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忘羡]自以为 11

    自以为


    11


    魏无羡出手出得雷厉风行。

    在餐厅楼下送走脸色不豫的几位“贵客”,又和聂怀桑一块儿等着把半醉的尚清华交给来接人的家属,魏无羡长吁一口气,在裤兜里摸了半天没摸着东西,聂怀桑斜里就递了根烟过来。

    “多谢多谢。”他接过去也不急着点,当笔似地把细长香烟在手指间转来转去。

    聂怀桑嘴角抽了抽,苦笑说:“少给我找事就行……你看刚才漠总把我瞪得。”

    “哈哈。”魏无羡随手抓下半空里聂怀桑丢过来的打火机,“瞪你就瞪你,又不是上来打你,还能掉块肉不成?”

    “……脸皮厚还是你厚。”

    魏无羡笑笑,慢慢换了副沉思深色,琢磨着那几个人什么时候能把事情办妥。

    聂怀桑打量着他,掐着嗓子喊:“魏哥。”

    被叫的人两根手指松松夹着刚点燃的烟,漫不经心拉了拉衬衫领口,偏过头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干嘛?”

    “你这男友力可以的。你看这事办得,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情儿出气。”

    魏无羡冲他挤眉弄眼:“怀桑弟弟,你这是吃的哪门子醋啊?”聂怀桑刚要开口,又被噎了回去,“你那能跟蓝湛比吗?”

    聂怀桑皮笑肉不笑:“是~是~是,人是我叫的,帐是我结的,那我也不能和田螺仙子蓝氏忘机比啊。”

    “哎哎哎,什么跟什么?你说说看,以前哪回捅娄子我和江晚吟没帮你兜底?”魏无羡掐灭烟头,“不是一样的道理吗。”

    聂怀桑的声音在片刻的沉默后轻轻飘了过来:“扪心自问,魏少,换了任意一个人,你会不会做到‘这一步’?”


    蓝忘机得到的那个名额是在专业界里一个很有名的论坛上做成果展示,主办方之一是他们业内最权威的期刊,蓝忘机这篇论文在试讲之前就已经通过期刊本身的审核,待修改和排期发表,照理来说送选这次论坛更不会成问题,谁知编辑部将申请打回,理由是蓝忘机没有博士学历,有损论坛的学术权威——且这条“标准”并未事先告知。

    这理由还是院长去问的副主编得来的,然而几个老资格的教授心里都清楚,负责审核的副主编以前在专业上屡屡和蓝启仁有冲突,性格又略有偏激,蓝忘机被为难,一半因为学位原因,一半恐怕还应在蓝启仁身上。

    蓝启仁听了大发雷霆,亲自去了趟编辑部,结果和那位副主编发生口角,矛盾恶化,咬死了在人选上不会让步。

    蓝忘机为这次论坛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面对这种情况,提出不如就更改人选,让评审顺位第二的木清芳去,学历也满足;学校方面,尽管不满编辑部的傲慢态度,也不得不考虑让步。

    魏无羡恰在这时获悉此事,让助理查清来龙去脉,那家期刊划在尚清华的出版集团下,当即先让聂怀桑把尚清华叫出来套近乎说情况,接着就由尚清华大老板牵线把负责人请出来吃饭。席间魏无羡很不客气,越过他们的顶头上司尚清华给了那个副主编一顿难堪——就见他拿着酒杯笑嘻嘻把人拉到一边说了会儿话,聂怀桑他们就看见被叫过去的人当场表演人脸变色,最后脸色发青地回到座位上。

    于是周四和校方僵持不下的期刊编辑部隔周毫无预兆地松了口,赶在周末前送来正式的邀请函,主编态度诚恳地给蓝启仁打了个电话道歉。这突然的转变令校内知情人心中存疑,当事人却一头雾水,只能不动声色应对旁人委婉的探寻。


    魏无羡回家时蓝忘机把讲稿摊了满桌正逐句斟酌,听到门开的声音笔下一顿,却没有预料中的招呼。蓝忘机放下笔出了房间:“魏婴,你回来了。”

    走近了交杂的烟味酒味扑面而来,蓝忘机反射性地皱皱眉,魏无羡半侧着身子,瞄到他表情连忙摆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呛到你了吧?你先继续忙,我去冲澡。”

    蓝忘机嗯了声:“蜂蜜水要么?解酒。”

    “没必……”魏无羡挪开相交片刻的视线,“来杯吧,明天要早起,谢啦,蓝湛。”

    等他洗完澡出来,客厅茶几上搁着尚温的蜂蜜柠檬水,蓝忘机则坐在沙发边看资料,电视开着,声音关到最小,是他习惯的背景音。

    魏无羡走过去拿起杯子,瞄了眼专心致志的对方,装作不经意地问:“对了,你上次说的那个论坛是什么时候?准备得怎么样了?”

    “下月底。在改讲稿,之后会去主办方那边试讲。”

    “你们规矩也不少啊。”魏无羡手指无意识地敲着玻璃杯,心想还算那个副主编识趣,“顺利就好。”

    蓝忘机忽然抬头看向他,他眼睛颜色浅,迎着光时透如琉璃,魏无羡心里一悸,低头去找遥控板,一时间没找着,熟悉的手托着遥控板进入视野:“在沙发上。”

    “哈哈真是,一通好找。”魏无羡干笑着去拿,手指不慎划过对方掌心,温热的触感犹如细小电流,顺着指尖烧到心口。两人默契十足,各自若无其事地收回手。

    “魏婴。”

    “嗯?”

    “再不喝就凉了。”

    “蓝湛,你可真奇怪,看个资料也知道我没有喝水。你是不是在偷看我?”

    “……无聊。”

    “我跟你有聊就成了。”魏无羡这话说完就后悔了——不,应该说从上一句开始就后悔了。他沉默下去,盯着电视神游天外,丝毫没有注意到蓝忘机投过来的复杂视线。


    蓝忘机说不上是哪点不对,但那晚之后,他和魏无羡之间的关系陡然微妙起来。一切如常,可间或的走神和偶尔刻意避开、又马上拉回的视线犹如落入湖面的石子,荡开转瞬即逝的涟漪。这似是而非的平常反而比直观的变化更令人无所适从,蓝忘机将魏无羡的反常纳入眼中,一语不发。

    周六晚上蓝曦臣和他吃饭时顺口问起魏无羡最近如何,蓝忘机沉默片刻说:“挺好的。”

    蓝曦臣试探地看他:“你们吵架了?”

    “……大哥……”

    蓝曦臣忍俊不禁:“看忘机你方才的表情,忍不住开个玩笑。”他放轻声音,“是你自己也没头绪吧?”

    和蓝曦臣的交流从小就省心而方便,说不出口的情绪,他的兄长往往能从他细微的表情里读懂。蓝忘机垂下眼:“是。”

    “忘机,人和人之间不能靠猜来交流的,如果你有什么疑惑,就去问。”


    两人难得见面,蓝曦臣送他回家时已经差不多是他的睡觉时间,魏无羡没在家,家里空荡荡的,明明天气还不算冷,蓝忘机却无端觉得凉。他洗漱完毕准备睡觉时接到了魏无羡的语音信息,对面音乐声很大,有很多人在说话、大笑,嘈杂的背景里传来魏无羡发闷的、呼吸急促的声音:“蓝湛…帮我个忙,我喝多了,你来接下我。”

    蓝忘机翻身而起,拿着电话的手甚至在发颤:“地址给我。”

    十月的夜里已经有点凉,蓝忘机穿上衬衫长裤随便套上一件针织衫便急匆匆小跑出门打车。这个时间的S城不算堵,二十分钟就到了目的地。这家颇有名声的KTV装修得金碧辉煌,连走廊里的顶灯都挑选了浮夸的水晶灯式样,蓝忘机在指路下径自奔向魏无羡给的房间号,猛地推开包厢门,在一众着装时髦的男女错愕的视线下迅速锁定了坐在房间中央的魏无羡。

    “你谁啊?”离门最近的人站起来,满脸不悦地去拉他,蓝忘机冷着脸轻巧避开,绕过矮几走到魏无羡面前,俯下身扶住他肩膀:“回去了。”

    “蓝湛,你来得还挺快。”魏无羡除了脸有点红看起来还行,可那时不时涣散的视线昭示着情况并不乐观。

    他旁边一个人打量着蓝忘机在暧昧灯光下依旧出奇俊美的面孔,轻佻地笑了声:“魏少跟我们玩儿得正开心呢,别扫兴嘛。来了就是朋友,坐下来一起玩?”

    蓝忘机压根不搭理,皱着眉避开对方想拍他肩膀的手,去架魏无羡的胳膊。

    “你……”那个人见自己被忽视,有些火大,改伸手去抓魏无羡,被蓝忘机重重打开:“别碰他。”

    冰冷的视线如有确实的质量,只是扫过便压得人喘不过气,那人被盯得倒吸一口冷气,刚要说点什么,魏无羡便扭头似笑非笑地看说话的人:“一起玩儿?下回吧。”

    “魏少,你这说走就走,很不给我们面子啊…”

    “你还能拦我不成?”魏无羡仍旧笑着,“面子都是自己挣的,哪有让别人给的?”

    蓝忘机全不理会旁人的视线和议论,架起他径自走向包厢门口,每一步都能感到魏无羡越发倾斜的重心。

    魏无羡模糊的视线里是蓝忘机秀丽的侧脸,之前全凭一口气撑着,现下令他安心的人就在身边,放松之余,压下的不适也一股脑地涌上来,魏无羡深吸一口气:“蓝湛……一会儿打车你带我去医院,他们给我的酒有问题。”

    “好。马上到门口了,你坚持下。”蓝忘机绷紧下颌,极力控制情绪,经过压抑的沉静嗓音抚平魏无羡心头的焦躁和不悦,也勾起那个在他心头压了好几天的问题。

    聂怀桑问他,你会不会?

    在对方面前装一无所知,瞒着他亲自出马,事后还完全没有合盘托出的打算,这种迂回曲折充满保护姿态的行事方式,换了任何一个人,你会不会?

    魏无羡在发现酒里有异,身体开始失去控制,自己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通知蓝湛时,终于得出了当时缺席的答案。

    他在迎面扑来的秋夜凉风里回答自己:“不会”。

    

    -tbc-


    越难越爱,越写越烂,八字箴言甩自己脸上……

评论(60)
热度(629)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