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喻黄]L’AMANT/情人 05

  黑社会老大X保镖
  老梗,会狗血,让他们酷炫地谈个恋爱。
  喻队再说一遍生日快乐!今天的更送你黄少牌嫩豆腐吃!开心吗!不用谢啊让我舔一口黄少就可以了——(被死亡之门抓走


  ————————
  L’AMANT
  -情人-


  05.
  
  “最近我们这关人的刑堂可真热闹。”郑轩卡兹卡兹啃着苹果,用脚尖踢踢地上昏迷不醒的狙击手,又看看隔壁隔间里闷声不吭的小姑娘,“是觉得蓝雨伙食好还是怎么着?”
  李远有点忧郁:“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哎可怜我又得带着人查户口,这小姑娘的事就把我折腾得够呛呢。”
  郑轩把苹果核随手丢进垃圾桶里:“李远大大不要忧伤,你应该已经业务熟练了嘛。”
  李远哽了一下:“……说起来黄少今天是心情不好还是怎么着,下手挺狠啊,我刚才验伤都吓着了。”
  郑轩懒洋洋打了个呵欠:“这人在黄少眼皮子底下隔着二十来米拿个狙击枪对着我们少爷晃一晃的,被抓的时候还试图无耻抵抗——”
  李远把隔间的栅门关上再落锁,扫了一眼昏迷的杀手跟着郑轩往外走去,拉长声音感慨:“……作死啊,真是作死。”
  
  他们话题的主角今天在把狙击手扔到刑堂之后跑到地下室的射击场里挥霍了一个多小时子弹,杀气腾腾的搞得他周围的训练位都没人敢用,之后又在训练场到处找人捉对练手,在他怒气之下惨遭蹂躏的轮休保镖被虐得苦不堪言。
  喻家的老管家走进书房向喻文州报告这个情况时,喻家的少当家从文件里抬起头来,手支着头无奈笑笑:“随他去吧,他和自己生气呢。”
  老管家欠身行礼无声无息退出去,心里想我就不该来多事,黄少天哪怕把房子掀了估计少爷也只会说少天你气消了吗。
  只可怜了那些在训练场消磨时间的保镖们,隔天让厨房给他们补补吧。
  
  黄少天在射击场和训练场掀起轩然大波之后,心里那点憋闷总算是散出去了,他回到房间冲澡的时候甚至有心情哼了首不成调的歌,兴头起来干脆又开了场黄少天演唱会in淋浴间。等他神清气爽地从浴室里出来喻文州正坐在他房间的小沙发里翻看矮几上的一本书。
  “诶诶少爷你在这坐了多久啊?有事找我在外面叫我一声不就好了我好洗快点啊也…”也好少唱两首歌。
  喻文州把书签放回原位合上封面笑道:“没事,只是来看看,”他顿了一下,深黑的眼睛弯出一个狡黠的弧度:“看看少天是不是消气了。”
  黄少天正喝着从小冰柜里拿出来的凉茶,闻言差点被自己呛着。他的眼神飘了一下:“生气?生什么气?这不我今天觉得自己业务素质不够才去给自己加了点餐顺便和底下的人联络联络感情,我平常不都经常这么做吗只是最近忙了一点儿…”
  这解释他自己都觉得干巴巴的,何况坐对面的可是喻文州,所以他自己说到一半也说不下去了。
  一沉默下来,黄少天觉得最近阴魂不散的局促感又回来了。他刚洗完澡,身上只穿件明黄色的运动背心和宽松的灰色运动裤,肩上搭条毛巾,没擦干的头发淅淅沥沥地往下滴水。他还处于洗完澡之后的放松感中,脑袋有点懒洋洋的发晕,身上的热气在温度开得很低的空调房里一团一团散开去。
  喻文州看着他,深黑的眼睛在光线柔和的房间里似乎更深了,他说:“过来吧,我帮你把头发擦干。”
  黄少天摸摸鼻子应了一声就走过去背对着喻文州坐在地毯上,感到喻文州的手动作轻柔地拿起毛巾,然后缓慢地顺着一个方向帮他把头发上的水分擦干。那双手隔着毛巾在他头发上的每一下轻触和抚摸的感觉都被黄少天不受控制地放大,他紧张得喉咙口都有点儿发干。
  明明是从小到大被重复过无数次的场景。
  
  黄少天决定说点什么。
  于是在动作轻柔地给他擦头发的喻文州就听到毛巾底下一个发闷却非常认真的声音传过来:“我今天确实在生自己的气…
  “当时就应该从一楼跟着你出去不该认为宅邸安保没问题的,上次把郑轩宋晓骂那么惨结果我也还是掉以轻心了。”
  喻文州听着没说话也没停下手里的动作。
  “把他塞车里的时候我才后怕起来我靠二十来米的距离他要是真开枪了…呸呸呸太不吉利了不说不说了,”黄少天猛地摇头,“少爷你别介意啊反正我的意思你肯定知道你懂我的意思就成了。”
  喻文州无奈地手上加了点劲好让黄少天摇头的动作停下来:“我知道的。”
  黄少天又说:“反正我就是……觉得自己还是做得不够好,还不够保护你,最近连着发生这么多事你肯定心情也不好吧我这个时候更该加倍注意的,我…”他低着头反手去抓喻文州的手,语速突然就放慢了:
  “我保证我还会变得更强的,也会保护好你。”
  喻文州给他擦头发的动作停了下来。
  黄少天疑惑地问:“少爷?”
  他背对着喻文州,当然不知道那一瞬间这个名扬G省的喻家少当家眼里闪过多么深又多么炽亮的光。

  喻文州扔掉毛巾双手施力把黄少天还泛着潮气的脑袋固定住,向后扳,和身子前倾的自己对视。
  黄少天仰着头看他,房间里只开了喻文州身后的那盏落地灯,他这样身子一倾就把光线遮了大半,把黄少天笼在自己的影子里。
  喻文州低柔温和的声音比平时更低,唇齿开合里甚至压出一丝沙哑的意味:“你做得已经很好了,少天。”
  黄少天被他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和近乎诱哄却非常认真的声音给弄得完全愣住,只维持着那个有点费力的姿势仰头看喻文州黑曜石一样的眼睛。
  “这十多年来一直做得很好,我相信你以后也会做得一样好,或者更好。”
  喻文州笑起来,那瞬间他斯文温柔的笑里甚至带着深情的味道。但马上他就松开禁锢黄少天的手,一边往后躺回椅子里一边开了个玩笑:“以后我的身家性命也要拜托给你了,剑圣大大。”
  黄少天只觉得自己耳根莫名其妙的发起烫,一听喻文州那个戏谑十足的称呼却炸了毛:“……我靠郑轩又跟你讲什么了啊少爷!他揭发我偷偷玩游戏了吗这个叛徒!”
  喻文州笑眯眯地:“我觉得挺好的。”
  黄少天发誓明天绝对要好好给郑轩一顿排头。
  
  老管家过来给喻文州端安神的睡前牛奶的时候喻少爷并没有在自己的房间里,管家见怪不怪轻车熟路地就去敲卧室里面右边墙上的一扇门,声音刻意放得很轻。喻文州拿着本书从房间里面出来,反手关掉灯:“看书看忘时间了。”
  老管家顺口问一句:“黄少已经睡了?”
  “有一会儿了。”
  老管家毕恭毕敬地把等着喻文州拿过牛奶,视线很快地扫了一下那扇合上的门——这是本宅主卧里套着的一个次卧,虽说是次卧也是有独立卫浴和开向走廊的门的,这间房间自从喻老夫妇搬出本宅之后一直是划给黄少天住的。
  老管家收拾空杯子的时候低低问了句:“…这房间就一直这么给黄少住着么?”
  喻文州微微眯了眯眼睛,笑着问:“有什么问题?”
  老管家摇摇头,道了声少爷晚安就退下去了。
  
  ——有什么问题?
  既可以说不是问题,也可以说问题大着呢——这间房间,自喻家本宅兴建起来,就一直是当家太太住的房间。
  
  侍奉过喻家三代人的老管家走在走廊上,无声地叹了口气。


  -TBC-


评论(23)

热度(143)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