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喻黄]L’AMANT/情人 07

  黑社会老大X保镖
  老梗,会狗血,让他们酷炫地谈个恋爱。
  乐乐上线啦www
  

  ————————————
  L’AMANT
  -情人-

  07.
  
  黄少天两腿交叠翘在桌子上,椅子被他后仰的身体带得支起来一晃一晃的,手指间习惯性转着一把小刀,晃出一道道雪亮残影。
  两个保镖站在他身后,面无表情地盯着被绑在椅子上的狙击手。
  
  “这位英雄你一直不说话可不是个事儿啊虽然我也不意外,毕竟你隔壁那小姑娘都挺了三天呢。你连一个小姑娘都比不上可就丢脸了,本来狙击手当得就挺失败的。”黄少天当天一回本宅就直奔刑堂,把狙击手拎出来问讯,到现在一个多小时对方硬是哼都没哼一声。
  “哦还是说你接的就是观察的任务?这个猜得比较对吧你穿着西装呢肯定是从宴会上跟出来的…而且那个时候那么好个机会你都一直没动手,我要是你的话我肯定就下手了那么大片山头脱身多容易啊…我说得对不对?”黄少天一边翻嘴皮子一边端详着桌子上陈着的漆黑狙击枪,他主攻方向是近身格斗,枪法虽然不错却没在枪上花过太多心思——但他恰巧就认得桌上这把狙击枪是什么型号,知道一般情况下它应该出现在哪里。
  所以他才想自己过来一趟。
  
  “我们打个赌?”黄少天往桌子上拍了一支针剂,“这个可以中和你身上的神经止痛剂,我们来对一局,谁制住对方谁赢,你赢了的话可以随便提一个要求,包括离开这里,我们绝对不会追,我说到做到。
  “你就算不信我,跟我打一架也没啥损失是不是?”黄少天琥珀色的明亮眼睛闪着猎食者的光,“——敢不敢接啊?”
  
  结果黄少天又把那个终于被他挑衅成功的狙击手打了一顿,叫了人给对方料理伤口又锁起来之后就走了。
  不过这次赢的代价大了点儿,徐景熙给黄少天抹药油的时候他疼得龇牙咧嘴的,嘴里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没营养的话。
  徐景熙白他一眼:“你再吼我去告诉少爷了啊。”
  “……我去景熙你跟谁学得心那么脏啊?不对你这个威胁根本没有用我跟你说,你别觉得你这样就赢了啊你就是告诉了少爷又能怎么样啊?”
  徐景熙起身就走:“我这就去。”
  黄少天眼疾手快扑上去抱住他的腰:“哎哎哎你身为医生怎么可以对自己的患者不管不顾?医者父母心懂吗!这药油才推到一半呢!”
  徐景熙头疼地揉揉太阳穴:“那就坐好,少说两句。”
  黄少天总算安分了点。
  “话说你查出了点什么啊?”
  “之前看到那把PSG的时候我就在怀疑了,今天认真打了一场发现十有八九吧…这人估计是官方出身,格斗套路特别正统,而且他那年龄不该是退役的。”黄少天说,“一会儿去跟少爷报告。”
  “这事儿越搅越浑…我就不多问了你直接去和少爷说吧,”徐景熙给他把药油推好再贴块膏药上去,“行了晚上洗澡注意点。”
  黄少天说了声谢谢又扯了几句才往外走,徐景熙等他快关门的时候慢条斯理跟了一句:“在少爷面前装得像点啊,我可不想被你殃及池鱼。”
  黄少天“嘭”地反手摔上门。
  
  黄少天去把事情给喻文州报告了,两个人关于这事情做了一番讨论。黄少天从书房里出来就让人去把守在刑堂的人手撤掉了,只留两人制的轮班,说是那边不需要浪费人手,李远的追查也让停掉,这事儿好像就这么揭过去了。
  隔天就是蓝雨报告会的最后一天,晚上有个招待所有负责人的晚宴,就在本宅独栋的宴会厅里举行。。
  喻文州在晚宴开始之前到休息室换了一身白西装搭灰领衬衫,他本来身材就好,穿在一般人身上总显得轻佻的白西装却更显得他年轻儒雅,说不出的贵气。衣服是喻太太指派的私人造型师给搭的,走路摇曳生姿的男造型师绕着他转了一圈,又给他搭了个银质领带夹,上镶一枚低调蓝钻,走动间光华流转。
  黄少天看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
  喻文州笑道:“母亲的造型师实在招惹不起,不好看?”
  喻文州很少穿浅色服饰,这些年来衣柜里一水儿的黑灰两色西装,私服也多是深色,突然换了一身白,和平时反差很大,一下子出来特别亮眼。
  “不啊不啊特别好看,我说真的,少爷你穿什么都特别…我靠这话我来说好像不太对啊反正好看就是了!”
  喻文州看着他,神色温和极了:“谢谢,我很高兴。”
  
  宴会走的还是那些流程,喻文州致祝酒词说了点谢谢大家对蓝雨的贡献以后也希望能够共同进步什么的,又请了几个比较重要的人在他之后说了点话,之后大家热烈鼓掌,这个环节一完众人就散成小团体,有想拓宽圈子的抓紧时机找人引见,负责人带的太太们在一起闲聊攀比,有那么几个带了女儿来的也目的明确地就往喻文州那边去了。
  黄少天一直不动声色地注意着喻小叔父,后者酒会开始之后倒是老老实实地只跟平常相熟的几个人在一起闲聊,说的事情也跟生意大都没有关系。
  喻文州从容和身边围绕起来的人交谈着,也难为他面对七嘴八舌一群人还能好脾气地一个不漏地应付过来。
  宴会就这么平平稳稳地走向尾声,十一点多,客人大多准备离开了。喻小叔父还在和人聊天,看上去相谈甚欢,一副宴会完了还要去续摊的样子。
  黄少天站在大厅边上,一边注意着喻文州一边观察着情况,大厅偏门突然进来一个一身黑西的保镖,无声无息走到黄少天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句话。他听完立刻看向喻文州,后者心有灵犀般望过来,两人的视线隔着宴会厅和人群视线一瞬交汇,喻文州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宴会厅里有两个人突然就退了出去。
  
  “朝哪个方向去了?”
  “冲大门去的,估计是知道今天有宴会…”
  “靠,丫不会想混进客人的车直接出去吧?”黄少天一路小跑一路对着对讲机,“门口的人放车的时候看清楚点!”
  他想了想,突然脚步一转:“…不对,今天的客人可都不是好惹的角色,他不敢冒这个险…我们要是这么想估计能上他的当…去东北角的侧门!”
  
  那个逃跑的狙击手果然是奔着侧门去的。黄少天带着人抄过去的时候隔着百来米就看到他的背影,直接举起枪就是一发子弹射过去。他的枪法不错但也不到出神入化的境地,双方高速移动的情况下这一枪也只打到了狙击手的脚底下。
  “马上调两个人从外面绕过去!”
  “北门的人去路上守着!”
  “目标有枪,注意防备!”
  保镖们边追边对着对讲机一通布置,黄少天索性提速,一路仍举着手枪瞄准了那个狙击手。
  这要到本宅外面还真不好追了,外面就是一大片老树林,翻过一个小山包直接就能到国道上去,到时候他随便拦个车搭上去,蓝雨这边再去追的话得动用多少人力?
  “卧槽,”黄少天低声说,“这特地挖的坑要是把自己埋了可就好笑了。”
  
  他一手举枪一手向下一抖,指间蓦然多了三把极薄的刀片。枪一次只有一发,破空声大不说,手枪也不能连射,但是这飞刀只要距离够近,那效果可就不一样了——
  黄少天眯起眼睛,心里估计着距离。
  
  四十米——三十五米——
  他又射了一枪,被对方一个拧身险险躲过。
  三十米——
  
  黄少天拿刀的手做了起势。
  但就在他出手的前一瞬,身后熟悉的子弹破空声传来,那狙击手脚下一顿身子踉跄着向前扑去,这往前扑的过程里又被接着打进肉里的子弹冲得痉挛两下。
  三枪!
  
  黄少天停下脚步回头看去,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开枪的人。
  在一众保镖的手电筒强光之中,站在他身后二十来米处的男人西装里套的粉色衬衫特别显眼。他身形清瘦,两手各捏着一把枪,右手里的掌心雷还在被潇洒地转着玩儿。
  这人黄少天是很熟悉的。刚才他只听到了两声破空声,但是狙击手却中了三枪,就说明有两枪完全是同时射出的。这种距离、目标又在高速移动、还能用双枪又准又稳又狠地命中对手的,黄少天很难想到其他人了。
  脑后扎着个小辫子的男人吹了个口哨:“黄少天你还行不行啊?这么近还收拾不了一个有伤的逃犯?要不你喊我一声前辈,我给你补习补习枪法怎么样?”
  黄少天嘴角抽了下,盯着那个相貌清秀、眉眼间却总带着点忧郁感的年轻人喊道:“我靠靠靠靠靠,张佳乐你脸皮够厚的,有本事和我比近身啊!”

  -TBC-

       下章开始交代喻总感情线了……我刷黄少简直要刷上瘾(捂脸

评论(22)

热度(141)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