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喻黄]扫黄奇缘

  最后重复一次:这是一个丧病的脑洞/////////

  ——————————————————————————

  扫黄奇缘


  开玩笑归开玩笑,叶修虽然把这件事揭过去了,但却不能当什么都没发生。
  用叶修的话说就是:“你身为扫黄大队的副队长,就算真去嫖了,也不该被抓个正着是不是?拉低我们大队整体智商水平你造吗!”
  然后在黄少天愤愤不平喋喋不休地反嘴炮中,叶修随手捞了个扩音喇叭过来在办公室里大喇喇地宣布了处分决定:“你,就是你啊黄副队,去审讯室坐三天写个检讨出来,一万字。”
  黄少天登时就怒了:“卧槽写检讨也就算了为什么我要去审讯室坐三天?”
  叶修把扩音喇叭往路过的刘小别手里一塞,轻描淡写:“我们想安静安静。”
  
  黄少天炸毛归炸毛,从来都很知道轻重,这次的确是自己欠考虑,当即就碎碎念着把笔纸一抓往审讯室去了。
  他坐下来,对着空白的稿纸开始发愁了。
  ……一万字的检讨,写个啥?检讨的点在哪里?写我错了,我不该和人在单位重点抽查对象的酒吧里和人滚床单?还是写对不起组织,我其实是个GAY?
  黄少天深深的忧郁了。
  
  大队的人对惨遭禁闭的黄少天表示了深刻而亲切的慰问,他们不辞辛劳,在繁忙的工作之际纷纷抽出时间轮流进审讯室送水,向黄少天同志送去了组织春天般的温暖。
  
  第一个来的是方锐。
  方锐把自己的搪瓷缸子往桌上一顿,盯着黄少天脸二话不说先笑了个够,直到黄少天愤愤不平拍案而起扑了过来才勉强止住。
  方锐歪在椅子上吊儿郎当地坐着,倍儿深沉地说:“耻辱啊,黄少,耻辱啊!”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行了行了没见我在反省吗这个梗还要跟我重复多少遍啊无不无聊啊点心大大?”
  “我不是说这个,”方锐邪魅一笑,“我是说,你一当年警校的风云人物,近身格斗全校数得出名头,居然被一个斯斯文文的教授压……”
  方锐感叹:“耻辱啊,黄少,耻辱啊!”
  黄少天哽了。
  方锐把腿翘到桌子上继续得瑟:“当年谁天天嚷自己是纯1,啊?现在还说不说了?”
  黄少天:“……怎么着怎么着,你被幼儿园老师压就很有底气了?”
  方锐特别坦然:“我跟我家老林好的时候我还没进警校呢,跟你的情况能一样吗,扫黄大队黄副队长?”
  黄少天:“方锐你妹的你还能更不要脸一点吗?”
  方锐一本正经:“骂我可以,别带我妹啊。”
  
  方锐调戏完黄少天,一本满足地走了。
  
  
  第二个来的是扫黄女神,呸,扫黄大队当家女神苏沐橙。
  苏沐橙甩了一袋瓜子在桌上,笑颜如花眉眼盈盈,端方无比地坐下了。
  这简直就是要长坐的架势。
  黄少天警惕地说:“苏妹子干嘛干嘛啊,我可不想和你交流人生啊你找莫凡去找莫凡去,我这儿写检讨忙着呢。”
  苏沐橙微笑:“我就是关心一下你。”
  “免了免了。”
  “怎么能免了,”苏沐橙卡兹卡兹嗑瓜子,“这是一桩多么动人的爱情故事。”
  “你别天天跟隔壁楚队一起看电视剧你造吗,看多了智商会下降的。”
  “我去和云秀原话转达一下?”
  “卧槽你还真是叶修他妹!别学他那么心脏成吗成吗?还有点大队女神的样子吗?”
  “那本来就是别人封的,”苏沐橙优雅地吐出瓜子壳,“你和那个喻教授怎么看对眼的啊?”
  黄少天不说话了。
  黄少天拿笔戳着稿纸,几下子就把最上面一张纸戳出个洞,他把只写了检讨两个字的稿纸一扔:“就那样呗,觉得这个人顺眼咯,想一块儿过下去。”
  苏沐橙把瓜子仁吐掉,把瓜子壳嚼了进去:“……你是黄少天?”
  “卧槽几个意思啊你?!”
  苏沐橙犹自不信,震惊地抓起自己的瓜子袋,飘了出去。
  “苏沐橙!!你把你的瓜子壳收一收!!”
  
  后来大家都过来送了送水——其实都拿的自己的水杯,黄少天最后自己跑到门口的饮水机接了杯白开水——并表示了亲切的慰问——审讯室不停传出黄少天炸毛的嘴炮声——然后由衷满意地拍一拍衣袖,热情高涨地再一次投入工作中。
  连莫凡都跑过来了(一看就是被苏沐橙撺掇的),坐在黄少天对面紧紧盯了他好一会儿,直到黄少天要烦躁地起身把他拎出去之前才蹦出了一句话:“真爱?”
  黄少天有气无力:“你用得着这么听苏沐橙的话?想追她?”
  莫凡面无表情:“不关你事。”
  黄少天不理他了。
  
  那天直到下班黄少天也没写出几行字来,最后叶修叼着烟走过来说今天没事他可以早点回家了,接着扫了眼黄少天的稿纸:“你行吗?都一天了才这点儿字,我要的可是一万字啊少天大大。”
  黄少天咬牙切齿:“等着听检讨吧,叶不羞!别到时候听哭了!”
  叶修:“听什么哭?听你检讨自己不该选错地方谈恋爱哭吗?笑哭的吧?”
  
  最后黄少天走出公安局迎面看见喻文州站在路边等他时已经HP快归零了。
  已是深秋,街边的法国梧桐正是一年里最美的时候,金黄的叶子层层叠叠铺向黄昏天色,一派暖意。
  喻文州穿着一身灰色长风衣,脖子上挂着白色流苏薄围巾,靠在他自己那辆黑色捷豹边漫不经心地翻手机,侧脸温润清俊的线条令路人不停回头。他心有灵犀般忽然朝这边望过来,立刻弯起漆黑眉眼,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黄少天就觉得,嗯,血条又上去了。
  的确是这样的,也不知道怎么就看对眼,连念了许久的位置问题也可以抛在脑后,连在那种对自己而言工作大于放松的地方都可以擦枪走火,单就想和人一块儿过下去。
  虽然这个故事细细想来……情节委实荒谬了些。
  
  喻文州绕回驾驶座,一边发动引擎一边对轻快跳上座位的黄少天笑道:“检讨写了多少字了?”
  “……别提了才写了八行。”
  喻文州抱歉道:“…昨天是我不好。”
  “别啊,”黄少天没精打采,“这怎么能是你的责任啊完全就是倒霉而已…我现在算是知道乐乐这么多年都什么感受了。”
  喻文州轻笑:“你这么没精神的样子,倒是很少见。”
  “哎其实也没啥就是今天被队里那群混蛋当副本BOSS一样轮了怪不爽的,一群幸灾乐祸的家伙!”
  “嗯…要不我帮你写检讨好了?”
  “得了本来也是我自己欠考虑…”黄少天想了想,“不说这个了吧,我们去哪?”
  “去吃饭,同事介绍了一个不错的餐厅。”
  “嗯。”黄少天点点头,“要开多久?”
  “现在高峰期得有个四十分钟吧,”喻文州调低收音机的声音,“你先睡会。”
  黄少天闭了眼把身体往下缩了缩,打算在座位上补补眠。
  喻文州正专心开车呢,旁边本该睡着的黄少天却突然喊了句:“喂,文州。”
  喻文州看过去,黄少天还是闭着眼没动,就应道:“怎么了?”
  黄少天声音闷闷地,带着点罕见的局促:“什么时候我搬去你家呗。”
  喻文州一愣,立刻就眉毛一弯,无限温和地笑了:“嗯,我帮你搬。”
  黄少天闭着眼睛又默了半晌,才说一句:“……这样下次就不用担心再碰到我们大队的了。”
  喻文州心想:……可不可以不提这个。
  
  黄少天倒也效率高,第二天一下班就吭哧吭哧搬了一部分东西到喻文州家里。
  他的东西少,喻文州的东西也不多,但两个人的东西一加起来就变得满了起来。
  喻文州笑:“像个家了。”
  黄少天正在把自己的衣服往衣柜里塞:“那必须啊。”
  他扭过头去,明亮的眼睛正对上喻文州带笑的视线。
  
  第三天黄少天飚手速写完了他的检讨,一把推开审讯室的门找到叶修,十分得意:“我写完了。”
  叶修眼皮也不撩一下,专心对着电脑打报告:“念吧。”
  黄少天压根儿就不怕他这一招,特别淡定地在周围一堆人探头探脑的视线里打开稿纸清清嗓子,郑重其事地念了起来。
  
  “身为一个人民警察,而且还是打击非法性交易的人民警察,贸然深入重点打击地区是我的不对……”
  “在调查过程中,因私事做出欠缺考虑的行为,给自己、给同事造成了麻烦的境况,……”
  “在此,我,黄少天,郑重对自己的贸然行动做出检讨,请组织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让我重新投入到伟大的扫黄事业中去。”
  
  久久鸦雀无声。
  方锐喃喃:“卧槽,黄少,你瞎扯的功夫……真是更上一层楼啊。”
  刘小别深以为然:“脸皮也更上一层楼了。”
  黄少天挥挥稿纸,不耐烦地冲他们翻白眼:“说什么呢说什么呢,我这是郑重其事合乎规定的检讨啊,你挑得出来错不?”
  叶修叼着烟:“少天,成,给你一个再次投入伟大的扫黄事业的机会。”
  “有人举报杰西卡酒吧有问题,这还是第一次那一片儿有地方被举报…怎么着,你去暗访一下看一看?”
  他说完又漫不经心补了句:“你这次要是访着不方便的话,记得提前给我们个信啊。”
  
  黄少天想起今天晚上和喻文州还有张佳乐孙哲平王杰希在那边碰头的约定,瞬时间就悲愤了:“……幸运E这玩意儿真是能传染的?”
  

  -END-

  嗯它END了……本来就只是一个短小的梗,后面些其他梗已经和本篇剧情连不起来了///以后会整理小段子发

  实习之后写东西的时间锐减,感觉自己画风不稳定了起来orz这个结尾仓促了,其实原来想的时候中间的剧情就是一段一段跳的

  谢谢大家的不嫌弃and喜欢////////////

   @Seine塞子                 双修劳模好塞我更了呀~好塞的脑洞特别魔性///////////


评论(16)

热度(333)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