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狗崽]戏逢对手 5

    戏逢对手


    前文:1 2-3  4  

   

     5


    “不是爱情片,但的确是演总裁。”

    “真可惜,您刚才的台词完全可以建议导演加入剧本,说不定能成就新年度网络流行语。”妖狐又露出平日里全副武装的从容微笑,:“您是觉得小生会为这句话打动?震慑?真不知道您是太高估自己的魅力,还是太低估小生的阅历。您这套恐怕过时了,也就是靠着这张脸可能还有人买账——”

    他的话被反问打断:“你呢?”

    “什么?”

    “你买账么?”

    “……”妖狐目光复杂地讽刺,“这种总裁人设真的已经过时了,小生可以教您新的。”

    大天狗对他的讽刺熟视无睹:“别转移话题。”

    “不买。您可以坐回去了么?车辆驾驶途中请系好安全带。”

    “你真的很难懂,”大天狗盯着他,冰蓝双眼如极地天空,说出的话却不啻惊雷,“态度时好时坏,变化毫无预兆,从不透露只言片语。最让我不解的是,你明明就很关注我,为什么总想让我疏远你?”

    狭小空间里的时针停止走动,妖狐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飞过弹幕,“不解风情的人设呢?!”“怎么在不必要的地方那么敏锐”“不就是个目下无尘的大少爷,你能搞定的”,嘴却先一步做出反应:“关注您?自我意识未免太强了。”

    大天狗不为所动,看样子也不急于寻求答案:“就当是吧。”

    这人真是油盐不进,脑回路完全不在一个波段上,妖狐抓紧身下皮质坐垫,不气反笑:“强调我们是工作关系的是您,这下来关心小生态度的也是您。不如说说您到底想要什么,以便小生好好配合?”

    “那是因为我不强调工作的话,你就会逃跑。”大天狗前倾身子,他们之间的距离能若有若无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在对方眼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妖狐轻易辨别出空气里不容错人的一丝暧昧,他审慎地打量大天狗的神情,刚要开口——

    司机满脸歉意地半侧过头,不敢看后座:“不好意思大天狗先生,前面那辆车突然急刹……”

    大天狗冷冷道:“不必介意。”

    妖狐心道得救了,眉毛一扬准备岔开话题,视线一抬就愣住了:“这是……小生撞的?”

    大天狗以鼻尖为圆心,整个鼻子连带着脸颊都红了一大块,正面无表情地提捏鼻梁骨:“不然呢?”

    妖狐边看他边坐直身体,摸了半天没找到在片场天天带着的折扇,干脆扭过头去肩膀耸个不停。

    “你可以笑。”

    妖狐怒而转身,“您以为小生是那种人……噗。”

    话题终究没有继续,很快车辆到了目的地,司机下车去帮妖狐拿后备箱的行李,妖狐敷衍地和大天狗道过谢就要开车门,一只手从身后过来按住把手。

    妖狐转头,语重心长:“前辈,人设真的要与时俱进,改天让比丘尼重新帮您参谋参谋?”

    “说你生不生气无所谓的意思是,”大天狗静静看他,“你和我说话,我才有机会补救。”

    妖狐愣住,对方已经撤开手坐回原位目视前方:“晚安了。”

    谢过司机上楼回家的妖狐进门只觉得太累了,和大天狗坐了这一个小时不到的车比跑一天通告都还累——而且从头到尾完全被牵着鼻子走,就没拿到过主动权。

    奇耻大辱!

    他愤愤地在内心给大天狗扎小纸人,经过客厅却看见摆满DVD的陈列柜里无数熟悉的影片名,怔愣片刻,自嘲道:“……你到底想要什么啊。”


    妖狐大年初一跑去找鬼使兄弟喝酒,阎魔和判官也在,他德州扑克输了个底朝天,最后把筹码一划拉皮笑肉不笑:“合着就是夫妻打单身吧?”

    鬼使黑大笑:“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阎魔瞥他:“自己单身难道还怪别人?”

    “这个梗不好玩,”妖狐豪气干云地all in,“再说了,世界上这么多花一样的女孩子,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判官皱眉:“花?树?你这类比怎么……”

    “小生知错,判官先生——”


    初二无薪上岗,跑去和大天狗吃饭炒新闻,比丘尼贴心地选了妖狐平时就喜欢去的一家餐厅,两个人气氛微妙——大概是单方面气氛微妙——地吃完饭出门时妖狐没注意踢到了门槛,大天狗扶了他一下:“演得不错。”

    妖狐白眼:“……真摔好吗。”

    大天狗皱着眉就要弯腰去看,被吓得不轻的妖狐一把拉住,咬牙切齿的气音:“前辈您可别演过了。”

    “慌张什么?”

    不想被您老人家的唯粉掐死。妖狐估计面前的老人家不屑于了解粉丝心理,没好气地说:“小生顾虑的可是前辈您的面子,不领情就罢了。”

    “不必做无谓的担心。”

    “……”妖狐笑得甜蜜,“您的难聊程度是小生生平仅见。”


    隔天报纸八卦版头条就是妖狐说这句话时的照片,扣着鸭舌帽和宽大韩版外套的妖狐在长大衣配格子围巾的大天狗旁边笑得眼睛弯弯,活像霸道总裁的小男朋友,鬼使黑毫不客气地致电嘲笑:“你这金主找得划算,有钱还帅,好好把握啊!”

    妖狐冷哼一声挂了电话,电话铃再响的时候接起来就说:“小生什么身价啊,是说包养就包养的吗!”

    电话里一阵诡异的沉默,大天狗沁凉的嗓音从话筒那段传来:“……你被骚扰了?”

    “……”妖狐心累,“没有,和朋友开玩笑呢。前辈有何指教?”

    “你几号回剧组,机票定了么?”

    “还没,比丘尼临时排了个活动,估计晚两天走……”

    “正好你不用管了,我让助理帮订好。”

    “不必费心,比丘尼会安排……”

    “我和你一起回剧组。”

    “……”这人为什么能这么理所当然地给别人做决定?

    “就这样?”难为您还知道用个问号哦。

    “……前辈费心了。”


    妖狐回剧组头一天因为活动现场出了点儿安排上的问题被迫在室外多吹了一小时冷风,回来就感冒了。他挣扎着吃过药扎扎实实睡到了第二天中午险些误机,大天狗直接让车开到他楼下接的人,上了飞机之后又和空乘要多余的毯子又要热水服药又让准备姜汁饮料,甚至纡尊降贵地给妖狐掖毛毯边角。

    坐在头等舱里的妖狐顶着红红的眼眶,狐疑地打量大天狗垂眼看书的侧脸,思考起世纪难题:他到底想干嘛?

    视野却突然被遮挡,妖狐迟了一拍才意识到那是大天狗的手心,相比自己微凉的皮肤的碰触很舒服,酸涩的眼睛也被这清凉慰藉。

    大天狗不论何时都有点冷淡的嗓音响起:“睡一会儿。”

    “……不用命令式会死?”

    “公共场合,注意语气。”

    妖狐哼笑:“是是是,工作——前辈不是偶像出身,却比小生更注意形象管理啊。”

    大天狗没有搭理他的挑衅,搭在他眼睛上的手却一直等到身边的人呼吸平缓后才放下来。他抬头对着直愣愣看着这边的空乘表情淡淡地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继续低头看书。

    妖狐昏昏沉沉地坠入梦乡时还在想,不论大天狗到底想做什么,自己也唯有像这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何况现在相处的感觉,比他想得更好一点。

    ——可惜这念头在他下飞机看到大天狗手机屏幕上自己睡得四仰八叉的偷拍照时,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tbc-


评论(42)
热度(902)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