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忘羡]自以为 15. (完)

    自以为


    15.

    之后的事都浑浑噩噩地,魏无羡记得自己语无伦次地说了句什么,就魂不守舍地夺门而出,等温情坐到对面时人还是有点木,温情喊了他几声才回神。

    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温情匪夷所思道:“你怂什么?都到这份上了,抓紧时间解释才是办法吧。”

    魏无羡摇头:“我想的不是这个。蓝湛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意思是他就算心里清楚我别有目的,还是放任我缠着他到现在,我那些自以为是的小伎俩……”魏无羡的声音哽了下,苦笑着摇摇头,把脸埋进手里,缓了会儿才闷闷地继续说,“我那个时候是该解释清楚,可想到这里,我觉得自己……”

    温情心平气和地:“太不是个东西了?”

    魏无羡哈哈两声,没有反驳。

    最讽刺是捏着一手好牌而不自知,亲手打出最烂的局。

    蓝忘机怎么知道这件事反而已经不重要了。温情中学时就认识魏无羡,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个人这么挫败的样子。魏无羡虽然父母去得早,养父怜惜他,变本加厉地给予宠爱,这么多年要什么或者有人双手奉上,或者自己能轻易摘取。给过他委屈的就一个江家夫人,也不过是嘴上说他两句。

    顺风顺水惯了的人,难免对什么都不执念、不上心,谁知回头就踢上了蓝忘机这块铁板——

    “我真不太懂你,”温情叩了下玻璃杯,“纠结什么配不配、对不对得起的不都是小姑娘吗?我认识的魏少不该先把人追到手再慢慢哄?”

    魏无羡无精打采地笑了笑:“你说得对,可我怕他讨厌我,更怕他认为我不是真心,也还是要顺着我来。”

    骤然面对一腔远超自己所想的深情,还曾被自己自以为是地挥霍过,要怎么厚着脸皮押后再说?他只怕自己情急之下吐露的话份量不够,配不上那近乎自虐的纵容。

    两个人无言地待了会儿,魏无羡说:“其实这样也好,稍微冷静下。我等蓝湛气消点儿我就去和他解释,这几天我在店里宿舍凑合下。”

    “……”温情牙疼似地捧着脸,“求你别,大少爷,我这就给聂二打电话。”

    聂怀桑还没来,蓝忘机的短信先来了。一条消息简洁交代家里修好了要搬回去,这段时间多有打扰。魏无羡拿着手机半天没能回消息,最后跳起来开车回家,蓝忘机已然走了,他原本东西就少,房子里像从未住过另一个人似的,钥匙就放在门口的立柜边,还压着张字条。

    魏无羡沉默片刻,慢慢抬起手拍在自己脸上。


    圈子原本就没有交集的人,要从彼此的生活里消失也容易。转眼一周多过去,魏无羡一次都没见过蓝忘机,不知是不是刻意改路回家,甚至再也没路过咖啡厅;魏无羡发过去的消息蓝忘机依然回复,却只是再简单不过的“嗯”“是吗”,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出那个人拿起手机皱着眉犹豫片刻才打字的为难样子,既不想不回,又实在无话可说。

    罗青羊见他把电脑文件都搬到店里在做,干脆专门腾了个靠窗的专座给老板,每天看大少爷倚在阳光里晒蘑菇。

    温情看不上他消沉的样子:“你去人家学校门口堵人的劲头呢?”

    “你还提。”魏无羡叹口气,“他本来就不喜欢被人注目,我还上赶着给人家找不痛快啊?”

    当初眉飞色舞讲自己如何在校门口把人堵个正着的是他,趴在这里没精打彩说不能去找不痛快的也是他,温情斜眼瞥他:“现世报啊。”

    “……你能别老糟蹋你的名字吗?”

    “可以。”温情叹口气,“蓝忘机要去德国了。”

    魏无羡没反应过来:“旅游?你怎么知道?”

    “是去交换,如果顺利很可能在那边继续读博。刚才店里他们学校的学生在议论,我搭话问了下。”温情掏出手机划拉两下拉出他们学校的BBS地址,“有女生在抱怨下学期帅哥走光了,乱七八糟什么都讲了些,你自己看吧。”

    魏无羡拿着手机不可置信地翻了两页,手脚冰凉,看完第一反应就是要给蓝忘机打电话,临了又拿着手机顿住了。

    “怎么了?”

    他放下手机按灭屏幕笑了笑:“——觉得有意思。他的事最开始我就是从论坛里知道的,隔了这么久,还是要靠这些八卦的小姑娘。”


    魏无羡忍了一天,还是给蓝忘机发了消息问去德国的事。蓝忘机收到信息时正在实验室里,手机屏幕亮起时魏婴两个字如咒语令他顿住手头的动作,旁边的学弟问了句才回过神。蓝忘机起身去看他的试验箱,临了却又说:“我离开下。”

    他拿着手机去了楼道里,踌躇片刻还是只发了文字,魏无羡几乎秒回:什么时候走?都没听你说过。

    交流是早就定下的,不过是在下学期,突然改成这时候走是因为德国那边学校接到一个本来不该他们的高尖研究项目,和蓝启仁交好的一个教授就提议机会难得,让蓝忘机提前过来;蓝忘机本来犹豫着,从魏无羡那里搬出来后倒即刻给了蓝启仁回复。

    蓝忘机解释得很简单:那边临时有个项目,建议我早点过去;下周二的机票。他发完打开楼道的窗子,冷风吹散室内闷得人困倦的温暖。

    回音久久不至,直到来电的震动声在空旷的楼道里打破寂静,是蓝曦臣。


    蓝曦臣来找蓝启仁和蓝忘机一块儿吃了顿饭,送完蓝启仁后驱车去蓝忘机的公寓,他对蓝忘机搬出来的原因猜到了七八分,就委婉地提了句:“现在还习惯吗?”

    蓝忘机知道他说什么:“没什么习惯不习惯的。”

    蓝曦臣看了眼后视镜里蓝忘机的表情,心里叹了口气:“时间还早,不如找个地方坐坐?你上次提起的事,我托阿瑶问到了。”

    两人找了家咖啡厅点了壶水果茶,切成小丁的水果浮剔透的茶汤上,在漂亮的玻璃茶壶里小火滚着,咕嘟咕嘟冒着泡。蓝曦臣解释了下前因后果,观察着对面蓝忘机神色,补充道:“阿瑶和魏先生也算有点交情,他猜这件事是魏先生辗转托了几道人,特地去办的。”

    蓝忘机会去问蓝曦臣这件事还是因为校长那里露了消息。因为被德国那边的学校点名邀请参加新研究,校长面上有光,特别把蓝忘机叫过去勉励了一番,说漏嘴了图书馆的事,要等他回来剪彩——魏无羡特别要求的。这事儿猝不及防被揭开,蓝忘机还没来得及追问,校长就换了话头,不过你们年轻人关系这么好还真是难得,你们论坛上次不是你被卡么?前两天我饭局上听那个副主编喝醉酒了在骂魏少,是他给你解决的吧?

    对面学生的神情明摆了不知道,校长就打了个哈哈:这个年轻人看来很受雷锋影响啊!

    “他要是从没告诉过你,这份心很难得了。”蓝曦臣温声给自己似乎与感情绝缘的弟弟剖开讲,“你先入为主,觉得他做什么都是为了赢,对他也有失偏颇,不是吗?”

    “我……不完全是因为这个。”蓝忘机不是真的石头做的,魏无羡后来的举动里有几分真心,他不是全无感觉,“人很容易被自己的想法影响。”

    蓝曦臣无奈了:“你觉得他是被自己的目的误导了?想等他自己想清楚?”

    对面的人默默点了头,蓝曦臣反倒不知道说什么好:“那你不想和他谈谈吗?忘机,要知道,不管你在这里想什么,都是你自以为的猜测,不是事实。” 

    蓝忘机看着自己手中剔透的玻璃茶杯,缭绕的热气模糊视线。这几个月以来,他也曾无数次告诫自己不可泥足深陷,却每每在看到那张笑脸时克制不住想要靠近的心,也对他那些自以为狡猾的伎俩说不出半个不字。他在心里徒劳无功地自我拉扯,除去困守原地无路可走,久了连破局的一线机会也不敢抓。

    他不想冒哪怕一丝险,不是自己的,是魏无羡的。

    “不用了。”蓝忘机低声说,“……我下周二就走了。”


    蓝忘机出发前天晚上,魏无羡在店里坐了一宿。凌晨酒吧打烊时温情来拽他:“你去休息间里睡会儿,蓝大学霸航班几点?我带你过去。”

    魏无羡苦笑着要说话,温情没给他机会:“到了地方见不见你自己决定,现在,去睡觉。”

    心里有事,睡得也浅,梦里沉沉浮浮都是蓝忘机看着他或无奈或认真的样子,一时间又梦到自己大三时仰头和副校长打招呼那一次,那时他没有注意,可这一次画面里的一切都虚焦溶化,唯有蓝忘机的面容清晰得纤毫毕现。

    自己在梦里喊他名字:蓝湛!


    温情见到魏无羡出来时的表情哼笑了一声,等他打完电话起身去开车,路上魏无羡除了接了几个电话都不太说话,一径在想事情,到了航站楼温情停在路边:“我就不陪你进去了。”

    魏无羡点点头,推开车门一路小跑进去。

    蓝忘机的电话一直是通话中,他只好边打边找。柜台、边检,甚至周边一圈餐馆都没看到人,魏无羡已经破罐子破摔准备进去堵时,却终于在边检排队入口的地方看到了自己在找的人。

    他小跑了一阵,呼吸有点急,边喘边慢慢走过去,蓝忘机大概在家人打电话,侧脸笼在早晨金色的阳光里,俊秀非常,引得许多人的目光。

    魏无羡就抓着栏杆,隔着周围送行、里面排着队的旅客,大声喊:“蓝湛!”

    蓝忘机说话滞住,不可置信地缓缓回头。

    魏无深呼吸一口气:“我喜欢你,想和你交往!”

    周围旅客纷纷侧目,就连排队的人也自动让出位置,站在圈外目露好奇地打量。

    蓝忘机怔怔看他,一语不发,魏无羡起了个头,忽然豁然开朗,觉得自己的烦恼不过庸人自扰,重要的明明是眼前这个人。他索性一鼓作气:“其他的都慢慢再说,你就告诉我要不要跟我在一起,我喜欢你,爱你,真的不能再真了!跟赌约没关系,跟你担心的没关系,我想和你一起!”

    这气势非凡的表白如同雨夜惊雷,震得蓝忘机耳际嗡嗡作响,甚至有一刻怀疑自己在梦里。魏无羡见他没有表情又不说话,心里还是有点打鼓,索性眼睛一闭,豁出去了:“你掰弯了我,就得对我负责!”

    人群一片哗然,蓝忘机还在看着,有女生小声地说:“帅哥,你都不给个回复吗?”


    ——回复,怎么不想回复?

    哪怕能从他焦虑的表情和坦率的眼神里分明读懂诚意,心里也还是有个地方在疑虑,这是不是又是另一个他不知道的赌约。

    可那疑虑以前既劝不住他,现在也拦不住他。蓝忘机甚至没有拉自己的箱子,一步步坚定走向抓栏杆抓得指节都泛白的人。

    拥抱来得猝不及防,紧到魏无羡觉得骨头都在被挤压,可他忍耐着回抱住蓝忘机,听到蓝忘机的声音在轻颤:“喜欢你,…”

    “从三年前开始,一直,喜欢你。”

    魏无羡觉得自己要化在这句话里了,喉结滚了又滚,话到嘴边都嫌轻,最后只能鼻酸地应道:“嗯,我知道。”

    也知道你曾,多艰难背负过这秘密。


    许是气氛使然,人群静默片刻,忽然开始鼓掌。两人被这一打岔,上涌的情绪稍微平静,魏无羡对周围人笑笑,小声说:“不好意思啊,我又耍赖了。”

    蓝忘机深吸一口气,手还揽着他腰背,以为他在说当着这么多人表白的事,就直起身哑声道:“不算的。”

    魏无羡摇摇头,从包里摸了半天,找出刚找人时顺便打的登机牌:“你不答应我,我也有后手的。要是你说不,我就追到飞机上。”

    蓝忘机:“……”

    他静了片刻,目光里却像有笑意:“现在呢?”

    “先跟你过去,”魏无羡笑嘻嘻地,“温情都没等我,把车开走了,我回不去市里了。再说了,还有没交代完的呢,不能半途而废。”

    “好,”蓝忘机点头,“你慢慢说。”

    “我这就算你答应我了啊。不管我之后说了啥,你都不能反悔。”

    认真的人有点急了:“我不会。”

    魏无羡隔着栏杆抱蓝忘机上身是往前探的,现在半仰头冲他笑,透过巨大落地窗倾洒进来的阳光落在他脸上,一如三年前的夏天。

    “先说个要紧的吧,”魏无羡认真地,“那什么,我给你看的论坛上那帖子,是我发的。”


    -完-

    

    潦草见谅,不想再拖

    它这么长,都懒得发微博了……    


评论(116)
热度(867)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