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自以为 10.

    自以为

    ——

    学霸机x少爷羡

    ——

    

    10


    温情面无表情地抬起一手:“你等等,我消化一下。”

    魏无羡干笑:“这有什么好消化的,我该说的不都跟你说啦。”

    温情棒读:“你发现你给忘机带的麻烦比你想的还多,还被他叔父正面打脸,然后你的补救方法是——瞒着人家给学校捐了座图书馆?”

    魏无羡身子后仰躲开随时有可能发起的弹额攻击:“什么跟什么?被你这么一说怎么觉得傻得冒泡?”

    “不是被我一说,是本来就是。”温情狐疑地打量魏无羡神色,半晌欲言又止,魏无羡当没看到:“算不上补救,认识蓝湛以前我就准备着的,好歹是我父亲母校,只是蓝湛让我想起了这茬而已——顺水推舟在他们学校那里卖个人情罢了。”这事能推进这么快也是因为之前就立过项。他看了眼表:“江澄那边的局快该散了。”

    “你舍得约江总了?”

    “哪敢约他?”魏无羡笑嘻嘻地跳下椅子,“我名下的基金还跟他共用着团队打理呢,这会儿该收到信了——我得躲他几天,拜啦,情姐姐。”

    温情:“……”

    温宁刚清点好库存从后厨里出来,看温情自个儿站在那儿,好奇道:“姐姐?怎么了?”

    温情喃喃:“……我在想,江晚吟那臭脾气也算得上情有可原了。”


    魏无羡回家前绕了点路去一家老字号的广式餐厅打包了隔天的早餐,回家时哼着荒腔走板的小曲儿,打开边脱鞋边扬高声音:“我回来啦——”

    不消片刻蓝忘机从里间走出来,棉麻制的素色衬衫和长裤,漆黑的头发在暖黄的灯光下透出柔和的褐色,他点点头:“回来了。”说完去接魏无羡手里的外卖袋,袋子交手的时候却被魏无羡反手一抓一拉,蓝忘机往前一步稳住身体:“……怎么?”

    魏无羡笑嘻嘻地扶着蓝忘机站直:“吓你啊!下盘挺稳嘛,这都拉不倒。”

    “无聊。”蓝忘机微别过头,“粥洒了怎么办?”

    “再出去买啊。”魏无羡换好拖鞋才发现自己还拉着蓝忘机,松手时不知有意无意从小臂滑到手腕才挪开,边转身边语气轻快道,“蓝湛,你们那个评选结果什么时候出?”

    蓝忘机提袋子的手捏紧了又慢慢放松:“周三周四会有消息。”

    魏无羡绕到厨房拿了个苹果出来,蓝忘机跟进去把早餐放进冰箱,顺手从他手里接过苹果拉过垃圾桶开始削皮。魏无羡随便调了个频道漫不经心地看着:“也不用问,多半是你了。”

    “不一定。木师兄的那篇也是新兴方向,而且实验设计……”他讲到一半魏无羡的手已经摸向苹果,蓝忘机不得不用刀柄拍了下,“没削完,小心手。”

    “可蓝湛你讲得最好啊。别人讲我都没听进去,就你我是认真听完的。”

    蓝忘机动作一僵,苹果皮终于被削断落下,魏无羡不知什么时候侧过脸,歪头看着他。他本来想打趣一句“害羞了?”,目光落在蓝忘机微红的耳廓时却吞下了嘴边的话。

    沉默里只有电视里的主持人还在孜孜不倦地讲个不停,但也只是毫无意义的音节融进背景里,但这样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蓝忘机挪了下苹果,低声说:“谢谢。”

    魏无羡反射性地说:“不客气。”

    说完之后只想给自己一巴掌:这算哪门子的尬聊?

    蓝忘机专心削完苹果切下一小块用刀子叉着递过来,魏无羡坐起身,自然而然地偏头咬掉,叼在嘴里才意识到不妥。

    好在蓝忘机看上去没什么反应,只是提醒他:“小心刀。”

    魏无羡嚼着苹果说了个含糊的好,用余光打量着蓝忘机表情,在下一块递过来时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地伸出手。

    吃完苹果两人一块儿看了会儿电视,差不多快到蓝忘机的睡觉时间,两人道过晚安,魏无羡仰在沙发上从扶手后面看蓝忘机走进卧室,突然喊:“蓝湛。”

    对方很快回头:“怎么?”

    魏无羡顿了一下:“周末想去上次那家农家乐吃鱼。”

    “周天可以,周六要去实验室收结果。”

    “那就定了,”魏无羡转转眼珠,“我能叫上聂二他们不?”

    蓝忘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随你。”

    魏无羡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自己在那笑个不停,好不容易停下来发现蓝忘机还站在那里望着,素来缺乏表情的俊美面孔上有点无奈,目光却是柔和的。

    这表情,可真要命。魏无羡暗自嘀咕,催蓝忘机赶紧去睡觉。

    他刚才想问的倒不是这个,蓝忘机搬来近一个月,家里公寓按理说差不多该返修好了,魏无羡原本想确认一句,又迟迟不想开口。

    他独居多年,自由惯了,三天两头嘲笑江澄还要向父母报告行程。可这一月以来,竟然觉得有蓝忘机很好,哪怕这个人和自己作息南辕北辙。家里有另一个人的气息,早点回家的话门缝里会透出灯光,需要考量另外一个人的安排,原来会以如此轻盈的形态填充自己的生活。

    都有点忘记一个人住是什么感觉了。


    评审的结果下来,名额毫无争议地定给了蓝忘机。他面上不动声色地接受周围人的祝贺,晚上回家的时候主动和魏无羡提起,后者原本懒在沙发里,闻言一下子坐直:“这么大的好事怎么不早说?那今晚得庆祝下,来来来,我们去吃宵夜。”

    “晚餐才吃过不久,”蓝忘机蹙眉,“再则,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

    “你这优等生发言,真是……”魏无羡眉毛一挑,“蓝湛同志,生活需要仪式感!”

    “你想吃的话去就是了。”

    “真不给面子直接拆穿我?”魏无羡苦着脸,“你看看我最近,不通宵不喝酒连局都没怎么出,天天搁家里看电视,提前过上退休干部生活了——总不能连吃个夜宵这么小的愿望都不满足我吧?”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蓝忘机不知道想到什么,有些拘谨地抿了抿嘴唇。没等到魏无羡的探究,他清了清嗓子站起来:“夜里凉,多穿点,走吧。”

    说是吃夜宵,魏无羡也没好意思抓着人家去吃羊肉串,善良地选了家店吃夜茶。刚点完东西去洗手间的功夫就碰上很久未见的一个少爷,对方见了他乐了,隔着老远夸张地吊起声音:“哟这谁啊?我眼睛没花吧?”

    魏无羡心里不耐,还是给足面子站定:“就是你英明神武的魏哥哥。”

    “魏少,魏哥,”那人一脸戏谑地靠过来,“可有段日子没见了,大家都在传你干啥去了,问江少也不说。”

    魏无羡漫不经心地打哈哈:“最近有点忙。”

    “魏少你可真不老实!聂二说你在金屋藏娇呢,”对方揽过他肩膀,“今天不会就是带着陈阿娇来吃饭的吧?”

    魏无羡斜眼瞥他,目光中隐有冷意:“小明的爷爷活到了八十岁。”

    “哎,瞧您说的,您老人家的八卦怎么能是闲事呢?”

    魏无羡打掉他的手,用手背轻轻拍了两下那张比长城还厚的脸皮,脸上笑嘻嘻地:“跟我吃饭的是我兄弟。下次再听到你们说什么藏娇……”

    说完他视线落到后面来找人的小美女身上,歪头挑高眉露出无往不利的笑,低声落下最后的威胁:“……我就截你们的胡。”

    他回去座位时蓝忘机多看了两眼,问道:“遇到熟人了?”

    “对,一傻孩子,太久没人教训了。”魏无羡心情轻快,“这虾饺闻着真香。”

    蓝忘机就着他的话给他夹了一个在碟里:“小心烫。”

    魏无羡边拿筷子边催他:“你也夹一个。”

    蓝忘机刚夹起来,魏无羡就夹着自己的那个和他的虾饺碰了碰:“虾饺代酒,恭喜你获选,蓝湛。”

    蓝忘机无语点头,看着对面的人神采飞扬地将虾饺“一干而尽”,认真地说:“多谢。”

    他嘴角轻扬,像是个微笑。


    周末农家乐聚会魏无羡抓着聂二就是一通狠灌,聂怀桑哭丧着脸往江澄那跑,以前江澄为了和魏无羡作对是一定会保他的,可今天江总铁了心视而不见,和温情怼个没完,压根没有替他做主的意思。聂怀桑高呼交友不慎,慷慨就义,干下一杯深水炸弹,光荣捐躯。

    江澄哼笑:“自己心虚还不让别人说?”

    “我灌他的时候你怎么不冒泡?”魏无羡笑嘻嘻地,“不愧是我的好师弟,心里还是向着我。”

    “……少自作多情。”

    魏无羡眉毛一挑,也没继续拆他台的意思,两个人碰了碰酒杯都抿一口了事,江澄又说:“这周你推的我就当给你放假,下周开始跟我去金鳞谈生意。”

    “江少,江氏这是没人了么,您怎么总点我出台啊?”

    江澄嫌恶地看他一眼:“去你的。等这段忙完了,你可以歇上一段——上次你调资金倒让我想起来,城西那片地你到底怎么打算的?”

    魏无羡懒洋洋道:“有点眉目了,你看着吧。”他看向对面奉行食不语原则一直在默默吃饭的蓝忘机,后者微皱起眉,冲他轻轻摇头,魏无羡会意,乖乖将手里的酒趁江澄侧头和温情说话的当儿,毫不客气地倒进了对方的杯子里。


    江澄说到做到,周一魏无羡就被抓着做起了苦力,白天陪跑公司,晚上陪出饭局,连着几天没和蓝忘机撞上面,周五终于等到了江澄的良心发现,下午就跑去蓝忘机的学校打算给他个惊喜。魏无羡方向感好,去过一次蓝忘机的实验室就已经把路线谙熟于心,找了过地方坐着等人出来。

    蓝忘机没等来,倒等到了他的两个学弟,两人都一脸凝重,小声地议论着什么。走廊里没人,他们哪怕压低了声音,内容仍旧一字不差地落进了魏无羡耳中。

    等他们回了实验室,魏无羡慢慢抬头盯着那扇门,低低地“啧”了一声。


    如他所想,出来看到他的蓝忘机除了问了句“怎么在这”什么都没说,魏无羡也装不知情,两人找了过地方吃完饭便回家,一路蓝忘机虽然表现如常,片刻的走神还是被时刻将目光锁在他身上的魏无羡捕捉。

    他让蓝忘机先上楼,等电梯门关上才拨了聂怀桑的电话:“聂二,对,少贫嘴。我正经有个局让你牵……你是不是跟漠北出版的二老板挺熟的?对,就是那个姓尚的……”

    “有事拜托他帮忙,”魏无羡拨弄一楼大厅里每日更换的鲜花,看着墙壁上镶嵌的镜子里自己的表情,“回头有你的好处,乖。”


    -tbc-


    这篇真是,每次更新看上一章都想打死自己,改了点点9的末尾,估计完结要大修……

    咸鱼时间结束,最近大概会很勤快

评论(53)

热度(801)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