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喻黄]L'AMANT情人节番外-Un Jour/一天

  结果还是没赶上14号这几天要 开学了有点忙…估计这两天把扫黄写完,这个脑洞太魔性了反复冲击着我的节操(。谢谢大家喜欢////

  情人节就写了情人的番外,本来也不想搞得标题 那么HIGH BIG UP毕竟文根本就不是那回事但是还是……这个时候特别理解张新杰!不这么搞标题又觉得格式不整齐……

  这是发生在本篇之前的小故事,喻队和黄少没戳穿就自动自发放闪光弹。

  大家双节快乐!昨天你烧了吗?


  ————————————————
  L’AMANT/情人
  情人节番外
  Un Jour
  -一天-

  
  郑轩很忧伤。
  徐景熙也很忧伤。
  半晌徐景熙轻咳一声,勉强打起精神说:“我说…我们不能就这么干坐着吧?”
  郑轩没精打采地耷拉着眉毛:“……可以的话我倒是愿意一直干坐着,压力山大啊……”
  徐景熙很理解他,但是他又想起喻太太与喻文州六七分相似的脸上温柔如水的笑容,就觉得一层层冷汗正从背上往外冒。他视死如归地拨拉了一下桌子上的档案:“我们抓阄吧,反正选择是没有意义的。”
  郑轩低着头,慢慢地用眼皮看了一下他:“我们抓阄决定谁去和少爷说吧。”
  徐景熙义正言辞:“我们家里是世交,又从小一起长大,现在还是都在少爷底下做事的同事,对吗郑轩?”
  郑轩心中警铃大作:“那又怎么样?”
  徐景熙循循善诱:“你说我们在一块儿这么多年,那必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过命交情了,我怎么舍得看你孤身犯险呢?那必然得我们俩一块儿去啊!”
  郑轩不齿地看他:“我看你抓阄抓到的几率比较大。”
  徐景熙正经地说:“反之亦然,你怎么可以对我见死不救呢?平时你们受点小伤不都是我在处理!现在报恩的时间到了!”
  郑轩:“你都知道那个情况得用见死不救来形容了那还要拖我下水……”
  “你还不是想让我一个人去啊!”
  两个人毫无营养地斗了会儿嘴,刚和保镖捉对对打后的黄少天走过来一眼就看到他们桌子花花绿绿的档案,一手提着饮料罐一手就伸上去拿了张:“你们俩怎么坐在这里垂头丧气的啊?没人过节啊是不是?靠你们俩居然连个妹纸都找不到也太给我们少爷丢脸了吧我说?凑这儿看啥呢看啥…”
  
  黄少天后面的话卡住了。
  他很快意识到了自己手里拿的是什么——生活照上面容清秀打扮入时的姑娘正对着黄少天巧笑倩兮,旁边整整齐齐写着姓名生日血型爱好不一而足,黄少天翻着别针别上的第二页,是家世背景和学历之类的介绍。这很明显是一份相亲档案,而且……他看了看桌上,这阵仗怎么也有二十来份吧。
  
  而郑轩和徐景熙本来觉得自己是要送死,可现在觉得自己是已经死了。
  
  ——开什么玩笑,去劝说喻文州接受相亲已经相当于自请二十年有期徒刑了,还被黄少天给看见了?这罪加一等就该领死了!
  
  当然他们世家公子一般的少爷是不会说什么重话的,他只会温柔地笑着看着你,用审慎的目光打量你,用和煦的声音和你说:“嗯?我好像说过…不要把无关的事带进工作吧?”
  可这也够了啊!喻文州是从没和他们这一帮子人发过怒,谁知道他发火是什么样子的?但就是因为从来没见过,才无限的可怕啊!人都是被自己吓死的!
  于是郑轩和徐景熙在自己过度的脑补之下,脖子扭出了咔哒咔哒的声音:“黄少,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黄少天哈哈笑着把档案往桌子上一拍:“我说你们给少爷挑小姑娘怎么挑得如丧考批的啊?这不是喜事吗该好好的参谋参谋,”他一把拉开椅子把易拉罐往桌子上一掼,“来来来我们一起看!这小姑娘看起来就是爱挑剔的,少爷他性格那么好肯定不会跟小姑娘计较,那天天得多憋气啊不行不行不行!看这个…哎学历挺高啊,不过看起来好刻板和她呆一块儿铁定气氛很严肃……”
  郑轩和徐景熙面面相觑,半晌徐景熙试探地说了句:“黄少…你怎么啦?”
  黄少天莫名其妙地看回去:“什么怎么了?你们不是在给他挑相亲的档案吗?”
  郑轩问:“你认真在给少爷挑啊?”
  黄少天又抓了一张档案过来:“废话,这种事怎么可以随便啊?”
  徐景熙忍不住吐槽:“……我说,你来帮少爷挑他的对象这种事听起来就很随便好吗。”
  郑轩吐了回去:“你以为我们俩之前在干吗?在随便吗?”
  “……”徐景熙摸了一下额头,“别这样,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黄少天还在划拉那些档案,只觉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明明都是要相貌有相貌要家世有家世要能力也各方面都有点儿的小姑娘,一想到要配给喻文州就觉得谁都还差那么一点儿。
  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就觉得他的少爷值得也应该拥有最好的一切,何况是女朋友这么重要的存在。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儿不高兴,心里空落落的,好像是不高兴少爷去和别人相亲似的——说起来喻文州十八岁以来上门说媒的人一度踏破本宅的门槛,不过喻文州向来是婉言谢绝的,到后来再有人不知趣提这个话题都会直接沉脸色了,就再也没有人说起过喻少爷的对象的问题,以至于黄少天都忘记了喻文州身为蓝雨的少当家,居然没有结婚没有订婚对象甚至连个枕边人都没有,这对于黑道大帮派的少爷来说是多么……离奇的一件事。
  
  “应该是发现这群小姑娘都不够格觉得有点儿可惜吧…”黄少天压下心中的焦躁,自言自语地又翻了一张,“哎这个小姑娘还不错!你们看看看看啊,看起来性格很和顺嘛还在英国渡过金,哟还喜欢弹钢琴!这不跟少爷就有共同语言了你们看…”
  他刚才想得太入神就没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郑轩和徐景熙都不说话了,结果一抬头发现他们一脸“我完蛋了”的表情盯着自己的身后。
  
  于是黄少天就觉得一片阴影压下来,喻文州带着笑意的声音响在耳边:“少天在帮我把关女孩子呢?”
  郑轩和徐景熙一脸惨不忍睹。
  然后喻文州的视线就扫过来了,很明显是在问:怎么回事?不和我解释一下吗?
  猛然间,徐景熙福至心灵:“少爷,这是刚才太太她找人送过来的我们就是坐在这里看着玩儿的……平时蓝雨里也不咋见得到女孩子,我们就想翻翻看过个眼瘾呢。”
  郑轩在心里给徐景熙点了一百个赞:“对对,黄少刚过来我们还没来得及和他解释呢。”
  喻文州点点头:“嗯,看来妈妈她也知道送到我这里我也不会看了。”他笑了一下,“多半是看到今天是双节太难得,才想给我安排个约会吧。你们呢?有约会吗?”
  徐景熙泪流满面。
  郑轩默默不语。
  ……这枪补得不要太狠啊!
  
  喻文州轻笑一声:“没有对象也给你们放个假吧,出去放松方式,说不定还有邂逅呢。”
  徐景熙立刻顺着竿子爬上去,抓着凳子一下站起来:“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正好去买点东西回家啊我们先走了少爷黄少拜拜,双节快乐!”
  郑轩猛点头招呼了两句跟着跑了,留下黄少天还不太搞得清楚情况:“……他们跑那么快干嘛?那么想放假?我靠这才过完年啊他们是骨头都懒了怎么的?”
  喻文州就笑着说:“毕竟也是情人节嘛。”
  黄少天这才想起人还靠在自己身后呢,两只手伸下来撑在自己椅子的扶手上,形成一个半怀抱的姿势,缓慢均匀的吐息会扫过自己的头顶。
  
  黄少天举起手里的档案:“少爷我觉得这个女孩子真不错啊,你看你看是不是你喜欢的那种?我记得你以前说喜欢过哪个歌手跟她长得就挺像的啊!”
  喻文州笑:“少天记得真清楚。”
  黄少天哈哈大笑:“那必须啊这可是关系到我们以后少奶奶长啥样的事情,能不好奇吗能不在意吗?”
  喻文州低声重复道:“少奶奶啊…”他回味似的又说了两遍这个称呼,身子又往前倾一些,好低头看到黄少天的表情:“你喜欢什么样的?”
  “哈?你是说我喜欢什么样的少奶奶还是什么样的女孩子?”
  喻文州笑出声:“当然是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黄少天就认真地思考起来:“我想想…首先不说多好看总得清秀些吧,皮肤最好很白……手要好看!会弹钢琴就好。性格温柔点,话少些都无所谓,不过我也不喜欢太面的,独立一点更好……”他说着说着就觉得不对了,自己笑了起来,“哎我怎么觉得我在比着你的标准说啊?这标准也有点太高了,只能自己想想啰——”
  
  黄少天忽然就觉得听着自己说话的喻文州有些不对,他猛地抬起头正对上喻文州离得很近的脸,跌进一双深黑的眼睛里。
  黄少天张着口停下了话头,他反射性就把头往后靠又正靠进了喻文州的胸膛——他坐的椅子靠背很低,只将将够得到他腰的位置。
  这个类似于拥抱的姿势让黄少天下意识吞了一口口水。
  喻文州说:“并不高啊,是少天的话,一定可以找到这样的伴侣的。”
  他的声音如有魔力,每一个音节都浓缩着无数声“相信我”的咒语:“我保证,有一天,一定可以。”
  黄少天看着他没有说话。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支起身子拍拍黄少天的肩膀:“既然少天在这里就去陪我看文件吧,虽然不是很在意……好端端的一个双节一个人看文件还是凄凉了些。”
  黄少天迅速回了句:“嗯好没问题马上来!”
  但他跟着喻文州去书房的一路上都晃晃悠悠地,脑海里还在回放喻文州刚才的那句话和那个眼神。那句近似于承诺的话是一种毫无质疑的承认,让黄少天颇有些难言的感动,但是这句话好像又意不在此,而且真正让黄少天怔忪的含义正在那单纯的承认之外。
  可黄少天偏偏读不懂那是为什么。
  
  直到很久以后,回头发现喻文州这句话里真正深意的黄少天,难得地在心里认认真真地骂了句自家少爷:
  心真脏啊!


  -END-



评论(17)

热度(157)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