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狗崽]戏逢对手 2-3

戏逢对手


2

这句话终于让妖狐变色,转而挂上一个面具似的假笑:“那是自然。试问年轻一代的演员,有谁不景仰大天狗大人呢?”

十三岁年少成名,第一部电影就拿到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一路顺风顺水,罕见的叫好又叫座,哪怕运气不好始终无缘金像奖最佳男主角,论资历、论天赋、论票房号召力,都是整个业界屈指可数的超一线,离封神不过一步之遥——的确没有人敢摸着自己良心说一点都不羡慕。

可那并非鬼使黑特地提到景仰两字的缘由。

除去喝酒误事和鬼使黑兄弟俩漏了嘴,妖狐从未和任何人提过,大天狗是他踏入演艺界的主因。

鬼使黑扣起手指弹了弹威士忌杯的杯壁,不屑揭穿他,另换了个话头:““行了,你们不是还签了个什么协议吗?跑又跑不了,乖乖认命吧。”

妖狐哈哈干笑:“你在哪壶不开提哪壶上真是天赋异禀,小生拜服。”


协议是公司第一次给两人安排好晚餐和狗仔记者预备占个八卦版头条,妖狐却无故爽约时八百比丘尼亲自上公寓拍门抓人回公司押着他签的,内容就是他在电影上映之前要无条件配合公司安排,忠贞不二逆来顺受地和大天狗炒CP。

签协议的现场妖狐据理力争,被八百比丘尼无情镇压,妄图场内求助大天狗时发现对方已经抽出随身携带的御用钢笔,神色淡淡拔开笔帽,和合同纸一并推到自己面前。

妖狐还在做最后的挣扎:“等等!这不是双方面的事吗,凭什么小生要签,他却不签!”

大天狗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像在说“你居然问这种问题”,但还是纡尊降贵地开口:“信用问题。如果你介意,我也可以签一份。”

他说完压根不等妖狐反应,礼貌地请比丘尼现场改了一份他的,从西装口袋里拿出笔刷刷签了,推到还没签的人面前,平静道:“还有别的问题吗?”

实话实说这件事于大天狗没有利益可言,他都做到这一步,自己还能说什么?

“有,”妖狐诡异地看着他手里一模一样的镶钻笔,“……这款20xx年发售的限量钢笔全球只有二十一支,您有几支?”

最后签完那与卖身契无异的不平等条款,大天狗二话不说把那支钢笔送了他,妖狐正万分不舍的推辞,大天狗飞快打断他:“不喜欢?”

妖狐被这话问得猝不及防,下意识回答:“喜欢。”

大天狗点头:“是你的了。”

说罢事了拂衣去,留下深藏功与名的潇洒背影,妖狐喃喃:“……一哥就是一哥。”

八百比丘尼微笑道:“哎呀呀,这是假戏真做啦?”

妖狐斜了她一眼,把玩手里眼馋已久无奈求购无门的钢笔:“装逼都能如此清新脱俗,也不知小生是否有朝一日也能效仿一二。”

八百比丘尼把两个人的协议叠在一块儿卷成筒,不轻不重敲上妖狐脑后:“会有的,先乖乖把这一关过了。”


妖狐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识时务,看大势已去,该做什么做什么,还能超水平发挥,上节目被问将要和仰慕已久的同门师兄共戏什么心情,马上挤出一张腼腆紧张的脸,清了清嗓子才恢复如常像以前那样说话。抱着手坐在电视前的晴明拿扇子抵住下巴,玩味地瞥向一旁沙发上端正坐着的大天狗:“看过你师弟的新剧么,还不错吧?”

大天狗漠然道:“尚可。”

大天狗对人对己都极严苛,能有一句“尚可”,对于非科班出身、又是偶像路线的妖狐来说已极难得。晴明弯着眼,调笑道:“说的是脸还是演技?”

大天狗皱眉看他一眼,答得一本正经:“自然是演技。你若说的是外形,就不止尚可两字了。”

他说得理所当然,晴明哭笑不得,想起网上视频刚爆出来时自己打电话象征性地询问大天狗,根本没指望他同意,结果大天狗一口应下,反倒是晴明以为自己听错,连着确认了好几次,又问大天狗怎么肯答应这种事。“这次的电影是大制作,但不是话题作。”电话那头的大天狗也像现在这样大义凛然,一针见血,“现在有递上来的话题,为何不用?”

大天狗转头问他:“你笑什么?”

晴明连忙用扇子挡了挡,高深莫测道:“不可说。”


但事实是两个人之后朝着与晴明的预期背道而驰的方向一路绝尘。镜头前有多亲密,私底下就有多紧绷,谁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晴明问过八百比丘尼,后者迅速打消了他的念头:“我们是炒话题,不是真拉媒,还有,你这挂老板的名操奶爸的心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妖狐和鬼使黑酒过三巡,各回各宾馆,到影视基地附近投资方安排的酒店时已是深夜,他却在走廊里被大天狗撞个正着。两个人在电梯口的拐角撞上时,妖狐心里一万头羊驼狂奔而过,这大半夜的您老人家在外面晃什么!

大天狗穿着运动装,肩膀上搭着毛巾,显是刚从楼顶健身房下来,目光在妖狐微红的脸上扫过,皱起眉。

妖狐心虚,装模作样地反问:“大天狗前辈有何指教?”

大天狗压低视线:“去喝酒了?和谁?”

妖狐左右看看,没人,扬高下巴似笑非笑:“小生是小酌了几杯,但这和您没有关系吧。”

大天狗冷冷道:“你明天的戏从早上开始,自我管理是演员的基本素质,我无意与不专业的人共事。”

他相貌清俊,姿容秀丽,冷着脸说话时气势凛然,有种“我即真理”的压迫感。妖狐迎上他蓝得惊人的眼睛,嘴硬道:“小生自有分寸,轮不到……”大天狗微微挑眉,妖狐话锋急转,“……下不为例。”

大天狗颔首,表示不错,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两个人大眼瞪大眼堵在电梯口。

“……您不回去休息吗?”妖狐在心里骂自己怂骂了一百遍后先开了口。

大天狗说:“你还有 个问题没有回答。”

妖狐莫名其妙,回头一句一句回想过来,抽着嘴角答:“…和Kuro,他过来办歌友会。”

大天狗终于点点头,礼貌地说了晚安,目不斜视地绕过心里一堆问号的妖狐回房间去了。

那天晚上妖狐本来打算倒头就睡好好休息,夜里却梦见大天狗电影里装翅膀穿狩衣的扮相,像提口袋似地环着他的腰飞在半空,月亮近在咫尺,星辰触手可及,脚下是画一样的锦绣山河,乍一看如奇幻电影里才会有的浪漫情节,然而——

妖狐汗淋淋地从梦里惊醒。

……他恐高啊!


早上一到片场,妖狐双眼底下黑眼圈让人想忽视不行,化妆师边上底妆边半真半假地抱怨,大天狗进来的时候皱眉看了他一眼,两人在场边等调整摄像机机位上低声说:“自有分寸?”

妖狐脸上笑容不坠:“做了个噩梦,没睡好而已。”

大天狗轻哼一声不置可否,妖狐继续说:“一只傻鸟不知为什么叼着小生不停的飞,飞了整晚上——最后被小生抓下来烤了吃了。”说完心情大好,恰好一切准备就绪,副导演在叫他名字,妖狐摇着扇子溜之大吉,大天狗满脸疑惑地盯住他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总觉得这道具下一秒就要摇起来了。

他莫名其妙道:“……这是噩梦?”


3.

妖狐卡戏了。

六条不过,导演是个平时看起来和蔼宽容,一坐上导演椅就性情大变的狠角色,业界人称两面佛——和蔼时如春风拂面,喷起人来雷霆万钧。妖狐在片场被他喷得狗血淋头,末了导演大手一挥:“大天狗,你去带他排,什么时候觉得他过了什么时候带他回来。”

一边喝水的大天狗声音平平地说了句好,走过去拍拍妖狐后背,低声说:“导演性格如此,别放在心上。”

妖狐低着头不说话,头上耳朵耷拉下来,大天狗握住他两边肩膀将他转过来,边说“没事吧”边半弯下身探头去看他表情,周围人看来就是一个心疼师弟被骂的好前辈,殊不知两人之间暗潮汹涌。

妖狐假笑:“今天片场没放粉丝进来。”

大天狗低声说:“在场的都是眼睛。”

“您真是敬业得令人发指——”

妖狐拍掉大天狗的手,后者眉头微蹙没说什么,带着他往外走。影视基地极大,最近在这边长驻的只有两三个剧组,空地很多,大天狗挑了个没人用的小庭院,能在回廊上坐着。


妖狐首次触影,演的男三,传统敌人转战友的角色。大天狗戏份不少,但只是特别演出,是个时不时出来给主角指点迷津后来忽然自曝BOSS身份的大反派。故事很套路,班底很牛逼,剧情编排紧凑,多线感情并行,集合了大多数观众欲罢不能的狗血元素,在狗崽cp引起话题后还临时修改剧本,增加了两个人原作里就非常微妙的对手戏。

妖狐卡的地方也算和大天狗有关,他演的角色和大天狗颇有渊源,投向主角一方都是被BOSS说服的,所以最后BOSS反水时他和BOSS有好几段对白——但出问题的不是这里,是BOSS灰飞烟灭后妖狐的独白。

周围没有人,大天狗直截了当问:“你觉得这两个人什么关系?”

妖狐漫不经心道:“搅基的关系。”大天狗面露不豫,妖狐只好卷着剧本改正态度,“他应该是对BOSS感恩仰慕皆有,剧本也写得很明确,与其说是被主角感化……前辈,您在做什么?”

大天狗面不改色:“检查手感。”

两个人坐在廊下,都还穿着戏服,大天狗连那双巨大的翅膀都还背着,妖狐毛绒蓬松的大尾巴自然也还在该在的地方待着。而此刻大天狗边听妖狐说话,边抓过尾巴尖捏在手里一下下顺着摸,偶尔揉两下。

妖狐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脸深感牙疼:“我们能好好说话吗?”

“继续。”

“……看您这样小生说不下去。”

“演员的自我修养,不论在任何……”

妖狐自暴自弃:“不如说是被BOSS劝服单纯想要跟着BOSS站队而已所以他其实很粉丝心态——”

两个人维持着这诡异的状态细细拆解分析完角色心路历程后大天狗已经把整个尾巴拖在自己怀里了,妖狐为了不让尾巴被拽掉不得不更靠近他,膝盖碰膝盖的时候气氛微妙的尴尬片刻,大天狗才说道:“你有个景仰很久的人,突然间他暴露了你无法接受的一面,甚至过去你所景仰的一切也可能是假的,面对这种情况,你自身会是什么反应?马上就难过吗?”

妖狐怔怔看他,他们已经到达对话的关键,可这一长段段话由大天狗说来只令他觉得荒谬,甚至有趣起来。他喃喃道:“不,首先是不相信。”

“时间会让记忆扭曲,景仰的对象会在印象里不断美化,到达剧本的这一步,说是神格化也不为过。”

“懂了。”妖狐说,“小生侧重表现的不应该是痛苦……”大天狗点点头,示意他自行消化即可,妖狐沉吟片刻,忽然小声说:“所以仰慕的人,远远欣赏,让他永远活在画框里才是最好的。”

大天狗没有听清,抓着尾巴尖疑惑看他,他的蓝眼睛曾在无数银幕特写里让万千男女为之倾倒,在这样近的距离,如同传说里未经人迹污染的天空之镜,是唯有在世界尽头可以窥见、令人不忍靠近的无瑕景色。

妖狐挂起假笑:“……请问您什么时候能把小生的尾巴放下?”


那天妖狐回到片场两条拍过后和大天狗的关系缓和不少,至少不会一离开他人视线就翻脸了。大天狗还养成了抓妖狐对戏的习惯,一有空就拉着人找个基地没人的地方练剧本。

妖狐颇有微辞,他没有大天狗的献身精神,下戏只想休息:“……如果您愿意的话,片场有不少人愿意无套件陪您对戏的。”

大天狗低头翻了两页剧本,他那一份满满都是批注,不止是自己的角色,偶尔也会给跟他对手戏的人写一点笔记:“没你方便。”

妖狐的笑脸扭曲了:“……方、便?”

“不是要炒话题吗?”大天狗淡淡说,“这是工作的一部分。”

妖狐嘲讽:“差点忘了您这大无畏的敬业精神。那您可以等跟着小生出了片场,再各走各的。”

大天狗忽然靠过来,直直看着妖狐:“和我对戏不好吗?”

他口气淡然,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可那秀丽容貌和专注视线让人喉咙发紧,妖狐反射性地向后让了点儿,才绷着声音说:“……没有。”

大天狗退回原位,声音平平:“我想也是。”

妖狐差点被呛死。


妖狐人在剧组里忙得昏天黑地,之前拍的电视剧却正在热播。这电视剧也是走运,乘着电影新炒出的CP热度彻底红了一把,独家同步播出的视频网站弹幕上少不得一片花痴和掐架的声音——狗崽走红以来,并非全都是正面反应,先是大天狗的粉丝冷嘲热讽妖狐抱大腿,接着原本乐见其成的部分妖狐粉也不乐意了,两个人根本不是走一个路线的,纯论热度流量你家高岭之花还比得上我们爱豆狐?两边掐得昏天地暗,CP粉两头不是人,两头都被掐,混战成一团。

可掐架只要在可控范围内,就是热度立足的根本,公司该干嘛干嘛,还让妖狐在片场拨了个下午录了个关于电视剧的采访。

妖狐上午下了戏干脆没卸妆等人过来,顺势给电影做了广告。采访方去跟剧组交涉可不可以稍微拍点花絮,得到导演首肯之后由妖狐带着在外围转了一圈,正巧碰见下戏的大天狗。

他仍然背着巨大的翅膀,俊美出尘的容貌配上这身装束清俊脱俗,女记者深呼吸好几下才拿着话筒笑容满面地靠过去:“大天狗先生,可以打扰一下吗?”

大天狗看了一眼妖狐,点点头:“边走边问吧。”

妖狐只好缀在他们后面跟着,女记者问了几个常规的问题,忽然把话题转到妖狐身上,大天狗应对自如,恰到好处的夸了几句什么尽职,对工作认真的话。

女记者最后问:“看来您真的和您的同门师弟关系匪浅呢!夸了这么多,您觉得您师弟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呢?”

大天狗又回头看向妖狐,后者仍然穿着戏里的装束,洁白毛领簇拥画着艳丽图腾的细白脸颊和精致下颌,妖冶的金色眼瞳即使在光线昏暗的走廊里依然如同熠熠生辉的宝石,在光芒流转间轻易掠走他人视线。

妖狐被他看得背上一凉,还没来得及出声打断,就听到大天狗用再平常不过的语气做了爆炸性发言:“脸。”


tbc


应该6-7章完结

这两天斗鸡被魅妖天狗虐得不要不要的,真是磨人的小妖精(。

虽然茨木出新皮肤以来我就沉迷他的魔王级美貌,昨天get到了意外的茨木苏点,他的手,可以,完全,握住伴侣的腰啊……………………………………oh

评论-27 热度-1061

评论(27)

热度(1061)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