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全职][喻黄]L’AMANT/情人 03

  黑社会老大X保镖
  老梗,会狗血,让他们酷炫地谈个恋爱。
  CP会涉及喻黄/双鬼/双花/楚苏


  L’AMANT
  -情人-


  03.
  
  喻文州的小叔父是喻老爷子唯一还活着的亲兄弟了。
  喻老爷子的父亲,也就是喻文州的爷爷,在世时以风流闻名G省,光是明面上娶进门的就有八房太太,至于那些连门都没进过的情妇和乱七八糟的露水姻缘,那就数都数不过来了。
  喻文州的爷爷一生有六个儿子四个女儿,子女之间一日都没有和睦过。老爷子是大太太所出的嫡长子,前半辈子都和自己的亲兄弟和父亲的小老婆斗法了,把他们一个个杀的杀流放的流放,最后仅有他那和顺懦弱的幺弟从他阴狠铁血的手段底下活过来。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弱了,以至于喻老爷子都不屑于再费力对付父亲的这个幺子。
  不知是因为弑亲折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喻老爷子直到不惑之年才得了喻文州这么一个儿子。他受尽父亲风流的拖累,不管外界如何议论始终只守着自己的正妻,外面的女人连情妇的名分都拿不到,更别提怀上他的孩子来和喻太太叫板了。
  喻文州对他的小叔父印象并不深。小叔父手里有喻老爷子随手划拨的两个公司,常年住在S市,唯有过年和家族会议的时候才会赶过来。他长相随母斯文清秀看着总是缺点精神气,在喻老爷子面前始终和当年那个懦弱的少年一样紧张局促,总是给喻文州包很大的红包。
  要是这个人一辈子就这么安分下去,喻老爷子也不介意让他颐养天年,顺便提拔一下他的那两个儿子,可惜人的欲望总是填不满的。
  
  喻文州养伤不好太劳心,这几天的文件都是黄少天他们几个人看过了再挑出比较重要的单独堆一摞,其余的喻文州就只管签字。HK岛的乔老爷要三天后才到A市,也正好再压几天消息看能不能让他的小叔父露出点马脚来。
  “…这种事要抓着证据出手,落话柄给别人总是不好的。”
  黄少天几个人表示知道。喻老爷子有喻文州的时候江山已定,老一辈的人又太老了掀不起风浪,蓝雨这一帮子少壮派对这种同门倾轧还真一点儿经验都没有。
  
  喻文州在喻老爷子打电话过来问伤势的时候把事情说了,父子俩这电话打了半个小时,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黄少天只是敏感地察觉到喻文州挂了电话之后心情不太好,走过去刚想着要说点什么就被喻文州一手圈住腰捞了过去,然后对方的头就抵到自己的胸膛前。还坐在书房门口另外一张小桌子边看文件的郑轩立刻就起身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
  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对方额头的温度熨烫在皮肤上,黄少天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该做什么,喻文州像是感觉到他的局促般笑了起来,带起的颤动踩着黄少天左胸心跳的节拍,竟然显得有点暧昧。
  “想不到我还有点儿难过。”
  “这不很正常吗再怎么说也是血亲呢哪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啊…真的没感觉才比较奇怪吧我说。”
  “说的也是。”
  “你是真的在难过吧干嘛装得好像是在惋惜自己不够冷血一样?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嗯,也好一阵儿没见少天这么凶我了。”
  黄少天被这一句堵得翻了个白眼,喻文州揽着他的腰的手又紧了紧:“蓝雨能不能打开一片新地盘就看这次的生意了。”
  黄少天心想你能别这么抱着我说公事吗!他想了想又说:“从之前的接洽来看十拿九稳吧不然乔老爷那么大年纪也不会特地跑一趟,不知道能不能用比预估低的代价拿下来。”
  “只怕万一。而且谈下来还只是第一步,后面怎么把这批货安全地消化下去也是个挑战,霸图就算现在答应下来,到时候也肯定还会继续观望风险的。”
  “也对,韩文清这两年的行事风格…这趟谈的结果还真没以前那么保险。”
  两个人又聊了会儿这次的生意,喻文州半途就把手松了重新靠回椅子里,黄少天下意识松口气,一捏手心都是薄汗。
  
  喻文州的小叔父三天都没动静,那小姑娘却撑不住了。楚云秀那通电话打过来之后就没有人再来讯问过她,但宋晓也仍然只给她少量的水和流质食物、用药物强迫她保持清醒、屋子里全天开着灯。第三天清早小女孩撑不住了,黄少天在客厅里溜达的时候就听到次卧那里好大一声钝响。
  他走过去听了一会儿,里面有节奏地传来撞击声,这看来是想说点什么了。他喊人把宋晓请过来,两人一起进了门。
  小姑娘拖着凳子侧倒在地上,两颊都凹陷下去,眼睛下青黑一片。黄少天走过去把她扶起来拉掉塞着她嘴的毛巾,动作刻意放轻了,小姑娘张了好几次口才用哑得可怕的声音挤出句:“我说…”
  她眼神空洞,细瘦得跟小鹿般的两条腿颤抖着,呢喃道:“我不想死。”
  宋晓心想,毕竟还是太年轻了。
  也幸好是太年轻了。

  小女孩断断续续把知道的都说了,情况还真和喻文州推测的差不多。在谈生意之前这件事就有了突破也算是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该记的都记录下,能追查的东西交给还在G市的李远去准备,喻文州的注意力就彻底转到晚上和乔老爷的会面上了。
  乔老爷来自HK岛有百年底蕴的老家族,近几十年来重心逐渐转移到军火上面,在东南亚这一带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只是近来却颇受HK岛新崛起的势力冲击——现在做军火生意可不光是数量和航道的问题了,你还得手里有别人没有也学不来的东西,比如技术。但这东西不是想有就有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搞个高尖端的团队出来,于是乔老爷就想到了一片别人没有的市场。
  大陆。
  
  “几年前和那边的贵客接触的时候我就在想了,这么大块地方却被管控令限制着,世道又没那么太平,暗地里又有多少人想要搞点防身的东西呢?更何况,这些宝贝可不止能用来防身。”乔老爷六十来岁,穿一身丝绸的唐装,坐在椅子里笑眯眯地看着像个普通的和蔼老人——但谁都不会这么想的。
  人年纪大了往往都有共通的毛病,那就是给年轻的后生说教。乔老爷也是如此,他拖着声音慢悠悠地说:“有点权的人呢,搞到的也就是警察那里配备的普通货色;有点钱的人呢,拿到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后,强自克制着翻白眼的冲动。乔老爷压根儿就在说两边早就想得透彻的废话,不然两个人何至于特地跑到A市这么个第三方又鱼龙混杂的地方来?
  虽然心烦但他始终保持冷静关注着周围的情况,也还继续仔细听着乔老爷的意思——对方总算绕到正题上了,说来说去就是想一次钱货两讫,至于蓝雨能不能把货销掉又是蓝雨自己的事了,乔家呢则是要看情况是不是可以继续来一手,说到底就是想占尽便宜。
  乔老爷倚老卖老把话说开,喻文州也不着恼,抿口茶不急不缓地和对方打太极。他说话总带着笑,漆黑的眼睛极其专注地盯着对面的人,用自己独有的方式不动声色地影响着谈话的节奏。
  这拉锯战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时,最后也没谈出个结果来,乔老爷明显有些不高兴,喻文州却始终是那副从容模样,让他根本逮不着机会发气。
  会谈就等到明天再继续,黄少天坐上车了才问坐在身边的喻文州:“我怎么觉得你今天谈得很保守啊?在试探什么?”
  喻文州扯松宝蓝色的丝绸领带又解开两颗扣子,放松地向黄少天的方向靠过去,头抵在他肩上疲惫地说:“和我的猜测一样,乔老手头的那批货应该很烫手,所以他才想要立马出货……至少这一次,试探市场反而不是主因。”
  黄少天调整坐姿好让喻文州靠得舒服些,和他一起分析:“那后面的计划就能铺开了吧?这么看来乔老头还算清醒,大陆这块市场时不时钻钻空子还成,把这块地方真吃下来这种事绝对是梦话中的梦话啊。”
  “这是一步险棋,就算他想尽力降低风险,真出事乔家是绝对脱不了身的…不过我们拼的就是他的险棋。”喻文州望着窗外A市繁华夜色,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连成一片如打翻的调色盘,他的侧脸在流淌的斑驳亮光里明明暗暗透出一丝冷寂来,“乔老毕竟是老了。”
  
  喻文州和乔老在第三天终于达成了协议,蓝雨敲定先只付百分之七十的定金。这并不是最理想的结果,但喻文州自有后面的打算,在乔老爷面前感激的后生姿态也做得滴水不漏,倒把老头子哄得挺开心,第三天晚上还主动做东请蓝雨一行人去赌场玩。
  隔天早上,蓝雨一行人带着那个关起来的女杀手踏上返回G市的归程。


  -TBC-



  刷刷背景……下章见个家长(误,好好谈谈恋爱。

评论
热度(86)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