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全职][喻黄]L’AMANT/情人 04

  快乐地继续刷酷炫的黄少,还有半小时先借更新祝喻队生日快乐!越来越苏!和黄少百年好合/////
  黑社会老大X保镖
  老梗,会狗血,让他们酷炫地谈个恋爱。

  CP会涉及喻黄/双鬼/双花/楚苏


  ————————————————————

  L’AMANT
  -情人-

  
  04.
  
  黄少天一身黑色西装快步走在明亮的走廊里,一路都有人欠身行礼喊“黄少好”。他赶时间就只胡乱应过,直奔走廊尽头的会议室。厚重的双扇梨木门前站着几个人,打头的一见他赶忙喊了声:“黄少!”后面的人立刻就分列两边跟着行了个礼。
  打头的是蓝雨底下的一个年轻主管,黄少天跟他私交不错,笑嘻嘻地摇摇手:“哟小蓝河有段时间没见啦下次一起去喝酒啊!里面开会开多长时间了我说?”
  清秀斯文的年轻人赶紧说:“马上要两个小时了,您要进去?”
  黄少天点点头,蓝河打个手势,站门边的两个人就一人一边拉开双扇门恭恭敬敬地把黄少天请了进去。
  黄少天进去之后一个人疑问道:“这报告会喻总不是说途中任何人都不能进去吗?”
  蓝河和其他人一起怪异地盯着他:“新来的吧?没人教过你?”
  随即就有人拉着他语重心长地做起了前辈教导:“黄少那在喻总面前能是跟别人一个待遇吗?喻总只要没有单独点他,那他就不在‘任何人’这个范畴里面,以后可要记清楚了,万万不要做错事。”
  
  黄少天走进去的时候坐在靠门位置的几个人扭过头来,正一脸不悦地想质问为什么放人进来,一看清楚进来的人就卡壳了,脸上的表情都微妙起来。黄少天也没看他们,笔直地朝着宽敞的会议室最尽头的主位走过去,在他最熟悉的位置——喻文州的身后——跨步站定。
  喻文州正在听一个主管做工作报告,他今天穿了铁灰色西装搭淡水蓝衬衫,一节从衬衫里伸出来的修长手腕透着玉石般的莹白色。他垂着眼,面上的神色很认真,嘴角习惯性勾出一个微笑的弧度,时不时在资料上勾画一下、写几个批注。黄少天的视线在喻文州的手上顿了顿,又重新观察起与会人员来。
  
  蓝雨内部一年有两次报告会,把名下所有公司的负责人叫到一起做工作汇报好调整接下来的部署方针,手里有几个小公司的喻小叔父也必须参加。恰巧他们从A市回来之后这个日子就要到了,喻文州干脆以逸待劳等着小叔父来G市。人现在就坐在会议室居中的位置上状似一脸认真地听着,视线却时不时就往喻文州黄少天这边飘。
  他看过来时和黄少天的目光撞个正着,后者毫不吝惜地给了个大大的笑容。
  喻小叔父心想你妹的你以为我在和你打招呼啊开会呢严肃点。
  
  三个小时之后今天的报告会就告一段落,众人纷纷先和喻文州打个招呼寒暄寒暄顺便拍个马屁再走。喻小叔父过来关心了下喻文州的伤势,两个人又说了些不咸不淡的场面话,前者才目光闪烁地离开了。
  会议时只剩下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黄少天抱着手臂直接坐到喻文州那张椅子的扶手上:“你说他到底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啊?”
  这句话说得绕口至极,喻文州却很快叹息着说:“他知道与否,已经没有关系了。”
  恰在此时蓝河桥敲门进来:“喻总,安排的车到了。”
  
  喻文州晚上有个应酬,G省一位位高权重的官员的小女儿十八岁生日派对,喻文州必须去露个脸送个礼,然后和派对上的各路人物联络一下感情,加强一下联系。这种场合黄少天没必要一直跟着,半途就拿了杯酒绕到二楼走廊上去了。
  从走廊望下去,喻文州是最显眼的那个——或者说黄少天实在是太习惯把目光锁定在喻文州周围了,以至于他不需要多加注意就能第一秒从人群里找到喻文州。他在和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说点什么,脸上带着淡淡的笑,那个胖男人听得很是开心,伸手拍着喻文州肩膀,看那手挥起来的样子力道还颇重。
  “干嘛干嘛干嘛我们家少爷是你能随便拍的吗,”黄少天趴在栏杆上自言自语,“就你那体重拍下去都不注意点力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少爷有仇呢我说…”
  他自己突然掐掉自己话头,注视着喻文州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这种混合着犹豫和为难的表情很少出现在以决断力和好身手闻名的黄少天身上,他就算处于被动时也只会等待和观察,而非犹豫和摇摆。
  ——有一段时间了,他觉得自己和喻文州之间的关系变得有点微妙。平时都无所谓,每每在和喻文州两个人独处又有肢体接触的时候他就会紧张,明明都是再平常不过的小动作——他刚到喻家的时候两个人还会睡一张床呢。
  那种紧张的感觉让他很想跑开,可是他这么多年来学了这么多东西就是没学会怎么拒绝喻文州,再说也是自己这种小情绪莫名其妙在先,只得硬着头皮忍住那种心跳加快的局促感,一切如常地和喻文州相处。
  偏偏喻文州可能是最近碰到的事太多,肢体接触变得频繁起来,睡个午觉都要黄少天给他做膝枕,简直让黄少天苦不堪言。
  黄少天从未碰到这种情况,紧张啊犹豫啊什么的对他来说都是很陌生的情绪,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又直觉地不想向身边的人咨询,更不想和另一个当事人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他还在自己心里纠结着呢,底下大厅里的动静倒是把他从思绪的漩涡里强行扯出来了。喻文州和一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从大厅的边缘避人耳目地往外走,黄少天一个激灵,顺手把酒杯往栏杆上一放就连忙跟上。
  
  和喻文州在一块儿的那个人黄少天记得是海关方面的一个官员,蓝雨可没少跟他打交道。他估计喻文州是想就这次生意的事和这个官员商量点事儿,就干脆在二楼找了个视野不错的露台盯着。
  底下两个人边说边走,神情都很严肃,黄少天盯到一半忽地觉得视线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又小又快,一般人可能根本注意不到,但黄少天的直觉只用了半秒钟就告诉他那是什么。
  
  ——瞄准镜的反光!
  
  黄少天立时就循着方向望过去,这座别墅修在山脚底下,别墅后面直接就连着一小片树林,这位官员干脆因地制宜圈了一点老树林在自家院子里,种了些花草和矮灌木来做个过度,瞄准镜的闪光就是从对面的树林上发出来的,大概在喻文州和官员背后二十来米的树上。
  那个端着枪的人可能是觉得院子里只有这两个人不是很注意,瞄准镜的反光又闪了一下,也就是这一下,黄少天手臂一抖袖子里滑出一把掌心雷捏在手里,翻过露台栏杆直接跳下,手在露台边沿抓了下好减小下落的动静,借着庭院里矮灌木和喷泉之类的摆设的掩护靠近那个位置。
  黄少天潜行的功夫那是一等一的好,G省的部队里也未见得能挑出比他还厉害的人来。狙击手被一枪射在捏扳手的手上的时候压根没察觉到有人摸到他背后了。他第一反应就是翻身跃下树枝,结果还没落地就被人抓着脚脖子往下猛摔,七晕八素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把泛着寒意的小刀就顶上了他的颈动脉,一只劲瘦的手臂卡着他的脖子把他的头往上提了提。
  黄少天牢牢压制住这个掉以轻心的狙击手,笑得露出两颗虎牙:“哎我说兄弟你这狙击手当得有点肉脚啊,谁喊你来的啊?我正无聊呢你就给我找乐子来了嘿……”
  他紧了紧卡着对方脖子的小臂,声音轻快地又跟了句:“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在G省别随便打我们家少爷的主意啊?”


    -TBC-

    前两章热度少好多忧伤死啦,刷剧情流果然我太未够班TvT
    为庆祝喻队生日明天可能双更吧我真是打了鸡血////


评论(13)
热度(108)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