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忘羡]自以为 9

    自以为

    ——

    啃说我更了她就更!!!

    ——


    9.


    好巧不巧,蓝忘机上台那天是魏无羡必须列席的董事会议,冗长的会议迟迟没有按照原定计划结束,最后魏无羡深吸一口气,在江澄警告的眼神下装作出门接电话的样子,跑了。

    “蓝湛啊蓝湛,”魏无羡拉开车门自言自语,“我这牺牲可不小啊,回头江晚吟那小子不知道怎么跟我算账呢。”

    他今天特地开了辆低调的商务车,在学校的停车场停好后一路小跑边问路边赶到阶梯教室,正有人在台上打着在他看来犹如天书的幻灯片滔滔不绝。

    魏无羡在门口深吸两口气猫着腰从后门溜进去,临近门口的几个女生频频回头看他,魏无羡大方地冲她们眨眨眼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拉开倒数第二排的位置悄无声息地坐下,飞速摸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不过并不需要这样的辅助定位,他已经看到了坐在第三排的熟悉背影。蓝忘机坐得笔直,和周围的人一对比越发突出,雪白衬衫的肩线顺伏妥帖,没有丝毫多余的皱褶,漆黑发尾和后领之间那点皮肤正好在下午三点从窗帘狭缝间漏进教室的阳光里,亮得人眼花。

    蓝忘机显然没有看手机,到这个人讲完大家鼓掌的时候才侧头和旁边的人说了点什么,这下余光里才瞥见坐在教室后面的魏无羡。

    魏无羡笑嘻嘻拿起手机冲他晃了晃,示意他微信说。


    “你刚来?”

    “不好意思迟到了啊,今天会开太久了。”

    “没事,工作重要。”

    “那答应了的事也得做到嘛,还有几个到你?”

    “两个。”

    “有想喝的饮料没?我去给你买过来?”

    “坐不住的话你可以在外面等等,我快上台了和你说。”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这么明显?可他被这么拆穿,反而回复:不会啊,我就等着好了,也看看你专业到底都在讲什么,有个准备。

    蓝忘机回了个六个点。

    其实没学过也能听听讲座的专业很多,偏偏蓝忘机学的是材料。魏无羡听来听去也就能听个应用前景,还得一会儿看看台上一会儿盯盯蓝忘机来驱赶睡意,好在因为是试讲,每个人限定十五分钟,很快就轮到了蓝忘机。

    教室里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魏无羡坐在后面,大半个教室的人都收入眼底,轻易就能看出谁在走神、谁在玩手机,但蓝忘机往台上一站,前面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端正态度绷直了背脊。

    台上的人正专心致志地调试幻灯片,漆黑眉锋压着低垂眼睫,笔直的鼻梁下是轻抿的优美唇线,魏无羡心里赞叹着往身旁一瞥,估摸那几个小姑娘是来瞻仰校草的脸的。


    蓝忘机站直身体,低沉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时在阶梯教室里荡出一点回音,格外衬出声线里的磁性,魏无羡甚至觉得脊背轻微地麻了一下,半笑不笑地迎上蓝忘机恰好落过来的视线。

    蓝忘机顿了顿简洁利落地结束了自我介绍,开始他的课题。魏无羡对他的领域毫无了解,从他的角度只觉得蓝忘机说话简明利落,基本没有用来衔接思考时间的插入语,就会给人一种他成竹在胸、非常有把握的感觉,暂且不谈学术方面的评价,光这一点就力压前面几位魏无羡听到的试讲了。

    魏无羡观察了下坐在第一排的几个评审的教授,他们也很明显地减少了交换意见的频率,每每在蓝忘机加重语气时都不约而同地点头。

    看来很稳了。


    十五分钟很快过去,蓝忘机结束试讲时坐着的学生和教授的掌声都走心不少,魏无羡笑嘻嘻地看着蓝忘机走下台回到自己的位置,在他看过来时大方地比了两个大拇指。蓝忘机愣了下似乎是有点僵硬地点了点头,魏无羡又给他发微信问他什么时候可以结束一块儿去吃饭。


    大概还一个小时,魏无羡琢磨了下,还是决定不要为难自己,又弯着腰从后门溜出去了。他边回忆着刚才看到的冷饮店的位置边往电梯走,经过洗手间时几句没头没尾的话飘过来:“……蓝忘机那小子……”

    魏无羡一停,这声音里听起来可不像是要夸奖的意思。他在拐角稍微躲了下,没一会儿就听懂了洗手间里的人在说什么。看样子其中一个人是这次和蓝忘机竞争名额的主力对手,正在抹黑蓝忘机整天就知道装逼耍帅,仗着自己叔父是学术大牛看不起别人。

    这种毫无根据的诽谤换做是说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魏无羡恐怕除了大笑都别无他想。但这等幼稚的诋毁投在了蓝忘机身上,他面无表情地捏着手机,手指轻轻敲了敲屏幕,转出拐角和那几个人装了个正着。

    为首的人吓了一跳,嘟囔了两句“都不看路的?”就要绕过去,魏无羡一手插兜身子一偏,侧身挡在他面前。

    “……你干嘛?”那人想起自己刚刚在说什么看起来也有点心虚,“我还有事,劳驾别挡路啊。”

    魏无羡似笑非笑盯着他:“说话不把门是不是很爽?”

    那人脸色一沉:“别多管闲事,你谁啊?从来没在学校见过……”

    “哎,是他,”旁边有人提醒,“前段时间老来学校门口堵蓝忘机那个。”

    为首的愣了下,像要掩饰自己心虚似地刻意大笑:“我说谁要为他说话呢,搞了半天是追他的基佬啊。还跑到学校里面来,你们这是要成了?”

    魏无羡眉角一跳,往前踏了一步:“想必你们校风很宽容。”他的嘴角还翘着,眼神犹如猛兽估量猎物:“还没有人教过你们祸从口出吧?”

    他面前的人只觉得背脊发寒,然而还没有等到魏无羡继续说点什么,背后却传来一声冷淡的喝止:“在外面待得还不够久?快回教室。”

    魏无羡转身,面前清瘦的中年人面无表情,几声慌张地“蓝老师”后,被魏无羡威胁的几个研究生飞快地行过礼从他身边跑了。

    魏无羡阴郁的眼神追了他们背影两秒,忽然换了一张笑脸打招呼:“老师您好,想必您就是蓝湛的叔父?我听他提过您不少次。”

    蓝启仁的目光里除了打量还有经过掩饰的不喜:“你是?”

    魏无羡压下心里的疑惑乖乖答话:“我姓魏,是蓝湛的朋友,最近蓝湛的房子不是出了点问题吗?他暂时住在我家。”

    蓝启仁冷淡的目光看得魏无羡浑身不自在,隔了会儿他才慢慢道:“这样,蓝湛给你添麻烦了。”

    魏无羡哈哈:“哪里哪里,是我蓝湛照顾我才对。”他顿了顿才继续,“刚才那几个人……”

    “我心里有数。”蓝启仁盯着他的眼睛,“谢谢你为忘机出头。”

    “朋友之间嘛,应该的。”

    蓝启仁打断他,如平地惊雷打得魏无羡措手不及:“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忘机感兴趣,但希望你为他带来的麻烦可以适可而止——这些无趣传闻带来的影响比你想的大。”

    魏无羡一愣,蓝启仁已经收回视线径自离开。


    晚上吃饭的时候魏无羡频频走神,蓝忘机起先不动声色,后来在魏无羡有一次把菜夹歪落在桌上时起身替他收拾,问了句:“在想什么?”

    魏无羡“啊”了声,视线游移:“我今天提前走的,在想怎么跟江澄交代……”他比划了下手机,“我已经按掉他俩电话了,估计下次见面的时候没什么好果子吃。”

    蓝忘机淡淡道:“不是这个。”

    魏无羡怔了会儿,反问道:“今天你们试讲的时候,比我稍微矮一点儿,头发有点长,跟你一模一样的白衬衫蓝西裤的人是谁?”

    蓝忘机皱眉回想了下:“你说苏涉?”

    魏无羡记下名字:“啊对,我去上洗手间的时候撞到他了,当时奇怪这人怎么跟你穿的一模一样,连名字也是。”

    蓝忘机显然没什么兴趣:“是吗。”他重新落座,给魏无羡添过菜又坚持问,“碰到什么麻烦了?”

    魏无羡盯住他喉结滚动,直到蓝忘机微微蹙眉才歪过头笑得眉眼弯弯,声音放低放慢,轻缓语气满含刻意的煽动:“今天这么关心我,为什么?你这样很容易让人乱想的。”

    剔透的黑眼珠里既有笑意,也漾着晦暗不明的波光,蓝忘机看了一眼便转开视线,绷紧声音说:“不要胡闹。”

    魏无羡乘胜追击:“我胡闹什么啦?表达心里感受嘛。你这种先不动声色又打直球的,无形套路最为致命好么。”

    “……”

    话题显然要岔过去了,魏无羡见好就收:“你别摔筷子啊!我不乱说话了,赏个脸继续吃行不行?”

    不论蓝忘机是负气不肯再问他还是察觉他是真的不像再说,两个人都没有再提今天的事,魏无羡晚上在床上翻了半天没睡着,脑子里反反复复回放蓝启仁对他说的那句话。

    魏无羡随心所欲惯了,这种绯闻他自己觉得没什么,却不曾想过对于严谨克己的蓝忘机来说会是多大的困扰——何况提这事落在原本就看不惯他的人的眼里,就会成为中伤的武器。

    也是这份动摇让他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的指责乖乖应下,毫无反击。

    魏无羡在黑暗里枕着双臂看了半天天花板,忽然跳起来去拿手机。


    隔了没两天,蓝启仁去找校长时碰到一个眼熟的人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校长满面笑意地和他握手。

    魏无羡一身休闲西装,优雅地和校长点头:“您不必客气,支持本地名校江氏在所不辞,何况我的父亲也是贵校校友。”

    校长点点头叹道:“令尊当年的意外我们都很惋惜。”

    魏无羡笑着摇摇头,又说:“接下来我会派助理接洽后续事宜,有什么要求请务必不要客气,尽情提好了。”

    他们又客套了两句,校长叫来秘书让把人好好送出去,魏无羡与他告辞的时候补充了句:“对了,这件事请千万暂时保密,我不想太早曝光。”

    “没问题,”校长笑道,“魏先生是想低调行事,我们理解。”

    魏无羡点点头:“算是吧。我的任性给您添麻烦了。”

   他迎面和蓝启仁撞上时先是怔了怔,随即有些拘谨地问了声好,蓝启仁点过头皱着眉进了办公室,心不在焉地回想刚才那笑容里一点莫名的讨好意味:“校长,刚才的不是江氏的魏无羡?”

    年迈的老人合上文件夹:“青年才俊吧?他想给学校捐一座图书馆,还打算设个奖学金……”

    蓝启仁道:“怎么突然?”

    “这还要说起你侄子,”校长乐呵呵地,“说是机缘巧合认识了他,觉得这个朋友非常优秀,又想起自己父亲当年是在这所学校毕业,兴起了要做点什么的念头。现在他们这样的太子爷,虽说名下做公益的多,真像这样特地跑一趟的还是在少数……”

    蓝启仁面无表情地看着校长将文件夹推到一边,不知道该说什么。


    -tbc-

    情人节快乐~


评论(51)
热度(600)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