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崽]戏逢对手 6-7

    戏逢对手


    前文:1 2-3  4  5 / 有小天使提醒,建了个tag:点我

    *本章有少量黑白


    6.

    经纪方提前漏出来的只有妖狐的航班消息,他们赶回剧组的时候元宵没过,学生在放假,接机的粉丝数量不少,扛着长枪短炮举着妖狐应援牌的女生们看到戴口罩的妖狐身边是谁的时候,一下就炸了:“那是大天狗?!”“怎么没人说他们俩同一班飞机?”“我的天这是约好的……?”

    两人在助理和临时抽调的机场安保的帮助下一路小跑,人群拥挤,大天狗伸手把妖狐往自己旁边带,拦着不让离得近的粉丝去碰他。这个小动作反而更煽动情绪,有离得近的女生尖叫:“我的天一哥这男友力!”“一哥狐崽就拜托你照顾了!”

    这话直接让妖狐冷着一张脸上了车。两人在外面吹了点风,妖狐平日里讲究衣品,每个机场Look都精心搭配,要风度不要温度,窄腿破洞牛仔裤露出的零星肌肤和一大截细白脚腕冻得发红,坐下来后不住地瑟缩。

    来接人的是辆商务车,和他坐正对面的大天狗解下身上的长大衣递过来:“盖着缓缓。”

    妖狐没有马上动作,顿了下才道过谢接了,大衣搭在腿上刚好够盖住脚腕,残余的体温恰到好处地熨帖冻得发麻的肌肤。

    大天狗人高腿长,车厢算得上宽敞,仍然难免和妖狐腿打腿,膝盖怼膝盖,两人视线相汇,大天狗对妖狐神情里的审慎熟视无睹:“回酒店前先去吃点夜宵。”

    两人对饮食都挑剔,没碰飞机餐,妖狐眼睛垂低眼睫,懒懒打了个呵欠:“不必,到酒店再叫客房服务吧。”

    他一路睡过去,下车才发现助理手上提着两个精致的纸袋,印着这边一家极有名的茶餐厅的LOGO。有点无语,睡得太沉也不知道大天狗什么时候自作主张让别人绕的路。

    方才盖在膝上的大衣已经重新折起来挽在大天狗的小臂上,平安京一哥站在酒店门外往回望,像在等他。

    妖狐心里的焦虑刚腾起来,又像被泼了雨的火苗,无精打采地熄了。



    第二天助理八卦兮兮地拿着手机往妖狐面前塞,妖狐瞥了眼,“无冕影帝当红偶像双双现身机场,举止亲密惹粉丝骚动”,他嘴角一抽:“这种新闻就不必拿给小生看了。”

    他说完要甩回给助理,身后却探出只手来,刚拍完准备下戏的大天狗扫了眼屏幕,递回给战战兢兢的助理。

    妖狐压低声音:“这是公司买的?”

    大天狗淡淡道:“何必用买的?”

    助理在旁边狗腿道:“那是,按一哥的地位,只有出新闻的人巴巴跟着捡新闻的份。”

    妖狐一扇子敲他手上:“你到底是谁的助理?”

    身后大天狗顺手顺了下妖狐头顶的耳朵:“你未免太低估你自己了。”

    一哥步伐从容地走了,妖狐问:“他这到底是不是在夸人?”

    助理委屈:“我的少爷,你和一哥的关系都搞不清楚,我就更不可能清楚了啊!”

    妖狐似笑非笑地看他:“什么?”

    助理能屈能伸,跳起来就说天这么热我去给你买冰淇淋,一溜烟跑了,留下妖狐左看右看,把自己手机掏出来刷微博。

    刚看的八卦博主帖子底下已然成了战场,看不惯卖腐的路人,热情高涨的CP粉,拒绝捆绑的唯粉三方纷纷挽袖子下场你来我往骂个痛快,这个说你们三线偶像倒贴影帝要脸不要脸,那边说出道十几年还没拿奖也就你们好意思自称影帝,中间插个路人说哎妖狐这个牛仔裤好看啊!谁给贴个品牌名?妖狐支着下巴笑得不行,也不在乎有人骂他,往下翻的时候不小心给博主点了个赞。

    “……”妖狐手速极快地又给取消掉,正好轮到他的镜头,场务过来请他,只好手机扔一边,清空念头专心入戏。

    这一拍等到助理回来,提着两大袋子冰淇淋到处发的苦力无奈道:“少爷哎,下回咱们刷八卦的时候换个小号成不成?要不是安倍先生砸钱压住了营销号,现在就不是粉丝自个儿炸这么简单了。”

    妖狐心虚:“微博现在非要多管闲事推热门微博,小生有什么办法?”

    大天狗发了个消息过来:故意的?

    妖狐打了个“呵呵”,又删掉,在输入框里写:手滑谢谢。

    大天狗回:呵。

    妖狐把手机摔了。



    大天狗其实回来没多少戏份,主要补拍后期剪辑用的特写镜头。相反妖狐还在拍被主角劝降前的打戏,这种戏份得多拍几个角度选,光是从被主角从空中打下来的镜头就拍了七八次,底下垫子再软也摔麻了。

    好在剧组为了赶进度,从年后开始不再放任何粉丝媒体探班,妖狐摔完躺着就躺着,也不用背偶像包袱。

    大天狗刚好来找导演,在旁边看了不知多久,这时候走过去俯下身,伸出手示意他拉着自己起来。

    妖狐没动:“前辈什么时候来的?”

    “看你摔了五次。”

    “……”妖狐有气无力地,“不劳烦您了。”

    大天狗垂眼:“如果想我抱你起来,大可直说。”

    妖狐吃硬不吃软,皮笑肉不笑地伸手,由着他拉自己站起来。旁边路过的场务掩着嘴笑,和身边人聊天漏出断断续续一句“一哥……专程……”

    妖狐收回手和大天狗走到一边,助理去拿水了,他忽然问:“这就算炒成了吧。”

    大天狗嗯了声:“早就成了。”

    这话听起来有点歧义,妖狐笑:“也算对得起前辈一番纡尊降贵的配合。”

    大天狗看他一眼:“我明天杀青,拍完就走。”

    “这么赶,想给您开杀青宴的人恐怕要失望呢。”妖狐心不在焉地,开了包纸巾抹溅在脸上的泥。当初玩闹似的协议签到电影上映为止,虽说还有大半年时间,两人发展方向大相径庭,电影杀青后碰面机肯定锐减,他对这份协议、这个人都感想复杂,一时之间心里闪过无数念头,却一个也抓不准。

    大天狗指指自己的嘴角,等妖狐顺着位置擦掉后又说:“我问了导演,你明天镜头在上午,正好下午和我一起去趟市里。”

    他这话说得太理所当然,妖狐脸色冷下来:“小生没戏不代表没有别的事。”

    大天狗说:“我接下来有部荒导的戏,剧本改编的是Shiro去年刚获奖的小说《奈何桥头》,我和茨木双男一。”

    这也是还没开拍,方立项就因梦幻阵容万众瞩目的一部电影,比现在在拍的这部有过之而无不及。妖狐兴致缺缺地看手机,心想你这剧本的作者前两天还在和小生一块儿打麻将呢:“然后呢?”

    “茨木因私人原因,临时决定退出这部戏,”大天狗神情淡然,“荒问我有没有推荐的主演。”

    妖狐顺口接道:“那和小生……”他忽然卡住,不可置信地看向大天狗,后者看着他,语调平静的扔下重磅炸弹:“我推荐了你,恰巧他这两天在这里,约了明天吃饭。”

    大天狗顿了顿,将语调拖长些许:“那么,去不去?”


    07.

    妖狐不知道一般演员被自己憧憬的对象邀请演对手戏时该是什么反应,至少对此刻的他而言,比起这个消息带来的惊喜,他第一反应是怀疑大天狗这话背后的诚意。他是在肯定自己的演技?还是这个角色是个花瓶?或说这其实是投资方的意见?

    大天狗见他迟迟不答,皱眉追问道:“怎么?”

    妖狐反射性刺了一句:“您居然征询小生的意见,小生受宠若惊,不禁呆住了。”

    大天狗:“……谈正事。”

    “一天时间,有剧本看么?”实际鬼使白那本书他被鬼使黑催得没办法来来回回看了三四次,如果正式剧本尚未出炉,他恐怕比大天狗更熟悉剧情。

    “只是见一面,试镜还要再说;而且剧本还在细改。”身后有道具组的人骑着三轮车载着巨大的鼓风机要走位,大天狗顺手拉过妖狐转了半圈,自己站在外侧,接着看了眼表,“你可以简单了解下原作,我有个视频会议,先走一步。”

    妖狐的表情很奇异,既没有惊喜,也没有不情愿,这神态落在大天狗眼里,他走出两步又停下,侧头道:“你很适合这个角色,我不会拿作品的事说笑。”


    妖狐下戏之后一直走神,回酒店吃饭时筷子夹了菜直接戳进咖啡杯里,心里乱成一团,一会儿在想鬼使白那本书的剧情,一会儿在想大天狗在昏暗走廊里说“脸”的样子,太多画面混杂在一起,直到无法抽离出任何线条。

    “……所以呢,”鬼使黑没好气地揉着后脑勺,“这就是你大半夜打视频扰人清梦的原因?”

    妖狐:“小生没听错吧,十点钟睡觉?”

    鬼使黑理直气壮:“上床就算睡觉。”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鬼使白出现在屏幕里,家居服欲盖弥彰地扣到最上一磕:“真没想到这么巧,茨木先生说要辞演的时候我还有些遗憾呢。你来演再好不过了,需要我帮你把剧情讲一遍么?”

    妖狐说:“拜你兄长所赐,小生对主线剧情顺序倒叙插叙都能来一遍。”

    鬼使白温和地轻笑两声,背后长眼睛似地把准备靠过来的鬼使黑推开:“那你是需要感情咨询?”

    妖狐嘲讽道:“感情?有什么感情可咨询,小生想问的是角色,是原作者的意见。”

    “妖狐,”鬼使白笑了笑,“这个角色我也觉得很适合你。”

    鬼使黑做旁白:“装模作样,阴阳怪气,还外貌协会,这不是为你量身打造?”

    妖狐不跟好事被打断处于狂躁状态的人计较,漫不经心地说:“作者大人都这么说了,小生只好全力一博,争取拿到角色了。”

    “有劳你。”鬼使白说话总能把人的情绪抚慰妥帖,“现在得到我的确认,可以相信大天狗先生说的话没有别的原因了吧?”

    ……也总在出其不意的时候一针见血。


    妖狐第二天起来还是不免挂了黑眼圈,化妆师多上了两层遮瑕,数落他本来皮肤好得不行非要自己折腾。妖狐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趁着上妆的时候小眯了一会儿,打点精神去拍动作戏。临近中午大天狗来的时候先是被人围住,站在场边望了一圈像在找他,妖狐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夹着尾巴就溜了。影视基地大,可以藏身的地方数不胜数,他在外面晃悠到助理问才回去,正赶上大天狗最后的几个镜头开拍。

    大天狗每次在拍摄时场内都格外的安静——平时也安静,唯独他拍的时候这安静里多了一份重量,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场内,都在镜头前。

    妖狐站在场边,忽然想起第一次看到大天狗的电影,那时候他刚上高中,荧屏上的大天狗也是少年模样,清丽绝伦,和现在的造型就很像,着一身洁白狩衣,目光冷冷地从屏幕里望过来。

    那是妖狐头一次觉得,男性也可以如此美丽;而他对于美丽的事物,向来容易沉沦。

    他容易上瘾,也容易腻味,唯独屏幕里那少年,居然一路牵引他走到现在的路上,继而轻易左右他的情绪;既能一个字令他大动肝火,也能一句话摧毁他筑建起的防备。

    妖狐目光复杂地望着大天狗仰头念出气势磅礴的台词,捏紧了手里的扇子,小声说:“……太危险了。”

    旁边人回过神:“怎么?”

    妖狐挂上营业微笑:“感慨前辈演得真好。”


    大天狗杀青后和所有工作人员致谢,又对无法参加杀青宴表示抱歉,接着在所有人意味深长的眼神中拉起妖狐扬长而去。

    晚饭的时候荒到得晚,大天狗径自给所有人点了菜,妖狐发现自己对他的自作主张已经麻木,心不在焉地盯着筷子套上的花纹。

    “紧张?”

    妖狐没理他,大天狗又说:“你总该相信我的眼光。”

    “……”妖狐冷笑点头,“哦。”


    大天狗说话直接,荒导也不遑多让,妖狐早在前辈磋磨下应付出经验,不论荒问了什么问题都能笑容不坠,从容回答,甚至还有余裕走神。他对原书的理解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深,离席时不苟言笑的荒导也不吝于表达他的满意:“等你这部杀青来试个镜,剧本样本我让大天狗发给你。”

    妖狐谢过,和大天狗一块儿送走导演,就准备返程回酒店,大天狗则是要去赶红眼航班。

    助理去安排车,只剩下他们俩坐在包厢里,妖狐伸手松了松领子,有点别扭地说:“这次多谢前辈安排。”

    大天狗也不推辞:“试镜不要松懈。”

    妖狐漫不经心地笑了笑:“不会给您丢脸的。”

    大天狗看他一眼:“演技不提,你应该注意状态管理,早上有戏为什么熬夜?”

    妖狐:“……您教训的是。”

    “喝酒也要讲究适量。”

    退休干部?妖狐假笑:“小生记住了。”

    “三餐要规律,荤素搭配,你的饮食习惯不好,我已经和你的助理知会过。”

    妖狐笑容不坠:“……要是还有人在包厢里,恐怕以为小生新请了个保姆。”

    大天狗挑眉: “还有。”

    “您还有什么要指教的吗,前、辈?”

    “别恃宠而骄。”

    妖狐摔门走了。


    -tbc-


    xx章内完结都是说来打脸的(。

    努力努力努力填!我的崽最近在鬼王表现甚佳!

评论-41 热度-599

评论(41)

热度(599)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