文州偷溜出去经常挨训,喻文州就在他耷拉着头瘪着嘴委屈的时候悄悄地捏他的手,长大途中这个小动作逐渐变成了轻拍。温热的皮肤之间那点不轻不重的碰触总是挟着不需语言表露的安抚之意,沿着手背敏感的神经一点点抚平他所有的焦躁和不安。
  
  喻文州低柔的声音很轻:“想起于锋的事了?”
  黄少天没说话,但那就是回答了。他俯下身把额头抵到喻文州的手背上,那只手还覆在他自己的手上。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得能听到彼此交错的呼吸声和心跳声,直到第三种声音异军突起。
  黄少天的肚子“咕噜噜”地响了起来。
  喻文州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边笑边拨了内线电话叫外面的人去订餐。
  
  喻文州的情况毕竟对外是要压着的,所以宋晓干脆就一次订了全部人的份。书房里两个人吃完饭说了会儿话黄少天就押着喻文州回去休息了,看着他睡下才放轻脚步走回套房的客厅。
  旁边立刻就有人递上厚厚一叠资料,那是黄少天下午着人去查的。
  “看过了吗?”
  “比对过了,没有。”
  黄少天拿过资料翻了翻,挑出几页仔细看了下又递回去:“那个抓回来的杀手?”
  “一直没动。”
  “这年头的人也还是有些骨头硬的人嘛小姑娘还挺不错,”黄少天自言自语说了一会儿,“文件是不是都压着的呢?”
  “是,送过来的都给放在书房里了。”
  “那我帮少爷看了吧,你们今晚辛苦一点就别和外面的人去换班了,轮岗把今晚站过去,少爷的伤势要是透出去哪怕一点儿…”黄少天笑嘻嘻地就打住了话头,点到为止转身就往书房走了,留下听他说话的保镖站在原地流了一背的冷汗。
  
  
  第二天一大早黄少天跟喻文州一块儿在卧室吃早饭的时候烟雨当家楚云秀的电话就来了。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又舀了一勺白粥搁嘴里咽了,才着人把电话拿过来。
  楚云秀说话向来懒洋洋的,显得对什么话题都没兴趣一样:“我说喻少,烟雨的规矩你不至于不知道吧?”
  她这句问里隐含的意思就很明显了,首先那个小姑娘还真是烟雨训练营里出来的;其次,楚云秀真让人去查了,那就说明她还真肯帮喻文州这么一次,总不至于大清早打个电话来表示你侮辱了我们烟雨的铁规我要严肃声明这个规矩是不可打破的。
  喻文州就笑着答道:“当然知道,所以我才说这是我个人的不情之请。”
  楚云秀在那边笑了两声,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声音里的嘲讽意味。喻文州也不生气,就弯着嘴角听着。
  电话那头的人笑完了,拉着声音又说:“我就卖你这个人情,规矩是铁的,我不能说太多…你自然也不需要太多。”
  “来训练营挑人的人,身边的人和他自己说话都有很明显的G市口音,名字我们可没做记录,只接待的人记得他姓喻——是这个音,是哪个字你就自己想吧。”
  喻文州的眼神沉了下去,声音还是很柔和:“多谢楚总,下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我可不会跟喻少你客气,那太容易吃亏了。行了这事就这么完了,回见。”
  “再见。”
  喻文州把电话一挂就叹了口气,早晨的阳光从拉开半边窗帘的落地窗外透进来染亮他清俊轮廓,照得他的皮肤越发的白,细长睫毛投下毛茸茸的阴影,洁白的柔软家居服罩上一层微光,整个人纤尘不染就像哪个豪门贵族养出来的世家公子一样。他对上黄少天疑问的目光,低声说道:“我那小叔父,看来是真不想把剩下的日子安分过完了。”


  -TBC-


  射射大家喜欢////////

  我终于换个方式写了喻队的天凉王破(。

评论-10 热度-147

评论(10)

热度(147)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