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斗士][沙穆]单行列车 (下)

  
  
  萨克提瑞高中的篮球队不意外地在循环赛中大展风采,一举拿下市内冠军。期间学校的参观日也大获成功,今年的展示环节多了不少别出心裁的小活动,校方很是肯定学生会这边付出的努力。
  紧接着参观日的就是一年一度的校运动会,它不如前者隆重,但需要做的工作却更多也更繁琐,穆稍作休息就又变得忙碌起来。因为沙加的话开始考虑在学期内退任的穆这次避免直接参与工作安排,只是将往年的计划大纲拿下去,再单独和贵鬼进行沟通,由高一高二的成员自行敲定细节。
  高三的学生慢半拍地发现最常走在艾瑞斯会长身边的人变成了红头发的小学弟。熟知的风景线变了内容,热衷于小道消息的女生开始时不时地朝沙加投去探究的眼神,后者一如既往...

[圣斗士][沙穆]单行列车 (上)

  单行列车 
   
   
   
  时值盛夏,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白花花的阳光不知疲倦地晒得人头晕眼花。午休时间就没几个人肯走出安装着中央空调的教学楼,操场上空荡荡的,知了的叫声也有气无力地发着闷。 
  图书室的冷气开得比教学楼其他地方都要足,不少人中午跑到这里摊本书午休。穆抱着一摞书走进来的时候,不意外地看到窗边的书桌上趴着一大片人。他和管理员问过好,将自己要还的书都扫过编码,接着边放轻脚步往图书馆的西南角走去。那里连接着一个小小的圆形房间,是馆内设立的珍藏图书室,摆满了萨克提瑞高中毕业校友特别捐赠的书籍,往往都是有些年头的绝版书,只能在图...

[圣斗士][沙穆]Fatal Attraction

  Fatal Attraction
  

      BGM:Katy Perry-E.T.:http://www.kuwo.cn/yinyue/849449/



  
  “滴。”
  硬质房卡划过电子锁发出无机质的电子音,黄铜把手被按下,门扇向里敞开,细微的摩擦声被厚重的地毯吸收殆尽。
  高挑的房客反手锁上房门拉好门栓,谨慎地打量整个房间,从外套内袋里掏出一个圆形的电子装置搁在门边。装置上豌豆大的指示灯红光连闪,直到半分钟后它才转为稳定的绿色。
  “呼。”男人吁了口气,拿掉帽子脱下外套挂在衣帽架上,走到桌子边拉开椅子。他的一连...

[圣斗士][沙穆]直至与你并肩之前(四)

  四、
  
  金发的小男孩捧着一本书坐在椅子上,触不到地面的双脚小幅度地晃来晃去。他的年龄还很小,宛如油画中小天使的精致面孔却带着与年龄并不相称的神情。他的眼睛是天空的蓝色,那流转的光华即使是最昂贵的宝石也无法与之媲美。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走进来的少年,毫不客气地上下打量对方,一语不发。
  少年好脾气地由他打量,走到他面前蹲下来放平和对方的视线,像对待大人一样伸出手去:“初次见面,我是穆·艾瑞斯,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男孩注视着他,好半天才将自己的手搭在了那单薄的手掌中:“沙加·维尔戈。”
  少年握住那只小小的手,觉得自己握住了一团棉花糖。
  
  鲜明的画面逐渐褪去,穆缓缓睁开眼。双休日...

[圣斗士][沙穆]Re:

  Re:
  
  熔银月光斜着打进漆黑一片的宫殿,沿着一列列素朴石柱刻下一条条笔直的线,切割开光与影的领域。
  穆披着睡袍赤脚走在石板上,脚步很轻。他循着偏殿门缝里透出的一线灯光走过去,推开石门,一排排摆满经卷的书架纵向排开,灯光从右手第二列书架后透过来。
  他走过去,书架尽头赤裸上身的沙加正席地而坐,架着一边腿,膝头摊开一卷经文。煤油灯被搁在书架延伸出的简易灯座上,投下昏黄的光。
  “睡不着?”金发的男人没有抬头,问话间抚过手中的经卷。
  穆在他对面背靠着书架坐下,过道的空间很窄,他不得不将双腿盘起来,膝盖仍然贴到沙加的脚踝。
  “没有,刚醒。”他回答道,静静看沙加笼在一片暖光之中的面容。那...

[圣斗士][沙穆]当虚伪与荣光降下帷幕

  当虚伪与荣光降下帷幕
  
  ※进击的巨人背景设定
  ※这篇文洋气的只有标题……
  ※HE,请放心食用


  空气中弥漫刺鼻的药水的气味。

  每次墙外调查结束后,调查兵团的驻地都会被这种味道笼罩。它贪婪地侵占了空气的所有角落,像连续的阴雨天一样令人生厌。第五十六次墙外调查仍然损失惨重,比这更加令人失望的是所获甚微,损失和所得之间的巨大差距没有丝毫好转。
  在这次调查中为保护行动迟滞的部下而身受重伤的兵团分队长穆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闷了有一周多的时间了。一半是因为养伤,一半是因为禁闭——他保护部下的行为并没有受到鼓励,与之相反他领到的是团长撒加盛怒之下的处分决定。
  他对此并不意外,在决定返身营救那...

[圣斗士][沙穆]直至与你并肩之前 (二)(三)

  二、
  
  沙加有早起的习惯。一直以来的良好生物钟让他每天在六点准时醒来,起来之后先打开床头的收音机,边听早间新闻边起来洗漱穿衣。在完成这一系列事情之后他关掉收音机下楼出门,目的不是学校而是仅一墙之隔的艾瑞斯家。他将在那里和穆一起吃早餐——大多数时候他到艾瑞斯宅的第一件事其实是叫穆起床。
  
  今天的早晨也与从前一样,不过穆难得地已经早起准备好了两个人的早餐。沙加走进餐厅的时候还穿着家居服的成年男人正在一边喝咖啡醒神一边看报纸,他逆光而坐,背后熹微的晨光仔仔细细地描绘着那俊美又柔和的轮廓,镀上毛茸茸的光边。
  “早安,沙加。”穆抬头看他一眼,又将视线移回报纸,蹙着眉小口小口啜饮咖啡。
  沙...

[圣斗士][沙穆]直至与你并肩之前 (一)

  直至与你并肩之前

  
  ※为了年下的目的修改了年龄差,沙加比先生小五岁
  ※含师生梗
  
  
  一、
  
  课间时间的教学楼里楼道非常的安静,能听到一点教室里老师讲课的声音,而沿着楼梯一路往上,那些声音也就慢慢的飘远了。直至站到通往天台的最后一段阶梯时,周围已经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年轻的穆·艾瑞斯老师穿着浅灰色的竖纹衬衫和妥贴的驼色长裤,叹着气推开面前的那扇门。
  视野里是空无一人的天台与为了安全设立在天台边缘的铁丝网,在那之后则是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年轻的老师走向左边,绕过墙拐角毫不意外地看到他班里的问题学生盘着腿,腿上还搁着一本摊开的书,坐在阴影里正闭着眼睛,不...

[圣斗士星矢][沙穆]Kiss Me at 3:00 PM

Kiss Me at 3:00 AM


穆凌晨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位置空了。

枕头上已经没有了陷坑,摸上去也没有残存的温度,对方应该是起来很久了。纵欲过后的身体总是非常困倦,穆花了些时间才让自己清醒一些。他撑着床单稍微支起点身体,房间里还残留着情欲的味道,令人有种粘腻的错觉。穆从寂静的空气里分辨出细微的“咔哒”声,是从门外传来的。

腰还很酸,或者说全身都是,而腰背简直像是被人碾过一样。他的同居人有一张禁欲系的脸,神圣得好像与性欲这种东西毫无关联,其实做起爱来不知节制,像求偶期的狮子蛮横地肆意索求。每次欢爱过后他第二天都会过得格外艰难,即使是两个人已经一...

[圣斗士星矢][沙穆]肖邦的假面

肖邦的假面


BGM: 《Say You Love Me》


第三次。

沙加在传来琴声的练习室前停下脚步。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第三次听到这个人的琴声了。《降B小调夜曲》,又是肖邦。细腻的乐音像是秋夜的清风迎面而来,拂过耳际留下些许凉意。准确无误的弹奏与演绎,但是——

包里的手机传出振动声,沙加拿出电话,显示屏上是加隆的名字。他按下通话键不太意外地听到对方暴躁的催促声,再次迈开脚步匆匆离去,于是那婉转的乐音像真正的风一般就着他的脚步远去了。

等他到斯尼旺吉的时候夜幕已降,酒吧街上倒是才到热闹的时候。他把车停到酒吧的后巷,...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