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忘羡]是非题(十三)(完)

是非题

——

预警师生年下

——


(十三)


一片混乱中,尖叫声、布帛撕裂声和重物坠地声接连响起,前后不过三秒钟,在场的学生纷纷围向舞台,被拽下的半截深红幕布半裹住摔在一块儿的两人,魏无羡睁开紧闭的眼睛正对上蓝忘机因为后怕和怒意而紧绷的一张脸。

被绞进金属支架的幕布在被撕裂之前给了魏无羡缓冲的时间,也够蓝忘机勉强赶上。学生的体格很好,但魏无羡毕竟是一个成年人的分量,两个人抱着滚了一圈多才止住势头。

蓝忘机一手撑在魏无羡脑后,声音从唇缝里挤出来,盛怒之下还有难以察觉的颤抖:“……你在做什么!”

魏无羡仰头看着他,没说话,周围的学生见两个人意识清晰,纷纷松了口气,帮忙拽幕布的拽幕布,拉人的拉人。

魏无羡没来得及回应他那句质问,就只能在学生的簇拥里笑嘻嘻地对蓝忘机说:“很帅嘛,会长大人,英雄救英雄,要不要我以身相许啊?”

刚准备捧场笑一笑的学生就见向来沉稳冷静的学生会长猛地拉开幕布,黑着脸起身就往礼堂外走。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坐在地上的魏老师叹了口气就一下跳起来,大概是牵动到摔到的地方,倒吸两口冷气,跳下舞台一路小跑追过去。

被留在原地的人面面相觑:“会长这是……生气了?”

“因为魏老师的……玩笑?”

一个和蓝忘机同班的女生拍拍手:“别愣着了,赶紧把这里收拾好,谁能帮忙看下支架现在能升降了吗?”


蓝忘机从工作通道走到礼堂后门,这里是片给学校供货的大车专用的停车场,现在空荡荡的,蓝忘机走下台阶,在楼梯一侧的墙后站住。

魏无羡在门口停下,深吸一口气,老老实实跟上去:“蓝湛,你生气啦?”

蓝忘机背对着他,不说话。

魏无羡绕到他跟前去,心里一边打鼓一边笑嘻嘻地说:“知道你担心我,我那真不是在走神,实在是没想到那块破布卡那么紧。你看,你这不接住我了吗?多亏你我才没事。”

蓝忘机一手撑在他身后的掩墙上,盯着他,压着怒气说:“没事?有事还来得及吗?”他忽然又低头,声音也沉下去,“……我就转头和人说了下话。”直到刚才为止他都全身紧绷,此刻力气像倏然被人抽走,前倾身子将额头靠上魏无羡肩膀。

魏无羡看了下周围,抓住他垂在身侧的手,掰开果然看见掌心一片发红的掐痕,无奈地说:“是我自己不小心,我以后注意,好不好?”

“……”

魏无羡只好举起三指向天,装模作样地学武侠小说:“我发个誓成不成?黄天在上——”

蓝忘机捏了下他的手,低低说:“别闹!”

“哎,翅膀硬了啊,敢说老师了?”魏无羡发誓的手立刻转去揉他头发,触感不错,他低声说,“我刚才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我错啦,好蓝湛,原谅我成不成?”

这语气反而让蓝忘机更郁闷,却又不好真气下去,只好调整下呼吸站直了,面上是和平日无二的镇定。

魏无羡调侃他两句让他先回去了,他在外面想摸根烟发现没带——蓝忘机盯着他戒烟呢,掏了半天只摸出根不知道哪天被学生塞的棒棒糖,只好拆了叼在嘴里,蹲在停车场前思考人生。

刚那时候他倒不是故意说笑的。蓝忘机绷紧神情的样子,和迄今为止让他觉得有意思、可爱的地方都不一样,是真真正正让他想感慨,很帅,能令人怦然心动的那种帅。


时间走得比想象的快,高考结束那天晚上晚会大获成功,临近尾声的时候一直在后台调度的蓝忘机终于得以喘息。但他还没歇两秒,就停到台上主持人在一片起哄声中大喊:“投票第一的问题!有请我们的现任学生会长蓝忘机!”

晚会传统环节,公开征集问题,得票率前三位的问题会在晚会现场询问当事人,后者可以选择不答,但回答就一定要说真话。之后是现场随机抽人,被抽到的人有资格向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提问,向来是高考后的告白高峰期。

蓝忘机第一反应就是看身边的副会长那几个人,后者纷纷移开视线装不知情。

在旁边翘着腿喝水的魏无羡笑嘻嘻地:“去吧去吧,是个好问题,别怕。”

显然是他知情不报,压下了问题没让蓝忘机看见。

蓝忘机淡淡看他一眼,往台上去了。

聚光灯下主持人浓妆的脸也挡不住幸灾乐祸的八卦心理:“蓝忘机同学准备好了吗?”

蓝忘机心里一阵不详预感,只好点点头。

主持人卖足关子,打开纸条,声情并茂地朗诵:“请问学生会长蓝忘机有喜欢的人吗?”

台下一片笑声,蓝忘机无语,在主持人期待的视线里接过话筒,余光里瞥见魏无羡站在幕布后,笑吟吟地抱着手看他。

蓝忘机平静说:“有。”

一片哄声中主持人再接再厉:“喜欢多久了?表过白吗?”

蓝忘机没有迟疑,他的侧脸在舞台过亮的灯光下轮廓依旧清晰,足以想见本人有怎样深刻的五官:“很久了,他知道。”他神色淡淡,侧过头看主持人,“已经三个问题了。”

在主持人失望的“好歹学姐们要毕业了还不兴买一送十的”的玩笑中,蓝忘机走回后台,经过魏无羡时,当老师的压低声音:“还喜欢?”

蓝忘机头也不回:“……无聊。”

魏无羡望着他昏暗光线里仍然清晰可见的红耳廓,心道还好你没转过来。


短暂的暑假后,这一届高二升入高三,学生会退届,蓝忘机得以专心准备考试。他成绩优秀,当然要去冲状元,魏无羡课下经常抓人给他开小灶——比如江澄。每次江澄不得不给自己横竖看不顺眼的隔壁班班长补数学时脸都黑成锅底,蓝忘机无动于衷,该干嘛干嘛。

虽然三年的课程差不多在上半学期就画上尾声,随之而来无穷无尽的习题与模拟考比上课更消耗人的精力。蓝忘机以前中午都是吃过饭回教室午休,魏无羡怕他睡不好,好说歹说把人哄回自己宿舍。要是下课下得晚,他就提前买好饭直接让蓝忘机过去。偶尔家里没人在、叔父也有事的时候,蓝忘机会在放学后跟魏无羡去吃个饭,绕回他宿舍做会儿题,再由当老师的亲自送回去。

有天魏无羡送蓝忘机的时候碰上回来拿东西的温情,女校医手插在外套兜里似笑非笑地盯住魏无羡。

蓝忘机打了个招呼就自觉走远两步,给他们留谈话空间。

女校医还是那副要笑不笑的样子:“魏老师,你这个……该判多少年来着,我回头问问温宁。”

魏无羡哭笑不得:“姐姐,情姐姐,你看我是那种人吗?”

“也是,我对一个魔法师期待什么呢。”温情啧啧,“赶紧去吧,别让小孩回家晚了。”她说着回头望了一眼,蓝忘机正站在门口朝着边看,逆光模糊了他少年的轮廓,浅色的眼睛仍然很亮,温情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新年那天魏无羡出来陪蓝忘机买文具和模拟题,两个人吃过饭在书店选好东西,魏无羡又准备了新年礼物,一条深蓝色的羊绒围巾,很衬蓝忘机肤色。蓝忘机送了他一个闹钟,魏无羡拿着哭笑不得:“你这意有所指啊,小班长。”

等送小孩——不能说小孩了,魏无羡从玻璃窗上偶尔看见两个人的倒影,蓝忘机已经和他差不多高,肩膀也比去年宽了些,看起来已经和自己所差不多了——回去的时候,蓝忘机拉住他:“魏婴。”

他后来私底下只肯叫魏婴,魏无羡可无不可,随他去了。

魏无羡脸上还带着笑:“怎么啦?”

蓝忘机认真地说:“新年快乐。”

魏无羡愣了下:“这不是说过了吗?新年快乐,天天开心,鸡年大吉——”

蓝忘机不说话,微微抿着嘴,神情里夹杂着点忐忑,站在路灯下看他。

晚饭时间,路上没什么人,魏无羡突然就从那小心翼翼的期待里领会到了,心里软得一塌糊涂,拉下围巾靠过去。

一个吻落在颊边,轻羽拂过,魏无羡笑着看蓝忘机迅速发红的耳朵,忍住去捏一捏的冲动:“好了吧?新年快乐,我的小班长。”

他等蓝忘机走进小区门,心里想好险,一世英名差点毁于一旦——他本来想吻额头,结果发现不踮脚已经够不着了。


高考一中租了车送学生去考场,魏无羡和别的老师换班,换到了蓝忘机那个考点去。当天早上蓝忘机帮着他清点人数,和平时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一点都没有紧张感。魏无羡又提醒了下学生要带的东西,上车后比较无奈,他是带队老师得坐在司机旁边,蓝忘机因为上来得早坐后面去了。

到了地方学生们纷纷下车,魏无羡站在车下一个个拍肩膀开玩笑缓和他们情绪,在这一点上他是真的天赋异禀,不少学生都被他逗得神情放松很多,蓝忘机下车的时候,魏无羡飞快地捏了一下他的手。

他笑着看蓝忘机的眼睛,特别认真地说:“加油。”


蓝忘机发挥正常,对过答案后估了个分,妥妥上国内TOP3的成绩,高枕无忧,就看能不能为校争光拿个状元。

高考和毕业典礼中间的一周里,魏无羡忙着收尾学生工作,两个人心照不宣地没怎么联系。毕业典礼那天,蓝忘机穿着校服致辞,作为毕业生代表第一个被校长颁发毕业证书,魏无羡在台下看着,说不清是什么感受。致辞后是学生的合影时间,蓝忘机虽然在篮球赛后成为一代校园偶像,并没有女生敢光明正大冲上去求合影,一时之间一个奇妙的场景出现了——女生纷纷对着在和老师说话的蓝忘机远远自拍,强行同框。

魏无羡老被拽着一起拍照,后来怕了,干脆祸水东引拽来了蓝忘机,自己溜之大吉。

等蓝忘机终于脱身来找他时,魏无羡趴在办公室外的窗子上看底下的学生闹腾,嘴里叼着根代替烟用的棒棒糖,含糊不清地说:“拍完啦?比我想的快嘛。”

蓝忘机沉着脸,意思是“你也好意思说”。魏无羡突然指了下他身后,蓝忘机下意识回头,却觉得胸前的衣服被拉了一下。

魏无羡把棒棒糖扔进办公室门口的垃圾桶,单手抛接手里的扣子:“我估计也没有女生敢要。”

蓝忘机摸了下衣领,胸前第二颗扣子不见了,他皱着眉拢了下衣领:“这是哪里的说法?”

“漫画里的,这两年小姑娘们挺吃着套,前年毕业的那谁为了免于扣子被扯饶校跑了两圈——看你就不关注这些。”

蓝忘机说:“你喜欢,就拿走。”

魏无羡被这话逗笑了,停下来后他和蓝忘机对视,空气静滞,操场上的喧嚣隔着一扇窗,像隔了一个世界。

他们那时未完的话,推后的答复,终于等来了时间。

魏无羡在包里摸出一把钥匙亮给他看:“我准备了毕业礼物。”

蓝忘机有些不敢相信地盯着那把钥匙,这形状他见过,和魏无羡自己家里那把一模一样。

“但是拿不拿得到要看你自己,”魏无羡笑嘻嘻地把钥匙握在手心背到身后,“猜猜看在那只手,做对了就归你,”他的神情柔和下来,“还有我欠你的回答。”

蓝忘机抿唇:“无聊。”但还是专注地看着魏无羡卖完关子后伸出的两只握成拳的手。

他端详得很认真,低垂的睫毛在阳光下染上金边,有半透明的质感,那郑重的神情让魏无羡有点欺负人的愧疚。

蓝忘机指着右边,终于下了决定:“这边。”

“买定离手。”魏无羡笑嘻嘻地打开手,掌心空无一物,蓝忘机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懊恼,魏无羡却维持着摊开一边掌心的姿势,笑着说,“再给你一次机会。”

他把左手递向蓝忘机:“这次可别猜错啦。”


=完=


赶国内的零点

大家新年快乐!

明儿还有个番外

评论(126)
热度(1187)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