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忘羡]一捻红 (完)

一捻红

——

微博老粮,搬运,之前给 @王各各 的老祖羡,肉,一发完

请点开各各的人间真绝色夷陵老祖羡脑补此羡美貌!(。

——

 

天色阴沉,乌云低垂,弥漫雾气间隐约可见远处枯死多时的虬曲木枝,而正对面则是一座欲坠不坠、将倾不倾的大殿,只能从高耸穹顶和半倾金柱窥见当年风光。 

蓝忘机目光不过在这座大殿歪斜的入口处逡巡片刻,薄纱般的雾气竟纷纷向两侧退去,让出殿门前的台阶来。他眉目低垂,沉思片刻,避尘出鞘三寸,方缓缓拾级而上。

殿内漆黑一片,除去门外斜照下来的一方亮光,什么也看不见。蓝忘机一手按在腰际,步入殿内,身后一阵机括转动的沉闷声响,两扇大门轰然合拢;几乎是同时,大殿深处忽有数点光亮升起,影影绰绰,却原来是纱帘阻住视线。蓝忘机径自拔出避尘,以剑锋挑开薄如蝉翼的淡红轻纱,一路向内行去。

不知他挑坏了多少层、走过了多少道纱帘,光源方才清晰起来,大殿两侧半人高处各有一排高低不一的红烛,焰光轻颤不已,映亮他面前九重珠帘。

那珠帘不知系在何处,仰头望去只能见到殷红圆珠没入烛光照不亮的殿顶,一路垂坠而下,停在距地面一寸之处。

 

蓝忘机正思忖伏魔殿缘何会有如此布置,忽听得极轻极慢的脚步声,旋即珠玉相激声起,层叠错落,于殿内幽幽回荡。他凝神看去,正见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影自暗处步来,手中一支通体漆黑的笛子,一重一重拨开面前珠帘。

蓝忘机喉头轻动,还未等他一声“魏婴”出口,那人就已经站在最后一道珠帘前,以陈情挑起帘子,却不急着放下,就站在那里似笑非笑地望过来。他一身黑衣,乌发披散,愈发显得那俊美面孔如纸苍白,泛红眼眶衬着垂在脸侧的殷红珠串,透着说不出的鬼魅之气。

“蓝湛,啊不,含光君。稀客。”魏无羡笑了一声,“乱葬岗非待客之地,不知含光君远道而来,有何贵干?”

避尘已在看清魏无羡的那一刻归鞘,蓝忘机凝神道:“……此处确为伏魔殿?”

“不是伏魔殿又是何处?”魏无羡好笑地看他,“乱葬岗上还能找出第二座像样的房子不成?”

蓝忘机并未立刻回答,魏无羡却顺着他的视线明白了他话中所指。他步出那道珠帘,双手负于身后,任由摔下的珠串晃荡不休,慢悠悠绕着蓝忘机走了一圈,挑眉问道:“你想说伏魔殿内为何是如此情景?”

“正有此问。”

魏无羡停在他正面,闻言轻笑一声,悠悠道:“想知道?你可以求我。”

蓝忘机蹙眉,话方到嘴边,就被猛地凑到近前的魏无羡打断:“这样,让你开口求人也太难为人了。我退一步,你乖乖叫我一声羡哥哥,我就告诉你。”

他凑得极近,说话间呼吸似有若无地擦过蓝忘机唇畔。魏无羡说完便退开,站在原地饶有兴致地等蓝忘机回应,似乎看他忍耐神情是一件极有趣的事。

蓝忘机平平道:“不说便罢,我此来为的是别的事。”

魏无羡面色不变,笑道:“含光君请说。”

“魏婴,跟我回姑苏。”

魏无羡扬扬眉。

“鬼道损身、更损心性,如此修行下去,终将酿成大祸。你随我回云深不知处,我帮你……”

魏无羡扬起一手打断他,眉间隐隐透出戾气:“含光君。我知你们姑苏蓝家向来对邪魔外道深恶痛绝,可也请你别忘记射日之征中又是谁用这‘邪魔外道’不损一兵一将拔除温家驻点的。”

蓝忘机低声喝道:“魏婴,我并非在责怪你!你自射日之征后从不佩剑,非是轻狂,而是修为有损,我说得对也不对?”

魏无羡面露诧异,转瞬又恢复如常,他嘴角虽还挂着笑,目光中却带了审慎意味,上下打量蓝忘机半晌,才慢慢道:“想不到啊,含光君。”

蓝忘机虽方才喝问他时已情绪紧绷,被他这么一打岔还是有片刻的怔愣,就听魏无羡续道:“你不是向来对我不假辞色么?我还觉得你嫌恶我轻浮,也就懒得凑到你跟前讨嫌,倒不知道你这样关注我。”

他似是想到什么,嘴角一勾:“我该收回那时的话,看来你与别人没什么区别,都是嘴上说讨厌我,心里却是喜欢我的。”他一只手抵在唇边,做出思索模样,“只你千里迢迢寻到乱葬岗,这份关心也太重了。我说……

“你不会是断袖吧?”

蓝忘机眉头轻抽,警告道:“魏婴,住口!”

他这反应却大大取悦了魏无羡。

一只苍白的手握着陈情,以另一端挑起蓝忘机的下巴,垂落的红穗轻晃过那素白衣襟,红得刺目:“怎么,我说对了?这么一来就想得通了,难怪你在玄武洞的时候对我的话反应那么大。你是不是吃绵绵的醋了?”

魏无羡见蓝忘机双目紧闭,下颌紧绷,显是咬着牙忍耐他胡言乱语,越发得意起来:“我说这么多年你从未对哪家仙子另眼相待过,原来是喜欢男人!可是含光君啊,你知道男人跟男人怎么做吗?不对,你恐怕连寻常床事都不甚了了吧。我看你喜欢我,顶多也就是想跟我一起夜猎,一起修行,聊聊天拉拉手什么的,我说得对不对啊?”

他说完像是被自己逗乐了,笑得笛子一歪,却忽然被蓝忘机抓住手臂。

魏无羡一愣,蓝忘机那一下抓得极狠,痛得他握不住笛子,陈情坠在地面,发出好大一声闷响,于幽深殿内激起层层回音,凝滞的气氛被这声响猝不及防地打破。

蓝忘机紧皱眉头,琉璃双眸内如有两簇火苗燃烧,紧紧盯住魏无羡,冷冷道:“不对。”

 

魏无羡并没能问出“哪里不对”。

眼前天旋地转,蓝忘机将他猛地按倒在伏魔殿冰凉的地上,将自己抓着的那只手固定在魏无羡头顶,双膝跪在他身体两侧,居高临下地俯视他。

魏无羡不傻,这种情形、蓝忘机这样的目光,他自然知道蓝忘机要做什么,说的是哪里“不对”。

他犹自镇定笑道:“含光君,你可别一时激愤犯下大错。这事情若传出去了,我左右不过是斑斑劣迹上多那么一笔,于你而言可就是人生污点了。”

蓝忘机冷道:“不必多虑。”

空着的那只手便探向他衣襟,魏无羡终于色变,毫不客气一脚踹向蓝忘机,趁着对方避让的空挡倏然拧身去抓陈情。论肉搏,现在十个他也打不过蓝忘机,自然不会傻到要硬对硬;只可惜他手只差一寸碰到陈情笛身时,人就被蓝忘机抓着肩膀一把掀翻过来,劈手撕开挣扎间已有松动的前襟。

布料的“刺啦”声同皮肤忽然接触到的寒意仿佛也撕裂了魏无羡的镇定,他眉目间浮上戾色,厉声喝道:“蓝二公子!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由得你想来便来,想走就走?!你信不信你走出伏魔殿一步,我就能让你……”

他话语未尽,就被蓝忘机来势汹汹的动作堵在喉咙里。


点我



两人醒来后,魏无羡挑着眉看蓝忘机,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墙壁。

魏无羡说:“想不到。我实在太想不到了,你那个时候想带我回云深不知处就是想做这种事?”

蓝忘机分辨道:“我当时绝无此念。”

魏无羡也不在这里多逗他:“我知你不会。你为什么会觉得伏魔殿里有那些东西?”

蓝忘机纳罕:“这并非我一人的梦境,我还以为……”

魏无羡笑嘻嘻地:“不过想来也是,我们二哥哥哪想得到那么……嗯,那个什么的布置。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由来?我还以为只能入我们自己的梦……”

他把那香炉在手中把玩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不一会儿就丢到一边,转而去缠蓝忘机:“好哥哥,我想喝天子笑,带我翻墙去买怎么样?”

两个人纠缠一番便穿衣出门去了,香炉静静站在窗台边,举目望月:哦,反正全都怪我咯?


=完=


本来是在整理合集,看到这篇,其实是自己最喜欢的一篇肉了,发一发(。



评论(44)
热度(1659)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