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阴阳师][狗崽]戏逢对手 1

戏逢对手

微博的万fo点文,现娱架空,先装情侣后谈恋爱的故事

1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呼啸狂风里妖狐一身狼狈,捂住肩头汩汩流血的伤口,怒喝:“——回答!!”

停留在半空的大妖冷冷打量他,湛蓝的眼睛中没有丝毫动摇,大天狗缓缓抬起手中的圆扇,指向濒临极限的妖狐。

“卡!”

导演挥手,现场剧务立刻拥上去将吊着威亚的大天狗放下来,另有人小跑到妖狐身边收他衣服里的血袋。湿淋淋的血袋扔进塑料袋里,妖狐刚准备去导演那里看回放,一眼瞥见场外八百比丘尼笑吟吟的脸。

“……”妖狐自觉往人群簇拥中心走去,剧务纷纷让路,大天狗也停下和别人的交谈,视线极其自然地从他脸上滑到肩头被染红的破损处,目光流露一丝恰到好处的不忍。

妖狐笑着说:“前辈演得真好,刚才真有种要被你杀了的感觉呢。”

大天狗嘴角微翘,受了这句奉承,自然地伸手帮他把毛领拉拢:“回休息室吧,尽快将湿衣服换掉,小心着凉。”

周围人纷纷露出暧昧眼神,被放进现场的十几个粉丝看到他俩的动作发出一阵尖叫,手机快门声响个不停,只见到两个并肩走向休息室,妖狐侧脸上一直带着笑。


休息室的门一合上,两人脸上的笑不约而同散个干净,互用眼角瞥了一眼,在休息室两头拉椅子坐下。

妖狐闲闲开口:“大天狗大人演技精湛,小生都以为您是真的担心小生身体了。”

在另一边看书的人回道:“客气,你笑起来也不遑多让。”

“看您这样勉强,又何苦同小生这样的人虚情假意呢。”

“工作不可儿戏。”

妖狐哼了一声:“工作,工作,您——”门锁发出咔嗒响声,妖狐立刻换上一张笑脸,亲亲热热冲大天狗,“今天下得这么早,不如一会儿去吃个饭?”

进来的是比丘尼。她反手关上门,斜倚在门边拍了两下手,笑吟吟地:“别在意我,继续。”

妖狐又换回开始的表情,皮笑肉不笑:“饶了小生吧,能少演一秒是一秒。”

女经纪人发出一声轻笑,摇摇头:“算啦,有这个觉悟已经是大进步了。刚才在现场的小姑娘上传了视频,看来晚上又可以炒一波。”

妖狐露出一副牙疼的表情:“需要配合吗?”

“不必,炒CP要有分寸,”八百比丘尼步伐轻快地走到他身边,模仿大天狗方才的动作替他拢好毛领,“若即若离,似是而非,留有想象空间才是正解。大天狗刚才做的就很不错。”

大天狗冷淡道:“自然。”

妖狐看上去牙更疼了。他自暴自弃趴到桌上,头上两只以假乱真的狐狸耳朵随着动作抖了两下,背后的大天狗不经意扫过来的视线顿时停住。妖狐一无所觉,拖着声音懒洋洋地抱怨:“炒就炒吧,小生认了,可就不能换个cp名么?‘狗崽’,到底是谁想出来的,真逗……”


这个CP确实红得突然。平安京是国内的老牌经纪公司,旗下艺人众多,既有大咖坐镇,也有新晋红人,而出道以来一直走荧幕路线的大天狗和偶像出身转投电视剧的妖狐从未有过交集,两人正在拍的电影《阴阳师》还是他们首次合作。

怪就怪在,CP红在电影开拍以前。当时主演名单刚刚发布,公司都还没来得及造势,网上突然有个剪辑视频一夜爆红——一位饭圈大手用了各种精妙手法甚至黑科技拼出了大天狗和妖狐三生三世的爱恨纠葛,视频长达十三分钟,几个自媒体半玩笑地感慨这才是近几年影视作品的最高峰予以转发,粉丝趋之若鹜,不过几个小时视频在C站的点击量就破了二十万。

公司紧急召开会议决定趁热打铁,隔天各大营销号纷纷加入转发阵营,狗崽这个沿用自视频作者的TAG高悬微博热搜榜前三长达一周之久。

妖狐被叫去晴明办公室时刚从国外拍写真回来,对此一无所知,看到大天狗还照往常一样笑眯眯打了个招呼,结果转头在晴明解释完情况后一脸被雷劈的表情:“你再说一次?要小生和谁炒CP?”

晴明微笑:“就是站在你身边的这位。”

妖狐被雷得如梦似幻:“他是男的。”

晴明点头:“如你所见。”

“他是大天狗!”

“对此我没有疑问。你有吗?”

妖狐的扇子在掌心拍得啪啪响,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小生一直以来的确绯闻不断,但对象都是女生,而据我所知,大天狗大人是以出道数年从未有过花边新闻著称的。你一下崩了两个人设,就不怕起反作用吗,晴明大人?”

大天狗闻言侧头看了他一眼。

晴明支着下巴看屏幕:“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可是,你的粉丝……可比看到你和女的有绯闻的时候激动多了。”

妖狐在当今娱乐圈也算一朵奇葩,别的当红小生稍有点花边新闻,粉丝便群情激愤,唯有妖狐,一路和各家花旦吃饭逛街购物被拍,绯闻女友隔几天换个说法,粉丝无动于衷,淡定自若:哎呀,一看就是假的嘛,阿崽高兴就好啦。

然而这次,在狗崽一路飙红时,粉丝们一改往常爱理不理的态度,纷纷在首页哭喊:天作之合!金童玉童!真命天子!

妖狐看了眼评论,皮笑肉不笑地评价:“莫名其妙。”

晴明已经开始往下说他们拟定的剧本设定,妖狐和大天狗就是私交不错的同门师兄地,可惜没有合作机会,在这次拍摄中惺惺相惜,感情升温……

“这剧本谁写的?神乐?比丘尼?”妖狐拍桌子打断,终于想起自己旁边还有个人,转头道,“大天狗大人!您想必也不想被牵扯进这种无聊的俗事中……”

“还好。”

“小生怎能终结您的零花边……哈?”

“晴明已和我商议过,”大天狗面无表情地低头看妖狐因为俯身拍桌而矮了一头的脸,平安京当之无愧的一哥一锤定音,“既是工作,我没意见。“

妖狐目瞪口呆看着他,懵了。


“你说他到底怎么想的,都那个咖位了,怎么还晴明说什么就是什么?”妖狐把酒杯往桌上一放,忍无可忍地给身边的鬼使黑吐苦水,“也不怕崩人设!”

当天他拍完和大天狗对峙的场景之后就完成任务,第二天也没安排,干脆从剧组驻扎的影视城坐车回了市中心,把恰好过来办歌友会的鬼使黑叫出来喝酒兼吐槽。

鬼使黑拿着手机狂按,一脸心不在焉,回应得也敷衍:“是吗?”

“你能不能放下手机,和身边的朋友说说话?”妖狐瞥了眼他手机不忍直视地捂住脸,“你看你打那么长一段回去你弟就回了两个字,你还发。”

鬼使黑闲闲说:“你不懂,这叫情趣。”

“……”妖狐决定自己继续话题,“你说这见鬼的CP得炒到什么时候?”

“电影下映吧。”

“一年,”妖狐喃喃,“要我和那样的面瘫演一年还多!”

“你这反应我就有点奇怪了,”鬼使黑终于拨冗放下手机,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你以前不是很景仰大天狗么?“


tbc


开学前能还一点债是一点债(。

昨天打石距碰到一大佬的崽,欧得不行,突掉石距半管血,第二次出手的时候我们就打完了

而我收获了一个六星针女生命……

评论(40)
热度(1581)
  1. 我是酒窝君香菇王子 转载了此文字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