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明明就 9

9

字数:3258

注:本章改动已标黑


等蓝忘机循着线索找到瞭望塔时,抬头见要找的人坐在石栏边吊儿郎当地晃腿。他皱眉说了句小心,刚要继续往上走就听对方喊了他的名字;他应声回头,临近日落,日照浸染浓丽的金,魏无羡的轮廓溶在光里,笑了笑双手一撑,潇洒地从石栏上跳下。

“!”急忙回身的蓝忘机在摄影师的惊呼里接住魏无羡,两人被冲得后退好几步,靠在石栏边抱成一团。蓝忘机呼出一口气刚皱起眉,魏无羡忙道:“可不能说我重啊!相信你臂力我才往下跳的。”

“不是这个…”

魏无羡当然知道是哪个,偏要打断他:“什么时候练的?我都不知道你会弹,保密工作也做太好了吧?”

曲子是魏无羡出道电影《迷城》里演的男二死前哼的一段歌,原本是他在片场随口哼的,沈清秋觉得不错特意让人拿来补完,没填词,出OST时也只录进一小段人声,据说是魏无羡自己高中玩乐队时写来玩的,不是资深粉丝根本不可能注意到。

蓝忘机平淡道:“多看几次,自然能记住。”

反应很快,不像撒谎——如果不是看了几遍,也不会记住这首曲子。魏无羡脑子里乱糟糟的,只揽着蓝忘机不让他后退。摄影机还在忠实录制两人互动,蓝忘机目光微闪无声叹气,伸手回搂住他,手臂留着空,轻拍他后背。

他们正经拥抱还是头一遭,魏无羡本来半表演半冲动,却在镜头下难得地走了神,好一会儿没动。蓝忘机垂眼扶着他手肘往后用了点力,魏无羡才茫然退开。但他很快整理表情,转头问跟在后面的摄影:“蓝湛是第几个找到人的?第一吧?可别最后啊。”

跟他的摄影先没回答,先表达失望:“我说魏哥,虽然你跳得很电影,但至少追加个法式吧!”

魏无羡打趣:“那不是怕开始就停不下来么。总不能把你们晾在一边,我是不是很好心?” 

两人只有第二,第一组小闫她们早了五分钟会合,一行人回酒店大厅等其他嘉宾回来。人到齐后导演宣布今日摄影结束,正等人鼓掌时比了个手势,满脸神秘地说还有一个环节。魏无羡心不在焉听他说准备了个“惊喜”,节目的最后一项外景,闫想容靠过来小声说:“其实就是去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回顾啦,每季都这样导演还强行惊喜!”

 “那我和蓝湛岂不是只能留在岛上?不错不错,省得折腾。” 

闫想容转头,奇怪地看着身边的年轻男人:“前辈说什么呢,你和蓝二少不是在大学时开始交往么?节目组肯定是带你们回学校啊!重游故地,好浪漫哦。”

 

浪漫?什么浪漫,快被这个节目玩死才是真的。

魏无羡在浴室里洗完澡磨蹭半天才挪出去,蓝忘机在外间办公,他们回来之后说的话只有“你先洗”“行”,原本的平衡岌岌可危,但转念一想,荒岛那夜后这才是彼此间该有的状态。

魏无羡走出去随手敲敲门板:“我洗完啦蓝湛,该你了。”

蓝忘机嗯了声:“好。”

魏无羡见他没动又说:“明天回学校之后你就别管了,我现编就成。”

“我会配合,不必担心。”

 “哈哈,我可不担心你。你只要想做,不管什么事都小菜一碟嘛。”魏无羡半真半假地,“我反倒觉得越来越难了,真人秀可真麻烦。”

蓝忘机猛地抬头看他,视线里情绪稍纵即逝,魏无羡一愣,对方已经站起来快步走向卧室,错身而过时他身上数日来挑动神经的檀香味无影无踪——不知喷了多少除味剂,今天拥抱时就没闻到。

担心又出事才喷那么多吧,魏无羡站在原地鼓起脸吹自己的刘海,隐约有点失落。方才说难是真的,不是因为尴尬,是尴尬压不过亲近的冲动。

听到蓝忘机弹那首曲子时,看他小跑着接自己时,彼此拥抱时——没有信息素的侵扰,心跳依然加速。包括昨天醒来,魏无羡怕对方为难,只能装不在意,但当他真的坐到身边,激吻的记忆还在翻搅情绪,触碰的欲望却促使自己伸出手。还有患得患失的忐忑,知道对方认真看过电影的喜悦,此刻因抗拒而生的失落……

他的确没有任何关于临时标记的经验,但不至于傻到以为它能为一切反常负责。

“……那这算什么,”魏无羡自言自语,“服了服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没有,一个标记全乱套,Omega真是……”

 

大概老天也体谅魏无羡的困扰,第二天没太为难到底。

节目组计划的是保密行程,但没到学校就被发现,来围观的人远比预料的多,魏无羡才编两个故事就被工作人员带去附近的团委楼避难,底下是临时纠集的保安在拉警戒线。

一行人沿着楼梯往上,剧组负责人不停和职工道歉,对方好脾气地说没关系难得有两位杰出毕业生回来,又说以前魏无羡打篮球也得有人组织秩序。他们笑起来,魏无羡得意道没办法,老天爷赏饭吃。有人就问那蓝二少呢,难道和女生凑在一起吗?

蓝忘机道:“看的,篮球场边就是商学院的楼。”

“哎,这也是怪我。”魏无羡随口胡诌,“当时实在是不好公开,不然我也挺想体验一把扣完球回头给男朋友飞吻的。”

“可惜今天人太多,不然可以圆一下梦。”旁边有人笑。

“那不行,几年没打了,得先练练。要是扣不进去多糗?”

蓝忘机接道:“没关系。”

大家都点头,蓝二少哪舍得糗你?魏无羡笑也是,余光里瞥见蓝忘机一脸平静。

奇妙的感觉,和蓝忘机并肩走在他们罕有交集的校园,绞尽脑汁拼凑虚假的过往,还要由对方为他添补细节。换做以前还能坦然当工作,可现在贼心作祟,越编越不敢看身边的人。

他们转道二楼尽头的会议室,魏无羡盯着窗外恍然道:“刚才没注意,这是团委的楼啊。”

一株枝叶繁茂的小叶榕,几乎把二楼的光都挡掉,魏无羡脑海里闪过几个画面零零碎碎,他按了下额角继续说:“我刚开学两月有次在这里碰到蓝湛来着,那是我们上大学第一次见面。”

这是他今天讲的故事里为数不多的真话,旁边人来了兴趣:“你们不是专门考的一个学校?”

魏无羡满口跑火车:“那是我追着他跑,他不知道啊!”

人群中一片“哇哦”,蓝忘机瞥了他一眼,魏无羡装没看见,继续编:“我帮我们老师搞个什么材料,熬了通宵,头重脚轻地出来,下楼就碰到蓝湛来交材料……是在楼梯间吧,我就想,这可真有缘。”

“然后呢?”

“我就请他吃饭啊,”魏无羡特别严肃,“可他拒绝我了,说是学生会有事。”

蓝忘机低声说:“抱歉。”

“哈哈,逗你呢,多久以前的……”

“那时我想去,”蓝忘机静静看他,“但确实有事。”

魏无羡一怔,忽然想起蓝忘机在岛上说的“后悔”,一个念头击中了他——对方不是在配合,是在叙述真实想法。

两人对视半晌,Eric忍不住打破气氛,自言自语:我们难道咋拍偶像剧?

工作人员善意的哄笑里,魏无羡反倒放松起来,大方揽过蓝忘机:“那要不今天去把这顿饭补了吧。”

 

饭当然不可能补,他们在当地休息一晚后就得赶回T市进行最后一项环节,棚内录制访谈部分。导演询问过他俩是要分开录还是在一起录,魏无羡想了想笑着说分开吧,节目播出再看,当惊喜了。

访谈部分得对录过的环节挨个挨个答问题、说感想,录完就是庆功宴,所有嘉宾都在。魏无羡打过招呼就被人拉住,蓝忘机只轻轻冲他点点头,拿着饮料找了个角落站着,小明星们都羡慕道:蓝二少也太爱你了吧!真好,魏哥。

魏无羡越过人群去看静静站在那里的身影,心想如果是真的也好。他喝过一轮找了个借口溜了,打算寻个地方躲躲。蓝忘机不在大厅,他沿着厅外楼梯往上,记得那里有个露台。

结果这一去,发现从消失的人正坐在露台边靠着栏杆,似是睡熟了。魏无羡心里一咯噔,不会是谁给他拿错酒了吧?

他没上大学时偶然发现蓝忘机酒量不佳,酒品也一言难尽,只庆幸周围没别人。走过去凑近闻了闻,果然有点酒味,刚准备把人扛走,蓝忘机忽然睁眼,一把抓住他手臂。

见他直勾勾盯着自己,见识过他醉态的魏无羡忽然有点儿心痒。

先不管自己那点纠结怎么回事,确认情况总没错吧?

他一边心念罪过,一边比了个手指笑说:“蓝湛,这是几?”

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问出,确认蓝忘机有答题能力后,魏无羡深吸一口气,放低声音:“蓝湛,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蓝忘机答得很快:“有。”

单刀直入总有风险,不过他心里有个猜想,一时也不失落,紧接着问:“是谁啊?告诉我呗?”

蓝忘机静静看他不说话,魏无羡想你倒是答啊!但对方半天没动静就盯着他,魏无羡无法,只得叹气去拉人:“算了算了,再说吧。哎,你要喜欢的是别人,那这婚结得多后悔啊?”

蓝忘机这下说话了,嘴唇轻颤:“……是。”

晴空霹雳也不过如此,魏无羡手僵在半空,觉得自己嗓子里被塞进一团打湿的棉花,闷得连呼吸都忘记。混沌的大脑里像夜空中横过闪电,既映亮迟迟没能辨明的感情,也撕裂与之相伴的侥幸期待。

蓝忘机闭上眼喃喃:“很后悔。”

这可真是,魏无羡觉得自己脸上大概挤出了个笑,发现自己恋爱的第一秒,他就失恋了。


-tbc-


珍爱坑主,拒绝刀片

写的很潦草,但检查了下大纲再不这样写我十之八九会坑掉……先写完再调整算了(


评论-109 热度-1561

评论(109)

热度(1561)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