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忘羡]是非题(一)

是非题

——

高雷预警:师生年下。

OOC是我的。

——

(一)

时值深秋,下午两点的阳光好得过分,懒洋洋洒落窗台,一片静寂里唯有粉笔落在黑板上节奏单一的敲击声,令教室里的人昏昏欲睡。

讲台上的老师停下书写,潇洒抖掉粉笔灰,转身看见底下低了一大片头不生气,反而意料之中地笑起来。他很年轻,有张罕见的英俊面孔,眼睛极亮,唇角的促狭笑意让人难以将他和“老师”这个身份联系起来。米白的牛津衬衫袖口挽起来露出劲瘦小臂,修长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抛接手中短短的粉笔头。

年轻人装模作样地清清嗓子,立刻有几个人警醒地抬头,他压低声音:“这道题有这么难吗?一个个都不敢抬头了。”

底下学生惊慌中坐直、又装模作样跟着别人点头的动作令他心里笑得打跌,还要故作严肃:“你们这样让老师有点失落啊。我昨天才讲过思路啊?不行,点个人把题做了。要是做不出来嘛……”他歪头勾勾嘴角,言下之意令底下的学生心都提起来了——当然,女生的心可能还有点别的意思。

他的视线一个个扫过学生,被看到的人不约而同假装埋头翻书,脸上一派童叟无欺的“认真专注”,只有一个人始终坐得笔挺盯着黑板,神色淡淡,不闪不避迎上他视线。

魏无羡把手里粉笔朝他扔过去,不意外地看到对方皱眉接住,在一片压抑的呼气声中眨了眨眼:“就决定是你了,班长同志。”


下课后魏无羡拍手走人,后面班长把全班作业收好,又把老师落在讲台上的教案放到作业本最上面,抱着一大摞东西往办公室走去。

一中是当地最好的中学,财大气粗,在硬件设施上从不亏待自己人,老师的办公室都在教学楼另一头,三到四人一间,采光好又宽敞。蓝忘机熟门熟路走到走廊尽头,用肩膀顶开木门,里面只有魏无羡一个人翘着腿坐在办公椅上看手机。

蓝忘机在门口站了会儿才抱着作业本往里面走,魏无羡头都没抬:“等等等等,这关马上过了。”

“……”蓝忘机习惯性皱眉,但大约是这个情形见得多了,只是一言不发地把作业本分摞放好,又帮他把教案规整,展平卷起的书页,搁在办公桌的正中间。

魏无羡“啊”了一声把手机随手丢桌上,随口抱怨道:“这关也太难了,设计的人怎么想的?”最后又去翻蓝忘机放在他手边的作业本,边看边说:“辛苦你了蓝湛,有没有没交的…不错嘛,都交齐了……”

蓝忘机忽然问:“教导主任进来怎么办?”

魏无羡手上动作不停:“不会啊,脚步声听得出来是你。”他说完笑嘻嘻抬头看了蓝忘机一眼,“怎么,小班长担心我?”

蓝忘机一滞,生硬地说:“提醒你不要上班时间打游戏。”

按说老师被学生数落这一奇景怎么都会让人心里有点疙瘩,魏无羡倒也是个奇人,毫不在意地哈哈两声问:“今天下课有事没有?”

蓝忘机抿唇:“改作业?”

“哎,就不能往好里想想?找你就为了改作业啊?”魏无羡笑起来,“也可能是批评你啊?”

“……”少年不说话了,转身要走人。

“生气了?”魏无羡“哎呀”一声,“闹你呢,我们小班长学生楷模,我有什么好批评的,你不批评我都不错了。”

蓝忘机侧过脸,视线却投在别的地方:“那就别打游戏。”

“好好好,保证下次不打了。”魏无羡答得一丝诚意也无,“放学帮我改作业吗?”

蓝忘机这次的回答铿锵有力,还有一点忍无可忍的怒意:“改。”说完疾步走了,留魏无羡一个人边翻作业边倒在椅子里闷笑,被抱着一堆实验器材进来的江澄逮个正着,后者一脸嫌恶:“你能不能有点老师的样子?”


魏无羡确实在“为人师表”这一点上先天不足。刚进一中就被年级组长重点盯梢,实在是人看起来和“老师”这个职业八竿子打不着边。哪怕穿着笔挺的衬衫西裤戴个平光眼镜往讲台上一站,也只会被人猜“知名校友返校演讲”,而不是正儿八经的授课老师。他在年级组的特别关照下,不出意料迅速和学生打成一片,却也在一地跌破的眼镜中立住脚跟——学生对他亲近归亲近、喜欢归喜欢,也意外地怕他。魏无羡似笑非笑盯住人的样子,同“蓝启仁拍桌”“江澄怒吼”一起,被学生偷偷传为“三大终极”。

他带的班成绩提升快,其中一个普通班甚至在高二的结业考中物理单科平均分超过大半重点班,位列年纪第三。只是哪怕他成绩斐然,作为年级重点中的重点的一班本来也轮不到他带,还是原来带一班的物理老师身体出了问题要告假,临走前力荐魏无羡,年级组长才勉为其难地将他安排过去。

一班学生大多从小精英到大,难免有些自矜的高傲,对他的态度远不如别的班级友好,魏无羡也花了些时间才让这帮心高气傲的学生心服口服,除个始终对他不咸不淡的硬骨头——

蓝忘机笔下动作一顿:“第六题答案是错的。”

秋日将尽,日落的时间比之前早得多,五点过半窗外天光已见暮色。办公室内依旧只有两个人,总是将校服一丝不苟扣到底的少年坐得极端正,衬得对面的老师更没正形。魏无羡边翻书边漫不经心地反问:“为什么?”

蓝忘机几无起伏的声音将思路理了一遍,将近结尾的时候下意识抬头看对面,和魏无羡带笑的视线撞个正着。

魏无羡假模假样叹口气:“唉,就知道难不倒我们年级第一。”

蓝忘机没什么反应:“给我的答案就是错的。”

“习题册的答案的确是错的,我只是没改。”魏无羡把手里的答案册推给他,随手抽了一本作业翻到相应的题目,“不过你们班肯定大半人都会栽在这个坑上,看,这个就错了。”

“的确容易漏掉隐藏条件。”

“拐着弯夸自己呢?”魏无羡笑道,“别老皱眉啊,哪天皱出纹来了。难得长这么好,可惜不可惜?”

蓝忘机咬牙道:“……魏老师!”

除去魏无羡刚到他们班的那段时间,蓝忘机其实很少叫他老师,往往都是省去称呼直接谈话,故而哪怕这声称呼里不悦和威胁兼有之,魏无羡仍然愉悦地让了一步,大大方方闭嘴好让他专心做苦力。至于他自己,看了会儿教案、抽两本改了改,就不知道溜达到哪去了。


蓝忘机改作业已经熟能生巧,半个小时搞定,按照分数区间分别排在办公桌上,正皱着眉想去哪里找魏无羡,就见自己老师披着外套卷着袖子吊儿郎当提个塑料袋溜达进来:“傍晚还真是有点冷,买了点热饮——改完了,这么快?”

他丢了罐无糖绿茶给蓝忘机,后者反射性接住,看到包装的时候楞了一下。魏无羡打开自己那罐咖啡,边喝边翻改好的作业本,脸上罕见的没有笑意,一派沉思深色。他这样子与平日截然不同,像平日里总蜷成一圈的软剑突然绷直了,露出点藏惯了的锋芒来。

蓝忘机将易拉罐捧在唇边没有喝,静静隔着瓶口溢出的薄薄雾气看着对面的老师。

魏无羡很快点点头,把作业本往旁边一推,再抬头时又是平时笑嘻嘻的样子,虽然不抱希望,还是按惯例问了句:“改作业辛苦了,请你吃饭表个谢意成不成?好吧你要在七点前回家,我知道,送你——”

蓝忘机忽然打断他:“可以。”

魏无羡没反应过来:“啊?”

“吃饭,”蓝忘机重复道,“可以。”


=未完=


终于还是没按捺住自己

把魔爪伸向了年下。。

评论(86)
热度(1342)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