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忘羡]自以为 14

    自以为

    ——    

    BGM: Reset - Tiger JK

    ——

    14.

    魏无羡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单用惊讶来形容了,他重复道:“N市?我怎么……”拧着眉毛努力回想,怎么也不记得在哪里打过照面;蓝忘机是让人见之不忘的类型,不可能毫无印象。

    两个人正在餐馆人来人往的前厅,蓝忘机拉了魏无羡一把,避开后面端着盘子的服务生:“回去说吧。”

    一路上魏无羡车都开得心神不宁,要不是知道蓝忘机不喜他分神,早逮着问了。这不刚在车库停好车,蓝忘机安全带解到一半就被按住手:“不行,赶紧告诉我你在什么时候碰到过我的?我都憋一路了!”

    他说话不自觉带点委屈,蓝忘机心里叹气,视线扫过他牢牢按着自己的手,倒没让他放开:“一定要在车里?”

    魏无羡点头:“现在,马上,我真的好奇死了。蓝湛,好哥哥,你就告诉我吧?”

    车内光线昏暗,灯从后面打过来,魏无羡侧脸恰好在投过来的光里,眼睛越发的亮,丝毫不掩饰好奇和期待,还有一点莫名的紧张。蓝忘机张了张嘴,无声地发出一声叹息,只好从头讲起:“三年前的暑假,老师去你们学校谈一个联合研究的项目,我也跟着去了。”


    蓝忘机当时早已敲定保研,考完期末没有休息,马不停蹄地跟着叔父兼自己的导师做实验收数据。七月中的时候院长说N市有个合作的研究要提前看看,让劳动模范的蓝家叔侄和另两个年轻老师过去一趟顺便散个心。

    N大建校才十几年,是所新学校,排名、名气都远不如S大,但财大气粗,实验设备都是最新最好的。N大那边副校长专程出来陪着参观实验室,完了又说看看校舍,N市气候炎热,这一排教学楼都有空中走廊连接,省得学生要在炎炎夏日里苦于奔走。一行人穿过二楼走廊时副校长往下一看,忽然笑着对旁边的系主任说:“无羡这小子,平时吊儿郎当的,这事儿倒挺坚持嘛。”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往顺着看过去,学校放假了没什么学生,空旷旷的,一个年轻人一手牵一个小孩,后面还跟了五六个,正从走廊底下往教学楼里面走。

    系主任笑:“这年头年轻人这么有爱心才是真的难得。”

    S大跟过来的一个年轻老师捧场地问了句,才知道这个魏无羡是N的风云人物,长得帅、成绩好、运动佳,就是人散漫了些,连奖学金都能忘申报;但入学以来一直坚持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孤儿院做义工,这个暑假也不例外,最近似乎孤儿院空调坏了,魏无羡就和学校打了商量每天白天带着小孩来这边自习看书顺便避暑。

    “真的是个好孩子,”副校长感慨,“这事儿要不是那边孤儿院的院长过来和我说,我都不知道。要表彰他呢,他也不要,说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说到这里时那个叫魏无羡的学生似乎是察觉到了视线,仰起头一看是副校长和系主任,笑着挥挥手,几个小孩也有样学样地抬头打招呼。

    S大这边的老师惊呼:“小伙子真帅啊!”

    副校长一点都不谦虚的谦虚道:“哪里哪里,看看你们蓝同学,这才叫帅呢。现在小姑娘不都喜欢这种酷酷的?……”

    合作研究项目有很多细节要敲,蓝忘机在这方面没有发言权,干脆请缨去跟本校学生的实验,每天出入教学楼都能远远看到魏无羡带着一帮小孩,有时牵着有时抱着,偶尔把小的架起来让骑在脖子上,不难看出小孩子们是发自内心地喜欢他,随时都是高高兴兴的,不过直到蓝忘机走的时候,也都没有和魏无羡打过照面。


    “你……”魏无羡听完难得的愣了会儿,半天纳闷地问了句,“你以前怎么都不和我说啊?”

    蓝忘机淡淡地:“没什么机会提起来,况且也没必要。”

    “怎么没必要了?这么有缘的事”魏无羡自己还在那里琢磨,“……我说我开始那么混你还对我这么耐心,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我这人其实很不错?”

    这句话都不知道从哪开始挑刺,蓝忘机无奈说:“你也知道。”

    魏无羡说完自己就尴尬了,干笑两声:“勇于承认错误嘛!我开始是想开你玩笑没错,看在我现在态度这么好的份上,咱们不翻旧帐啦?”

    蓝忘机摇头:“我没有这个意思。”

    “是是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们蓝湛什么人啊?”魏无羡笑开,又问他,“你看你明明对我有兴趣,干嘛就隔那么远看着,不过来和我说话?那我们不就能早点认识了吗?”

    蓝忘机奇异地看了他一眼,魏无羡没能读懂那视线,倒是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还按着对方的手,讲了这么久都没放开过。他讪讪地刚要动作,却见蓝忘机也垂眼看着两人叠在一起的手,嘴唇微动没有说话。空气变得有点粘稠,魏无羡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指尖刻意沿着白皙手背上微突的血管轻快滑过,才若无其事地收起手,嘟囔道:“话说回来,要没这一层关系在,你是不是早就不搭理我了?”

    “不至于。”

    魏无羡心满意足地接安全带推车门,蓝忘机飞快地看了眼自己的手背,方才那丝酥麻仿佛还停留在皮肤上。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慢慢地想:我知道你,比想得要早,也比你想得要多。


    他还记得有次经过他们常去的那栋教学楼的大厅,魏无羡正在厅里带着小孩扔皮球,一楼大厅是开放式结构,四面通风,柱子又多,要是一下没接住,皮球能乱七八糟弹出老远。蓝忘机就走到一半被滚出来的皮球拦住去路,刚捡起来就看到柱子后面绕出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怯怯看着他。

    蓝忘机把皮球还给他,小孩似乎有点怕,小声说了句谢谢就跑回去了,不知磕着了什么差点摔倒,好在被眼疾手快地捞住,可小姑娘还是发出一声委屈的哽咽,魏无羡就顺势坐到地上拉平视线,笑嘻嘻地逗她;蓝忘机看着,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即刻就走,反而怔怔想起第一次见他时仰起头冲副院长打招呼的样子。

    那笑脸迎着七月正午炽亮的阳光,明晃晃照进自己眼里。


    论坛结束以后蓝启仁让蓝忘机休整一段时间,不用每天去实验室报道。不赶巧的是魏无羡忙了起来,每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地不知道在跑什么,但晚上倒都早早回来拉着蓝忘机一起吃饭,还莫名其妙迷上了拼图,买了个一千枚的回来慢慢拼。聂怀桑纳闷地打电话过来:“我说魏少你忙什么国家大事呢?要去非洲援建还是怎么的,这都多久没一起喝酒了啊?”

    魏无羡信口开河:“忙着拯救地球呢,前天刚炸掉一颗要撞地球的彗星。”

    聂怀桑干笑:“哈哈,你可真幽默。出来玩啊,你不想见别人那就我们几个,聊聊天呗。”

    “找个白天吧,”魏无羡诚恳地,“我不想喝酒。”

    “你谁?你是魏少?我打错电话了还是你被魂穿了?”聂怀桑忽然贼兮兮地压低声音:“我说……你不会是为了那谁从良了吧?”

    魏无羡啪地挂了电话,心虚地看了眼对面食不言专心吃饭的蓝忘机。

    他以前觉得和别人推杯换盏地套话颇有乐趣,现在越发觉得酒局没意思,如非必要纯粹浪费时间,况且他有事要做,还有东西要求证。


    原本连表白都没想过,可自意识到自己念想以来的一些迹象却令他不得不想歪。时不时望过来又在被发现时刻意错开的视线,对肌肤接触的纵容和敏感,最重要是偶尔两人间粘稠的气氛,那种彼此拉扯的力场,身在局中的人的不可能忽视。

    然而越接近他想要的答案,狂喜之下越发不安,万丈高楼建在悬崖边,魏无羡忐忑地反复回想蓝忘机是否有任何可能知道那个赌约。

    说来讽刺,如果蓝忘机无意于他,这反而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可一旦魏无羡能如愿以偿,这就是能置他于死地的命门。

    收银员报数额的声音打断魏无羡的走神,他反应过来笑嘻嘻地说了声抱歉,买完刚走两步一个苹果咕噜噜滚到面前;前面有人购物袋破了,苹果梨子滚了一地。魏无羡顺手把东西往旁边一放弯身去捡,掉东西的人回过身,满脸感激:“谢谢你啊小伙子……哎,你不是那谁吗!”

    魏无羡抬头,面前的阿姨确实很眼熟,她笑呵呵地从魏无羡手里接过水果:“你是小蓝同学的朋友吧,我是他房东呀。”

    魏无羡这才想起中间他陪蓝忘机去看翻修进度的时候碰到过一次这个房东阿姨,赶紧笑嘻嘻地弥补刚才没想起别人的失误。两人收好水果一块儿走到门口,房东说:“虽说小蓝同学不打算搬回来,你也提醒他回来检查下房子吧。”

    魏无羡一愣:“不打算搬回来?”

    “是啊,墙什么的早就弄好啦,”阿姨絮絮叨叨地,“他说住朋友那暂时不用搬,就一直没下文……”

    “什么时候弄好的?”魏无羡急急打断她。

    “一个多月了,”阿姨皱着眉回想,“就刷刷墙的事儿,哪会弄那么久嘛……”


    魏无羡回家后和喝了酒似的,一会儿笑一会儿走神,老盯着蓝忘机看。两人吃过饭继续拼前两天没拼完的拼图,可魏无羡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蓝忘机终于问:“你怎么了?”

    “知道了件好事,天大的好事。”

    蓝忘机目光柔和些许,点点头:“先恭喜你,是什么事?”

    是你喜欢我的好事。

    他们一时没人说话,彼此对视,那双漂亮的眼睛色泽浅淡,映出自己清晰的倒影。魏无羡难以抑制心中喜悦,就像初春积雪只能在久候的阳光里融化,他撑着地板探过身,在蓝忘机的唇角飞快地亲了一下,亲完觉得吃亏,舔舔嘴唇又靠过去亲了个大的。

    他慢慢退开距离,心想果然很软,眼睛发亮地看着蓝忘机,眉眼里的喜悦流淌成蜜糖,可转瞬笑意就凝在脸上。

    蓝忘机回视着他并不说话,神情里是犹疑,是无奈,甚至是难过,唯独没有他期待的那份喜悦。令人窒息的沉默,他的心无限下沉,如同坠入深海的船只,在能思考以前,后悔的暗潮先卷走一切。直到蓝忘机低沉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打破僵持,低音琴键被重重按下,牵扯的琴弦贴着胸腔震荡不休:“你明明已经赢了,魏婴。你这样……”

    “又是何必?”

    他的声音轻而低,不留情面揭穿一切侥幸,下达最糟糕的判决书。

    魏无羡不知愣了多久,抹了把脸,他永远气定神闲、漫不经心的神态如同久经曝晒皲裂开的地面,那些幽深狭缝里的茫然无措被迫袒露人前。

    “你都知道。”他的喉咙发出一串干涩的音节,更像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你一开始就知道。”


    -tbc-



    我现在的心情犹如喝了酒中了奖轻飘飘觉得自己已经完结了

    铺垫了四万字为的是这里!!(你走

    我狂奔,全程都在哼i wanna reset~ i wanna reset ~ i wanna reset~~~

    ps.我一直觉得我上周更的自以为怎么已经过去20天……时间真是神秘

评论(79)
热度(576)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