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忘羡]自以为 13

自以为


13


目的与手段的不正当会否导致结果的不正当,大约不论在哪个领域都是无解的命题。魏无羡自问对蓝忘机的真心里毫无当初较劲的好胜心,可就连他自己追溯到开头也会心虚。

好坏并非账目,无法彼此消抵,这是世人常常忘记的道理,魏无羡也难免怀抱些许侥幸,对温情说:“我会自己告诉他的,时机合适的时候。”

温情用她为数不多的温柔绕过了时机的问题,无言地拍拍对方肩膀以示鼓励。

魏无羡回了她一个心不在焉的笑:“情姐姐,对我你还不能多点信心吗?”

温情嗤笑:“本来有的,被你消磨得差不多了。”

“这都什么话?太让我伤心了。”

“我是直的,我就逗逗他,交个朋友而已,”温情面无表情地棒读,“这都是谁说的?”

魏无羡没脾气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湿没湿不知道,走了弯路是真的。”

魏无羡不知想到什么,忽然大笑出声,笑够了才扶着吧台边撑起上半身看一脸“你有病吧”的温情:“惨,我都被你带跑了,去想那么远的事!”

“什么?”

“在动机之前,我要不要表白,蓝湛喜不喜欢我,都是未知数。”魏无羡好笑,“说不定坦白之前就出局了,”说完表情一敛压低声音,“‘我把你当兄弟,你竟有非分之想!’”

温情无语地看他自个儿在那里自导自演,她也不知为何,在确认魏无羡心思时,似乎从未考虑过蓝忘机会不会、是不是喜欢魏无羡。

她压下心里的违和感,嫌弃道:“差不多得了,店里小姑娘都被你吓傻了。”

 

蓝忘机准备已久的学术论坛迫在眉睫,魏无羡和他相处的时间也少,顶多隔天去学校接一次。他现在倒开始注意影响了,从江澄那骗了辆低调的商务车远远在路口等着,开着奢华跑车抱着玫瑰赌在校门口的阔少也就成了学校bbs里被遗忘的都市传说。

到当天,蓝忘机要先去学校和蓝启仁一起出发,魏无羡则辗转托一个朋友带着入场,轻描淡写地开玩笑:“正好有朋友在,去瞻仰一下大学霸的光环。”在蓝忘机无奈的视线里又笑嘻嘻地并拢五指举起来立军令状:“保证不会听睡着!”

“我不是担心这个。”

“那怎么啦,我去你难不成会紧张啊?”

蓝忘机眼睫轻颤,微妙的停顿令原本心不在焉发微信的人抬起头,但对方已经端着碗碟起身:“无聊。吃饭的时候别总玩手机。”

如果是往常,魏无羡恐怕要穷追猛打地问:“到底是不是会紧张?”但他却咬着筷子尖望着蓝忘机走进厨房的背影,心里几个念头一闪而过,快得令他来不及分辨。

临出门前魏无羡笑嘻嘻地:“要我给你加油吗?”

蓝忘机扫他一眼没说话,穿好外套搭上门把手时才侧过头,认真地“嗯”了一声。

魏无羡忍住笑意,弯着眼郑重道:“加油啊,我知道你行的。”

蓝忘机的目光柔和些许:“谢谢。”

 

高分子材料曾沉寂过一段时间,3D打印技术的面世才让这个学科重归焦点;蓝忘机的研究方向恰好是其中备受瞩目的医用材料,仿生材料在植入人体后的短时间里容易引起不正常的组织增生,他做的材料改进正针对这个技术难关,可以说不管是在学术还是在应用领域都颇具意义,加上其叔父兼导师是大佬级人物,魏无羡在展厅里看实验展示时就听到不少人在议论。他仰头心不在焉地看着报告上不知所云的英文缩写和抽象的分子链结构,耳边来来去去都是什么PPF、PPL,带他进来的朋友笑他:“魏少,你不是要进来经受学术熏陶吗?怎么一脸生无可恋的,一会儿开讲了可别睡着啊。”

魏无羡打了个哈哈,无意解释自己真正来意,闲聊片刻准备进入内厅入座。

 

足够容纳一千余人的展厅装潢精致,座位呈扇形阶梯式展开,已经坐满大半。魏无羡谢过朋友的好意,一个人挑了稍远位置望向台上古朴的木质讲台和其后巨大的投影屏。冗长的开场致辞令人昏昏欲睡,但紧接着出场的蓝忘机足够吸引所有游离的目光和注意力。他一身笔挺的深蓝西装,系着银灰色的窄款领带,头发向后梳,笔直地站在讲台后,灯光下如一尊精致的雕像。

他跨出讲台,动作利落地致意,扶着讲台边沿,稳声道:“尊敬的各位代表,各位专家,各位……”

一个月前听不懂的东西,现在当然不可能就听得懂了,但与当时带着几分轻佻的欣赏迥然不同,魏无羡专注地望着台上人,蓝忘机虽然准备了讲稿,但用到的时间并不多,显然成竹在胸,平稳的声音或许缺乏起伏,却格外有说服力。

中间蓝忘机似乎是看到了魏无羡,目光一顿,说话内容依旧流畅。二十来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现场掌声如雷鸣,魏无羡跟着认真拍了几下,对下意识望过来的蓝忘机眨了眨眼睛。

后面的环节魏无羡干脆趁着中间休息时溜出去,望了半天想找蓝忘机,对方却被不少人围着,既有一看就知道成名已久的专家,也有过来观望的赞助商。

魏无羡站在原地,远远看着站在人群里的蓝忘机,他仍旧严肃冷淡,神情却专注,丝毫没有初出茅庐的年轻人难以克服的局促紧张。

他本来想着,要是有合适的借口,不如找上蓝启仁和他们实验室搞搞合作,可是现在看来,并不需要自己,这个人原本就足够优秀。魏无羡既自豪,又黯然。        

他给蓝忘机发短信:“我还有局,先走啦,晚上要来接你不?”

蓝忘机回他:“有叔父在,不必。少喝酒。”

“少喝酒有点难啊!不能瞎答应你。”

“那我去接你。”

魏无羡捏着手机笑起来,他朋友知道他要先走特地过来招呼,见他的表情有点儿复杂:“……这么严肃的地方你怀什么春呢?”

 

蓝忘机当天理所当然地和蓝启仁去了庆功宴,隔天又被魏无羡拉着要单独庆功,定的是第一次一起吃饭的淮扬菜馆,特意来接待他们的经理隔着老远笑:“魏少很久不来了,我们还担心饭菜不合您口味。”

魏无羡挑眉:“上次没带卡,糗出大了,一定要等你们忘了才好再来。”

经理忍俊不禁:“可是您这一说,我就又想起来了。”

魏无羡一副后悔的样子,余光里瞥见蓝忘机脸上的无奈神情,忽然往他身边跨了一步,同样的鹅卵石小径,同样的晚霞与轻风,同样毫无预兆地接近,可心境已经天差地别,不动声色的是蓝忘机,不从容的成了他自己。

“你那时候看到我没带卡到底什么想法啊?”

蓝忘机扫了他眼:“……好在我带了。”

魏无羡笑得不行,坐下的时候还觉得肚子酸:“上次你在这里,坐我对面的时候还满脸不爽的。”

“那时候你看起来确实,”蓝忘机斟酌词句,“缺乏诚意。”

魏无羡叫冤:“我有吗?请你吃饭可是诚意满满!没带卡纯粹意外事故!”

有吗?当然有,最开始的时候,每一句话都带着轻佻的兴味,傲慢的试探,好胜心和好奇心交杂,饶有兴致观望对方的反应;而现在,观望在,试探在,可背后不再是翻脸就算的无谓心态。

而这不过是过了三个多月而已。

蓝忘机不置可否,没有回应,魏无羡也有点心虚地扯开话题。吃完饭两人往外走时迎面碰上一个衣着典雅的中年女人,见到魏无羡颇惊喜地轻声说:“无羡。”

魏无羡也一愣,笑道:“荣阿姨!这可太巧了!一年不见,您怎么越来越年轻了啊?”

“就你会说。”对方有点无奈的笑了笑,“怎么不来N市玩?”

“我倒是想啊,”魏无羡笑,“虽说没什么事吧,但也不是随时都能走开。”

“倒能理解。”她点点头,“上个月我才和林院长见过面,她还和我提你呢;有空还是回去看看,孩子们很想你。虽然现在微信什么的都很方便,还是和见面不一样。”

“这可太不好意思了。”魏无羡摆摆手,“您说的是,我也打算年底放假的时候回去一趟。”

他们聊了一会儿对方就离开了,魏无羡侧头看蓝忘机,想解释又觉得由自己来说很奇怪,他不是喜欢夸耀或者证明自己做过什么事的人,反倒是蓝忘机主动开口:“你们在说的是孤儿院的事吧。”

魏无羡惊讶了:“对!蓝湛你怎么猜到的?这可太厉害了,刚才我们没说多少吧……”

蓝忘机目光微闪,低声道:“我那时候就知道你。”

魏无羡愣了下:“啊?”

“你大学在N市念的时候,”蓝忘机微垂眼睫,“我见过你。”


-tbc-


下章翻牌,然后就快完了,finally。。。

评论(50)
热度(592)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