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忘羡]是非题(十二)

是非题

——

预警师生年下

——

(十二)


“起立!”

魏无羡进门被站了一教室的学生吓了一跳:“怎么了这是?”

学生们绷着笑,认认真真地齐声喊“老师好”,接着坐下七嘴八舌地聊起来:“魏老师,你这病得,我们都在商量周末去看你了!”“一周也太久啦,好全了没?”“感冒都这么严重,老人家多保重身体啊。”

魏无羡把教案往讲台上一放,一手撑着讲台斜倚着:“看来是想我想的了?”然后在一班男生的嘘声中捏着粉笔作势威胁,“哎,刚才说我老人家的哪几个,站起来给我看看。不敢啦?敢做敢当,快快快。”

几个男生嘻嘻哈哈真站起来,魏无羡点点头:“很好,今天的提问就归你们几个了。要是答不出来嘛,你们自己懂的。”

“不带这样的,魏老师,你这是公报私仇!”

“我们可以求助现场观众吗?”

“还现场观众?”魏无羡绷不住笑了,“想求助谁啊?”

几个男生倒是很有默契齐刷刷地说:“班长!”

魏无羡的目光下意识转过去,蓝忘机被他这一看,本来挺直的背脊更直了,甚至有点僵硬,但视线不躲不避,反倒是魏无羡捏着拳头捂在嘴边清嗓子:“这可不行,你们考试的时候难不成还能靠你们班长了?没得商量,赶紧坐下,上课!”

教室里响起窸窸窣窣拿课本的声音,学生都低着头,魏无羡转身写板书前飞快地冲蓝忘机眨了眨眼。


魏无羡思考了下,还是跟温情把这事讲了。对于蓝忘机,他不想违逆本心退回单纯师生,可是他的喜欢要说到交往那一步也为之过早。加上蓝忘机仍是他未成年的学生,不论如何,他们都需要时间,好在这些顾虑对方心里也清楚,不需要他言明。

温情喃喃:“随便换个人来说‘我会认真考虑’我都觉得和拒绝差不离了,可你们这……”

这个开头看起来除了水到渠成不会有别的结局,带着好感的接近只会让人泥足深陷,比起正视考虑,还不如说是酝酿感情。她抬头看一眼终于在跨入魔法师的年纪后开窍的魏无羡,对方边走神边转笔,不由得一阵头疼。

“我不多说。”温情劈手拿下他的笔,“想想怎么和江澄解释吧。”

魏无羡回过神,闻言愁眉苦脸地:“好姐姐,你能替我说吗?”

温情嗤笑:“你有一点我很欣赏——总想得很美。”


然而看似经验丰富实则白纸一张的魏老师漏算了一点,彼此吸引的人之间的磁场会让周围不知情者感知,体现为莫名其妙的不自在。

哪怕来得没以前勤,蓝忘机还是恢复了他的免费劳动力身份,隔三差五地出现在办公室给魏无羡改作业。两个人分据办公桌两边,偶尔确认下评分,说话其实不多,但江澄还是在有天蓝忘机回去后拽起魏无羡:“……魏老师,你是不是需要解释一下?”

魏无羡诚恳地看他:“江晚吟,你这样很像抓奸在床的大老婆。”

“噤声,别转移话题。你们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救你一次你就要以身相许怎么的?你是白蛇传看多了?”

“小青别这样,”魏无羡干笑,“别抓我领子,我快呼吸不过来了。”

江澄收回手,威胁地压低声音:“魏·婴,好好说话,回答我的问题。”

“我就是想认真考虑,也不想骗自己。”魏无羡抚平领子,“不过不论怎么样我都会等到他毕业,你不用担心我。”

“你真疯了?!”江澄问完自己答了,“对你疯了,我跟一个疯子讲什么?随你。”他懒得再看魏无羡,转身收拾课件,“好好掖着,出事别来找我。”

“担心我?师弟真可爱。”魏无羡笑嘻嘻去揽他,“走走,我听他们说最近新开了个餐馆不错,搓一顿去?”


蓝忘机对这些对话一无所知,只照常来办公室帮忙。四月份天气回暖,学校换了夏季校服,一尘不染的短袖立领衬衫衬得蓝忘机皮肤在春天的金色阳光里几乎透明,窗外又是满树新绿嫩叶与晴朗蓝天,这画面用赏心悦目都不足以形容。

罗青羊抱怨:“最近班上那几个小姑娘老跑办公室,态度也太明显了!”

魏无羡漫不经心地在课本上划重点:“没办法,篮球赛后难得有近距离接触学生会会长的机会,是吧,小班长?”

蓝忘机闻言看他一眼,不说话。

魏无羡逗他:“校园偶像,偶尔给粉丝点福利成不成?”

蓝忘机低声说了句“无聊”,罗青羊哈哈两声转过身做自己的,魏无羡又看了两三页,觉得眼睛有点酸,索性丢开教案趴到桌上闭眼休息,没一会儿,他听到蓝忘机笔尖在作业本上有节奏地滑动的声音停住,魏无羡弯起嘴角,就着枕住自己手臂的姿势睁开眼,正捉住蓝忘机停留在他脸上的目光。

蓝忘机下意识皱眉,魏无羡对他做口型:偷看我?

学生不知该怎么辩解,嘴巴抿得更紧了,紧绷绷的样子看了怪可爱的,魏无羡心里笑得打跌,就用揶揄的目光盯着他,可蓝忘机反倒镇定下来,收敛表情一语不发望住他,目光专注,像一幅时间停滞的画。

魏无羡没脾气了,悄无声息地给他做了个求饶的手势,对方才不慌不忙地重新开始改作业。


学校每年都会在高考当晚给毕业生办晚会,主办方是高一高二,既是毕业礼,也是校际庆典,时间离高考还剩一个多月,学生会开始组织工作,蓝忘机作为学生会长当仁不让地忙碌起来。晚会任务繁重,老师那边也会有组委会,政教主任挂个名头,事情多是领副组长头衔的年轻老师做。这一届魏无羡难得主动自荐,在江澄不齿的视线里乐呵呵地多票通过。

老师的组委会第一次和学生会那边碰头,魏无羡坐在办公椅冲着对面走进来明显吃了一惊的蓝忘机眨眨眼,心情好到不行。

散会后蓝启仁先一步离开,魏无羡抱着文件夹在一众学生的目光中煞有介事地往蓝忘机身边一坐:“来来,会长同志,我们把初期的工作都核对一下。”马上又小声一句,“惊喜吗?”

蓝忘机也打开自己的文件夹对文件:“……”

魏无羡没放过他,边看他那份文件边小声追问:“惊喜吗?”

蓝忘机开了口,正常音量:“关于节目,我们已经收齐了每个班的提议,现在在初步筛……提议通过的我们会再去和各班确认讨论,下周末组织试演甄选。”

学生会的人大约和他共事久了,前一秒还在小声聊天,他一说话马上安静下来,该做笔记的做笔记,有相应工作的人自觉回报进度,一个学生组织有条不紊地讲前期准备梳理了一遍,几个旁听的老师都露出欣赏神色。

魏无羡单手支着下巴弯着眼看他,偶尔扭头和汇报的学生确认两句,等到会议差不多结束的时候老师们先走,魏无羡起身拉开办公椅经过蓝忘机的时候听到对方低声说了句:“很惊喜。”

余光里瞥见学生会长依旧正襟危坐目视前方,耳后却可疑地泛起一点红,魏无羡拍拍蓝忘机肩膀,满脸笑地走了。

“看来这次省事儿了,”他同组的老师闲聊,“真跟传闻一样的优秀啊。”

魏无羡玩笑道:“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班上的学生——哎,什么眼神啊?”


给学生上课是一回事,在一起“共事”则是另一回事。和大多数人以为的“独善其身”型优等生不同,蓝忘机很善于分配工作,能把筹办晚会的琐碎工作条条列举拆分给每个组、每个人,让大家都能按步就班,工作轻而易举走上正轨,交接也条理分明,负责协调的老师除了出面兼指导对外的工作,几乎无所事事,组里其他人索性隔一天才去盯一次,只有魏无羡勤勉地每天报道。

蓝忘机在魏无羡的印象里,反而是像同龄人的那部分吃重些,工作状状态的蓝忘机却刷新了这部分印象。认真严谨,介于少年和成年人之间初显棱角的脸上总是神色淡淡,气场就能让人信服,因为计划有变而慌张的学生会很快在他的目光里镇定下来。

很沉着,不是冷淡和不苟言笑带来的印象,是更有力度的沉着,魏无羡自己尚未发觉,他在人群中将视线投向蓝忘机的次数渐渐变多。


忙碌总是让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五月过半,学生已经需要去礼堂彩排,蓝忘机每天甚至需要告假在礼堂那边待着,天气热起来冷气却还没开,常常热得一身汗,魏无羡只好拎着冷饮去看他,从后面走过去拿易拉罐碰他后颈:“辛苦啦。”

蓝忘机被冻得一颤,有点无奈地拿过饮料:“……今天不是教师大会?”

魏无羡理直气壮地:“溜了,反正我有正当理由。你看你热的,别太辛苦了,有要帮忙的没?”

蓝忘机刚要否认,舞台上就有人喊:“幕布卡住啦——会长帮下忙,我们够不着!”

魏无羡把他按回椅子里,笑嘻嘻地:“你歇着,我去。”

他小跑两步,也不绕台阶,单手撑住舞台边轻松跳上去,边拍手边走近围在梯子边的学生:“卡住什么了?”

“魏老师好!就中间那个挂主题板的架子,幕布绞住了拉不动,而且架子也被卡死了,没法升降。”学生飞快解释完,指了指被卡住的地方,自觉帮他扶稳梯子。

蓝忘机喝了两口饮料就走到舞台边看魏无羡拉幕布,正巧负责采购的会计来问气球的事,刚侧头说了没两句就听到学生尖叫:“——魏老师!”

那尖锐叫声令他猛地抬头,只看到魏无羡歪着身子拽着幕布下坠的瞬间。

=未完=

评论-71 热度-1085

评论(71)

热度(1085)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