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狗崽]戏逢对手 4

戏逢对手


前文:1 2-3


4


这句话到底还是作为采访花絮播出去了。负责主播的女记者反应快,大天狗话音刚落,在短暂的尴尬停顿中哈哈大笑:“您居然会在采访里开玩笑,这还是第一次吧?足以见得师弟对您来多‘特别’了。”

在场的知情人士——其实就妖狐和刚到的八百比丘尼——不约而同在心底滚过字幕:这个记者,能干大事!

采访在网上一放,几家欢喜几家愁,西皮粉满首页的“喜大普奔”“九块钱我出!你们去结婚!”“狗子居然是个颜控!”“我觉得狐崽当时脸红了,截图为证!”,完全无视两头唯粉的风言风语,一时间又把关键词送上了热搜榜。

然而不同于网上各路视频GIF漫天粉红泡泡的氛围,妖狐与大天狗前段时间稍有缓和的气氛荡然无存,妖狐连挑衅都放弃了,每天当大天狗是空气,跟他说话也只会装模作样拿扇子挡着脸望天,也就八百比丘尼过来的时候能勉为其难地说两句话稍加遮掩。


“你到底在气什么?”

妖狐私底下对大天狗不搭理的第三天,一哥终于坐不住了。两个人下了戏回休息室的路上妖狐按惯例找借口要跑路,大天狗抓着去了之前对戏的小庭院,不耐烦地把人往廊下一按。

妖狐故作惊讶地看他:“前辈说的是什么话?生气?没有的事。”

大天狗也不动怒,冷冰冰地盯着他:“太拙劣的借口就别拿出来了。”

妖狐露出没趣的表情,漫不经心地去推大天狗抓着自己肩膀的手,没挣开,便不耐烦地仰头:“先不说小生是否生气,本来也就是炒个话题,人前演好不就没事儿了,您也觉得这种关系很麻烦吧……”

“是因为采访?”大天狗猝然打断他,弯下身逼着妖狐同自己对视。暮光西斜,他挡住了身后倾泻光线,影子整个笼罩住坐在回廊上的妖狐,“那只是个玩笑。如果你介意,我可以道歉。”

“……”妖狐皮笑肉不笑,“您连道歉都高姿态得别具一格。反过来说小生也不明白您为何这么在意,生气与否又和您有什么关系呢?”

“有的。”

妖狐气得好笑:“会妨碍工作?这点职业道德小生还是——”

大天狗收紧捏他肩膀的手,刚要说什么,不远处却传来问话声:“是大天狗前辈吗,导演在找您——”

两人微怔,妖狐猛地拍开大天狗的手,说话的年轻女生转眼间走近,看到妖狐也在后有点紧张:“啊,您也在……”她有点疑惑地看着两个人的姿势,“你们这是?”

妖狐笑笑:“刚才风大,沙子进了眼睛,前辈在帮小生吹呢。”

女生脸一红:“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不用在意我,我到那边去等大天狗前辈。”

妖狐嘴角一抽,还是拿出平日里的风流劲:“怎么会?前辈吹了半天也没吹出来,你愿意试试吗?”

女生刚要答话,余光瞥见大天狗表情,整个人一个激灵,下意识退了一步,还没说话就听大天狗用平淡的声音说:“走吧。”

妖狐笑眯眯地撑住下巴:“前辈慢走——眼睛就不必担心了,原本就是小生自己的事。”


大天狗进组之前刚杀青一部出于兴趣接的小众文艺片,原本已经进入剪辑阶段,却因为导演忽然要做几个大改动,需要他补拍镜头,一时间联系不上人才直接杀到了两面佛那里。大天狗和那位小导演是故交,走得也急,晚上妖狐吃饭才知道人已经不在剧组了。他第一反应就是松了口气,大天狗那刨根问底的态度令他困惑,更令他忌惮,最好等人回来就把这事儿给忘掉。

大天狗的戏份原本就已经拍得差不多了,剧组这边也不必为他做什么调整,按步就班继续拍戏。临近年关,大家都想着新年早回家,工作起来格外卖力,前所未有地高效起来。

年前最后一天上戏,导演大手一挥喊过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欢呼起来,所有人都匆匆忙忙手脚麻利地收拾东西,唯有妖狐一个人拿着手机慢悠悠迈着步,思考飞回去约哪家小美女吃饭先——想到一半就记起自己签了协议在电影上映前和其他女星出游要报告公司,扫兴地关了屏幕。

他一秒不想在影视基地多待,定的深夜航班,飞回去时凌晨一点多,到达大厅里仍然有几个小姑娘过来接机,妖狐压着帽子配合地跟她们签名合影,助理拉他走之前一个小粉丝小声问了句:“狐崽,你真的跟大天狗关系很好吗?”

妖狐半眯起眼睛,压低声线,尾音懒洋洋地拉长:“这个嘛…你觉得呢?”

女生闹了个大红脸,“我”了半天没接下半句话,听到他们对话的另一个粉丝过来拉她,有点生气地说“不能问这种问题”,接着转过头来就要和妖狐道歉,后者摆手示意没关系,顺手帮那个红脸的小女生正了正帽子:“提前说一声晚安,下次不要等这么晚的航班了——熬夜会让美貌蒙尘的。”

背对着拼命压抑尖叫的小女生,助理捂住脸:“这年头也就你会这么说话了……这种又尴尬又羞耻莫名还很心动的感觉真是……”

两人走进停车场,助理忐忑地说:“我有件事忘记和你说了,希望你别生气。”

妖狐似笑非笑侧头看他:“小生已经知道你说的是哪件事了。”

助理刚“啊”了两声,就见玻璃门边站着他“忘记说的事”,大天狗休闲西装外套着长大衣和纯色围巾,抱着手淡淡看向这边。

“上我的车。”他说。


助理连着哭了十几条消息说他根本没胆拒绝大天狗要跟来且“严禁走漏风声”的要求,妖狐黑着脸回了句“你到底是谁助理”,关掉手机扭头开窗外车流。

车内气氛十分诡异,司机在前面开车,妖狐和大天狗坐在后座,而莫名其妙跑来接他的人完全没有说话的意思,姿势优雅端坐原位玩手机。

换做以前,妖狐可能还会说点什么,寒暄甚至挑衅,来消解自己面对大天狗时无法停止的焦虑,但他现在却觉得没意思,倦怠地窝在位置里一言不发。

倒是大天狗没有一直沉默下去:“几号回剧组?”

妖狐恹恹道:“在这边呆半个月,过完新年顺便录个综艺……”

“正好,晴明安排了过几天去吃饭。”

妖狐哼笑:“打响新年第一炮?”

大天狗沉着脸看他:“这种说法不妥。”

“小生会配合工作的,请前辈放心。”妖狐眯起眼睛,“跑这么远就为了说这个?”

“上次的话没有说完,”大天狗放下手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在意那个采访。”

妖狐从不忌讳别人说他徒有外表——反正也不是事实,何况人为什么要为自己的出色容貌感到羞愧?这些年来攻击他靠脸吃饭的人从未消停过,有进取心的演员恐怕这个时候就会特地接丑角来扩宽戏路了,但妖狐不,他无法忍受与自己美学不相符的存在。

只这一次——尽管这只是个导火索,并非根本原因——他是真的有点在意了。

妖狐抗拒地停住思考,很狠回击:“还是那句话,小生生气与否,您又何必在意呢?”

大天狗答得很快:“你生不生气倒在其次。”

妖狐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这是上门道歉还是上门挑衅的?!

他风中凌乱着被大天狗抓住肩膀转过去,面对面地听这个曾经遥不可及的人继续他无法理解的对白:“但你不能不和我说话。”

“您……”妖狐如坠梦中,喃喃道,“这是接了哪个爱情电影的新剧本,要演总裁吗?”


tbc

评论-58 热度-1138

评论(58)

热度(1138)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